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托起明天的太阳 奏响关爱青少年的“最强音”

2016-06-01 09:25:16 来源:未来网

“少年志,梦未来”喜迎六一儿童节系列报道之六

  编者按:2015年6月1日,中国少年先锋队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亲切接见全体代表并寄语全国各族少年儿童从小学习做人、从小学习立志、从小学习创造。为深入宣传党对少年儿童和少先队工作的要求和关怀,展现当代少年儿童的时代风貌和少先队事业的新发展,未来网从5月26日起持续推出“六一”儿童节系列报道和评论,以期全社会共同为少年儿童成长成才努力,让少年儿童能够成长得更好。

  声音传递着信息也传递希望。单一声源,如果在理,即便音调不高,也能穿透嘈杂的舆论场,直抵内心。当诸多声源共同发声,凝聚了公众期盼的共识,就成为足以穿透任何阻碍的“最强音”。

  “少年儿童是重点保护的人群”

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启动仪式。图片来源网络。

  这是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局长刘绍武在今年2月份回答记者提问时的表述。他说,“公安机关依法保护公民人身安全的各项工作当中,保护少年儿童的安全一直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是重点关注保护的人群。”

  怎么保护?三项工作:治理改善农村社会治安秩序、开展打拐专项行动、狠抓农村校园的安全;四个措施:加强专项部署、建立健全工作机制、依法严厉打击违法犯罪、广泛发动群众,实行群防群治。

  说到做到。5月,“广泛发动群众,实行群防群治”的重磅措施——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日前正式上线。消息甫一发布,立刻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5月13日下午4时许,河北衡水火车站附近,一名两岁的四川籍女童走失。女童父母向当地公安机关报警。警方通过监控视频发现,女童系被一名方脸、平头的男子带走。警方随即第一时间立案侦查,并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发布女童失踪的相关信息。

  根据群众提供的有价值的线索及河北公安机关投入的大量警力,15日零时,在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统一指挥下,河北、河南公安机关通力协作,在河南省郑州市龙湖镇将犯罪嫌疑人马某某抓获,并安全解救被拐的两岁女童。

  这是该平台试运行期间,成功解救被拐卖儿童的典型案例,“互联网+”发挥了巨大作用。强大的资源整合,高效的信息处理,让公安机关“利刃在手”,让受害家属“悬心落地”更让犯罪分子“闻风丧胆”。

  公安部刑侦局副巡视员陈士渠无不自豪地说,“建立这一平台,是在信息化条件下发动群众搜集线索,打击拐卖儿童犯罪的全新尝试。改变了以往公安机关印发悬赏通告发动群众搜集线索的方式,产生的效果将大于一次印发几千份或上万份纸质版的悬赏通告。”

  从开展打击拐卖犯罪专项行动,到建立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再到设立实名制打拐微博,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在打击拐卖犯罪、帮助失踪儿童与家人团聚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全国每年发生的犯罪分子用盗窃、抢夺、拐卖等手段实施的拐卖儿童犯罪案件已经下降到几百起,且破案率在90%以上。

  “对影响孩子生命安全的‘黑园’有一所停一所”

居民楼内的黑幼儿园。图片来源网络。

  安全是头等大事。对外,打击犯罪,保护孩子在日常生活中不受侵害,公安机关责无旁贷。对内,尤其是在校园内,孩子在校的时间甚至多过在家,如何保证安全防范无死角,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也是摆在教育主管部门眼前而又无法回避的问题。他们重任在肩,压力巨大,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今年两会上直言,“如果你们问,教育部现在最大的压力是什么,我告诉你们,就是安全问题。”

  家长王女士第一次走进呼和浩特启辰艺术幼儿园,看到了绿地、滑梯、独立卫生间……于是她决定把孩子送到这里。没想到,这里成了“虐童事件”的案发现场,更没想到,这家看上去高大上的幼儿园竟然无证招生,也就是俗称“黑幼儿园”。

  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司长郑富芝把“无证黑园”称为“学前教育的一块硬骨头”,并表示“非常棘手。”

  “黑园”屡禁止不止的本质原因是资源短缺,普惠性幼儿园不够,民众的需求满足不了。郑富芝认为,要把学前教育资源的供给放在第一位,供给不足就会演化成各种各样的问题。另外,一定要同时加强监管。

  说到底,还是正规的公办幼儿园不够,民办幼儿园监管不到位所致。要解决,需要一场“供给侧”改革,填补供给缺口。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列出“十三五”期间主要目标任务,未来教育领域工作重点包括教育经费向农村倾斜、鼓励普惠性幼儿园发展等内容。“普惠性幼儿园”赫然在列。

  “黑幼儿园”怎么办?“对于那些基本具备条件的,可以再加把劲,政府扶持一把,充实条件,让它变成合格幼儿园。”但是对于那些条件很差,已经影响孩子身体和生命安全的,郑富芝说,“这样的幼儿园一定要停办,是没有余地的,有一所要停一所。停完之后,教育行政部门要保证孩子能转移到合格幼儿园上学。”

  “让欺凌者受到法律惩治”

  一年来,除了“黑幼儿园”,最让人揪心的就是愈演愈烈的校园欺凌。

  2016年4月23日,田雪娟的儿子——山西运城15岁休学少年张超凡,在网吧被同校6名十五六岁的同学殴打致死。田雪娟至今回想起孩子跪地求饶,被殴打了三四个小时的画面时,都觉得无法承受。这是2016年发生的又一起恶性校园欺凌事件。

  北京教育科学院研究员耿申认为,“校园欺凌并不是一个阶段性、地区性问题,而是一个长期以来世界性的客观存在的问题。”

  然而,客观困难不能成为不作为的理由。回应舆论关切,教育部开始发力,要求“各地中小学校将针对发生在学生之间,蓄意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欺负、侮辱造成伤害的校园欺凌进行专项治理。”

  在教育部公布措施之前,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向各地印发《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要求各地对校园欺凌进行专项治理。此次专项治理覆盖全国中小学校,包括中等职业学校。这也是近年来,首次从国家层面对校园欺凌进行治理。

  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今年两会上的另一表述引来媒体和家长点赞,“我们要通过修法、释法,让恶意造成重大伤害的欺凌者,受到纪律、法规、法律的惩治。”

  全社会都在期待教育部的努力,将期望化为现实。

编辑:程世杰
 未来网为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下属中央级新闻网站 如有新闻线索请发邮箱wlwnews@163.com
12下一页 共2页

未来网

看新闻不过瘾来这里吐槽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