×

首页 > 2019两会 > 独家报道  >  正文

部分代表委员建议:有效干预校园欺凌现象 立法赋予教师更多"批评教育权"

2019-03-13 15:38:39 来源:未来网

  【学习奋斗 筑梦新时代 中国少年报·未来网2019全国两会专题报道】

  未来网·中国少年报北京3月13日电(记者 谢青 何欣)“关于校园欺凌的治理,不能放松,一放松就会再次出现。要多方联动引起重视,家庭、学校和社会教育缺一不可。”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鞍山市第十三中学语文教师官启军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校园欺凌现象,家庭、学校、社会要打好组合拳,并把一些惩戒权还给学校,此外还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让一些相关部门在处理此类事件时有法可依。

  近年来,一些同学之间的殴打、侮辱等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而一些校园暴力的行为引发犯罪,甚至导致悲剧的发生。当人们在唏嘘为何青少年会作出如此恶劣行为的同时,如何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此类事件的发生,该如何给学生营造一个良好的校园环境引发社会关注。在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就此问题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

  现象:模仿网络暴力场景、缺乏法制观念致校园欺凌事件频发

  有数据显示,全球每年有2.46亿儿童和青少年遭受某种形式的校园暴力与欺凌(2017)。我国调查发现,校园欺凌发生率高达33.36%(2016年,针对我国29个县104825名中小学生的抽样)。

  “一些青少年盲目模仿影视、网络、游戏中暴力场景,导致一些校园欺凌、校园暴力等现象出现。”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善竑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官启军也向未来网记者表示,在一些影视剧中,有的未成年人通过使用暴力赢得了其他人的“认可”,这给青少年造成了严重的错误导向,认为欺负别人是一件很骄傲和自豪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误导了青少年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一些不良的社会风气影响了青少年价值观的判断,导致未成年人缺乏社会责任,缺少感恩之心,缺少担当,遇到问题就使用暴力解决。”官启军表示。

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鞍山市第十三中学语文教师官启军。来源于人民法院报

  根据中国司法大数据研究院最新发布的《校园暴力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2015年至2017年,57.5%的校园暴力案件为故意伤害案件。

  在校园暴力案件中,因发生口角、小摩擦等琐事而引发的占55.12%;因满足个人私欲进行抢劫、敲诈勒索、强迫卖淫、侮辱、强奸等犯罪行为的案件占18.08%。

  涉抢劫罪校园暴力案件中81.02%的被告人为未成年人,其中以16至18周岁为主。

  针对一些恶性校园暴力事件,杨善竑认为,由于有些未成年人缺乏法制观念也是导致此类事件发生的原因之一。

  在杨善竑看来,预防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事件的发生,要以教育为主,培养学生的法制观念和法制意识,让学生们懂法和守法。

  对此,杨善竑建议,应该将有关法制教育的课程纳入到中小学的教育课程计划中,每周至少有一节法制教育课,加强学生的法制观念,并通过实践活动让他们更加地了解法律的常识。

  此外,在官启军在看来,现在有些学校以学业为主,缺乏德育教育,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了一些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现象的发生。

  “立德树人,学校永远要把对学生的素质教育发展放在首位。”官启军表示,如果一个学生没有气度和素质,只有高分,那么这个教育也是失败的,学校培养人才应该德智体美全面发展。

  难点:教师无法界定校园欺凌 难惩处

  而当发生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事件时,应该如何界定和如何教育这些施暴者,成为了学校、家长和社会的难点。

  今年两会期间,民进中央提交了《关于有效治理校园欺凌问题的提案》,其中指出,有些学校在面对欺凌事件时处于政府部门与家长之间的“夹心”位置,同时承受两方面压力。

  对此,官启军也向未来网记者表示,学校对于校园欺凌的管理显得有点软弱、无力。

  官启军向记者介绍了此前她遇到一起校园欺凌事件,“之前一个男生向他的同学叫嚣自己是这个地方的‘老大’,之后这个孩子被其他的学生围住,第二天这个男生告诉自己的父母‘不想去学校上学了’。”

  官启军告诉记者,在这件事情中,其他的学生没有打这个学生,也没有用语言侮辱他,但是第二天这个学生没有来学校上学。

  “虽然老师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会给这个孩子造成这么严重的伤害。”官启军表示,目前对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没有特定的界定,当老师遇到这样的事情后,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此类事件。

  难界定校园欺凌,发生后由于没有一个合理的机制成为了一些学校在处理校园欺凌事件的难点。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善竑。 受访者供图

