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队报队刊文摘  >  正文

听前辈讲故事 我们的家乡农场以番号命名真自豪

2019-08-06 08:52:07 来源: 中国中学生报

  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黑龙江农垦建三江管理局考察时说:“中国粮食,中国饭碗。”他强调,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的手上。作为国家重要的粮食产区,黑龙江省2018年产粮750亿公斤,全国第一。2008年汶川地震,黑龙江垦区用72小时紧急加工2460吨优质大米,通过专列运往四川灾区。

  在黑龙江省密山市和虎林市周边,有八五四农场、八五七农场等。听老一辈的人讲,农场初建时归属于铁道兵部队农垦局,其名字就是当年垦荒部队的番号。我们几个同学寻访了当年的建设者,听他们讲“北大荒”变“北大仓”的故事。

  1958年,为了完成屯垦戍边,开发荒原,生产粮食,早日实现人人能吃饱饭的目标,中共中央决定开发建设北大荒。过去北大荒指的是20世纪50年代黑龙江的三江平原和松嫩平原中尚未开发的区域,如今这里是世界上仅有的三大片黑土地之一,土地肥沃,有“捏把黑土冒油花,插双筷子也发芽”的美称。

  我们的采访对象:李世铭,曾是沈阳航空兵学院学员,为响应党的号召,踏上了北上的火车;丁玉科,曾是迫击炮炮兵,参加过渡江战役,当年主动报名来北大荒参加生产建设。

  在参加生产建设的转业官兵中,党团员占比85%,大家结下一段“一个火车皮拉来的”缘分,开启了并肩奋斗的生活。

   在最艰苦的荒原“战斗”

  “北大荒真荒凉,又有狍子又有狼……”开垦荒原一切从零开始。

  当时住房紧张,李世铭爷爷就开始改造牛棚:在地上铺一层沙土、一层木栏杆、一层茅草,就是一张床。初春时节,牛棚里和外面一样冷,穿着棉衣棉裤、戴上棉帽,再盖上棉被睡觉,早晨起来眉毛胡子上都是一层霜。最怕下雪,踩两三尺深的积雪去食堂吃饭,路上很难走。打好了饭,只能在露天吃;如果把饭带回去,在路上饭菜都冻硬了。

  听李爷爷说,农忙的时候人力畜力一起上,牲畜没有那么多,就用人力翻地。二十几个人在前面拉犁,一寸一寸前进。多翻一垄地,就能多打一垄粮食。农场会举行农业生产的竞赛,比如,秋收时开展收割黄豆的比赛,天刚亮大家就起床割豆子。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丁玉科爷爷转业后主要做水利测量。修水渠、水沟,要规划走向和深浅,先得测量与设计。夏天测量,草甸子里没有路,还有陷入泥潭的风险,人只能在泥水里爬着通过。冬天农闲,人们开始兴修水力设施。由于仪器精密,使用者不能戴手套,在零下27摄氏度的环境下,双手都冻坏了,脸贴在仪器上观察数据时,粘下来脸皮是常有的事。条件虽然艰苦,但大家都积极肯干,努力建设自己的第二故乡。

  李世铭爷爷还讲了一位战友的故事,让我们很受触动。有一位连长姓尹,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在兴修水利的时候,他是爆破连连长,有一个爆炸点没有爆炸,要排除哑炮是有生命危险的,他便身先士卒亲自上阵。最后尹连长牺牲了,献身北大荒。李爷爷对尹连长的事记了一辈子。和平年代牺牲的真人实事,让同学们深感震撼。

  后记:采访结束了,同学们听到了垦荒者艰苦奋斗的故事,觉得他们真的非常不容易。从当年10万转业官兵到后来几代人的接力奋斗,实现了吃饱饭、多打粮的目标,建设了现代化的农场。同学们为前辈们“献了青春献终身,献完终身献子孙”的精神感动,也为家乡的农场以番号命名而自豪。

  黑龙江省八五七农场学校初二学生徐瑾朱毅争

  黑龙江省农垦牡丹江管理局高级中学高三学生朱城弘

 

作者: 编辑: 彭茹

宝贝偷偷回家 姥爷连说9个"哎呦"

图书推荐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未来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QQ截图2019080719013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