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特别关注  >  正文

黄细花代表:增强公民办园托育服务破解"入托难" 建幼托人员资格准入制度

2018-03-12 15:49:02 来源:未来网
黄细花告诉记者,由于3岁以下儿童照料的政策体系不够完善,机构运营风险压力大等因素,国内托育机构发展缓慢,服务供给严重不足。

  未来网(www.k618.cn 中央新闻网站)北京3月12日电(记者 和海佳) “目前公办托育机构数量少,民办幼托难获得资质许可,而公立园向下招收3岁以下儿童的幼托班严重萎缩,‘入托无门’成为很多3岁以下儿童父母的难题。”全国人大代表、惠州市政府副秘书长黄细花日前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教育等部门应建立托育服务机构资格审核、监督评估等规范标准体系,鼓励公立园和民办园创办接收3岁以下儿童的幼托班。

全国人大代表、惠州市政府副秘书长黄细花。

  “目前很多家庭,特别是城市家庭以及职业女性,迫切需要3岁以下儿童托育服务的支持。”黄细花告诉记者,由于3岁以下儿童照料的政策体系不够完善,机构运营风险压力大等因素,国内托育机构发展缓慢,服务供给严重不足。

  2016年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关于“城市家庭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需求调查”显示,女性事业发展与家庭照料间存在矛盾冲突,更期待社会提供完善的托育服务,其中32.9%的3岁以下婴幼儿全职母亲因孩子无人照料而被迫中断就业,平均中断就业时间达两年以上。

  在未中断就业的母亲中,超过47.8%的女性因照料孩子需要每月平均请假1.7天,母亲们期望子女在3岁前能送入托育机构,60.7%的“一孩”母亲因为“没人看孩子”而不愿生育“二孩”。

  “二孩政策落地后,培育婴幼儿群体需要社会政策支持,但目前我国促进3岁以下儿童托育服务的法规政策还有待完善。”黄细花进一步表示,对于政府主导、多元举办托育服务机构缺乏有力有效的支持性政策。

  “比如对民办托育机构缺乏扶持,不是找不到‘门槛’就是‘门槛过高’,有企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想开办婴幼儿日间照料中心或全日制托育服务早教中心,有的想在社区开设小型互助式托育服务机构,可大多数难以获得资质许可。”

  据有关部门统计,全国0至3岁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远低于美国、英国等部分发达国家50%的婴幼儿入托比例。

  面对二孩政策下庞大的家长及婴幼儿群体生活需求,需要怎样调整以缓解当前国内0至3岁儿童入托难的窘境?

  黄细花表示,可按照“谁审批谁监管”和“谁主管谁负责”原则,建立政府主导的托育服务管理体制,“教育部门可制定托育服务相关行规范标准,建立托育服务机构资格审核、注册登记、监督评估等规范标准体系。住建部门可规划城市小区托育服务机构的配套建设,人社部门制定托育服务人员工资待遇、社会保障等政策,对幼托问题从多方入手。”

  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是实施全面二孩政策的第二年,2017年底中国大陆全年出生人口达1723万人,比上一年下降63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2.43‰,比上一年下降0.52‰。

  除政策扶持外,黄细花认为要充分运用幼儿园现有场地师资,鼓励公立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向下延伸,创办接收3岁以下儿童幼托班,支持企事业单位在自有场地内开办托幼园,招收职工子女,“城镇街道和大型居民社区也可利用公共服务资源推进社区托育服务建设。”

  幼托之困亟待破冰,那么当前幼托机构师资力量还有哪些需要完善的地方?

  “现在高素质托育服务人员资源稀缺,有一定经验、符合从事托育服务资质的专业人员缺口很大。”黄细花表示,现有从事托育服务的人员大都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儿童早期综合发展知识教育与技能训练,缺乏专门的职业精神和职业操守培训。

  “前一段时间发生在个别幼儿园的虐童事件不断挑战社会公众的容忍底线。我建议教育和卫生计生部门建立托育服务机构教育人员的资格认证制度,依托师范院校和职业技术院校开设相关专业,培养、培训具有专业素养和职业精神的托育服务人员队伍。”

作者:和海佳 编辑:高富灿

少年欲跳楼被消防员机智救下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代表.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