  “少数学校将学生欺凌等同于学生之间一般性的嬉笑打闹,有些学校安全建设较为薄弱。”杨善竑也向未来网记者表示,有些学校处理校园欺凌事件经验不足,缺乏科学的排查工具和手段,再加之部分学校对校园欺凌重视程度不高、欺凌防治规章制度不健全,导致校园欺凌现象时有发生。

  “由于缺乏教育惩戒权,缺少法律顾问和专职心理教师,学校欺凌治理权能有限。”民进中央也在《提案》中指出,欺凌者的未成年人身份,使得公安、司法机关难以介入到欺凌事件中。大多数学校既没有建立相对完善的防治体系,也没有建立对欺凌治理的激励与处罚机制,更缺少欺凌问题处理模式与流程的明确规定,学校欺凌治理实际上处于“随机应变”的状态。

  建议:给予学校惩戒权加强校园管理

  也有人指出,当发生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现象时,学校可以给予施暴者学生进行惩戒,可是惩戒的程度该如何界定?

  官启军表示,当发生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现象时,首先要以教育为主,可以通过教育、感化、调解的形式来让施暴者的学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但是如果这些方式都无法起到作用,那么就要对施暴者学生进行惩戒,不能给予他们绝对的宽容。”官启军告诉记者,希望有一个惩戒的部门来专门管理此类事件。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发生校园欺凌事件时,应该交由教育行政部门来管理,将惩戒权交给相关部门。

  “老师也不能打学生,如果老师打了施暴者学生,那么他的父母会认为老师滥用权力。而当学校遇到此类事件时没有惩处的标准,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而由于施暴者又是未成年人,又不能把施暴者交由派出所,所以现在缺少惩戒施暴者的部门和标准。”朱列玉表示,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事件要引起重视,对施暴者要有所惩戒。

  对此,朱列玉建议,教育行政部门应该设置一个惩戒员的职位,当发生此类事件时,可以让受害者的父母提出申请交由学校,让学校写明这个学生是否需要惩戒,比如通过打板子的行为来教育施暴者。而施暴者的父母也有权提出申请,双方父母在教育行政部门的介入下进行沟通,是否需要对施暴者的学生进行惩戒,惩戒权交由教育行政部门。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受访者供图

  此外,在民进中央的《提案》中也表示,要明晰学校和教师的反欺凌责任,给予学校适当惩戒权。应明确规定学校和教师对任何校园欺凌事件必须予以解决而不能搁置或推脱。以保护学生合法权益和最低伤害原则为指导,建立校园欺凌治理的激励与问责机制,激发教师对校园欺凌治理的主动性。要求教师将欺凌事件细节及处理措施和处罚结果记录在案,同时将欺凌事件调查与处理情况向上级报告。

  立法:制定欺凌治理的相关法规 让教育与惩戒并行

  “由于法律上针对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当出现这样的事件后,无法可依。”朱列玉表示,无法可依也是目前处理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事件的难点。

  据悉,我国针对校园欺凌问题出台了《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和《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

  在民进中央的《提案》中指出,出台的相关政策不够精准、落实阻力较大、效果不够明显。

  “由于少年司法领域配套建设的缺位,导致发生学生欺凌时惩戒手段不多。未成年人保护和未成年人刑事惩戒之间缺乏过渡惩戒机制,由于不到刑事责任年龄,往往只能以当事学生道歉、学生家长民事赔偿的方式进行从轻处理,惩戒不够。”杨善竑也指出,目前针对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对施暴者学生的惩处力度不够有力。

  为此,民进中央建议,加强校园欺凌综合治理,增强政策实效。建立具有可操作性的校园欺凌处理办法,教育与惩戒并行。加强对欺凌的不同类型、发生区域、典型危害、监管重点、处理方式、处置流程、权力边界、心理辅导、治理目标与政策标准等的多学科研究,提供处理不同欺凌事件的标准模式。

  “制定欺凌治理的相关法规,或在相关的法律中增加欺凌治理条款,为依法治校提供依据。”民进中央在《提案》中表示。

  “保障校园安全已成为全社会关注的问题,建议加快制定校园安全法。”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金台律师事务所主任皮剑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多部门应联合起草法律草案,保证立法有的放矢。建议全国人大委托教育部、公安部、司法部及与校园安全密切相关职能部门参与共同起草,以求做到法律规范完备、针对性强,真正有效的保护校园安全和学生权益。在制定过程中,可以参考借鉴域外成熟立法经验。

  “应通过这部法律厘清校园责任事故的概念、内涵与外延,科学界定学校责任、家长责任及其他责任主体的责任范围、轻重、大小,为学校‘减负’,进而杜绝各种‘校闹’行为。”皮剑龙表示。

作者: 编辑:未来网新闻侯智

推荐

国内

国际

民警深夜救完病童又连夜扫毒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未来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