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特别关注  >  正文

领先的AI公司未必一直领先 人工智能面临变革浪潮

2018-11-09 14:54:30 来源:未来网
11月8日晚,在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网易传媒旗下的网易科技、网易智能、网易华东举办“预见未来”咖荟,围绕“AI与行业未来”开展议题讨论。

  未来网乌镇11月9日电(记者 杨佩颖)初冬时节,千年古镇又一次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互联网大咖悉数到场,畅谈行业发展与未来科技新动向。

  新技术不断迭代,给互联网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11月8日晚,在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网易传媒旗下的网易科技、网易智能、网易华东举办“预见未来”咖荟,围绕“AI与行业未来”开展议题讨论。

  邬贺铨院士:人工智能不会取代人,而是使人更聪明努力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参加了2018网易乌镇咖荟并发表了题为《AI与时代》的演讲。

  对于未来互联网的发展,邬贺铨院士表达了两方面的观点。一方面,尽管中国消费互联网里的电商领先了,但是在消费互联网上的教育、养老、旅游上还有很大空间没有挖掘,农业的人工智能也是很好的场景。

  另一方面,新的技术将给互联网发展带来变革。“我们想很准确地描述互联网的未来是很难的,但确实是要迎来人工智能的时代。”邬贺铨表达了他对于人工智能未来的美好期待。

  但与此同时,邬贺铨认为,现在社会上很多人工智能公司还在积累经验当中,说是“人工智能”,其实还是人在做,必须承认人工智能还在起步阶段。

  他告诫人工智能从业者说,“不要以为现在走在前面的人工智能公司就能永远走在前面,人工智能技术还要走很远,他离我们人的感觉还差很大的距离,这对企业来说也是机会空间。”

  对于人工智能与人的关系,邬贺铨称,未来的人工智能不是取代人的智能,而是迫使人更聪明更努力。现在是人与人竞争,未来还会有机器和人竞争。没有快节奏的竞争社会不会进步,这种竞赛是挑战,但人没有挑战就没有进步,人应该拥抱这种挑战。

  网易有道CEO周枫:AI给机器翻译带来了巨大的市场空间

  咖荟现场,网易高级副总裁、网易有道CEO周枫也发表了演讲,阐述了AI与语言翻译的未来发展。

  周枫表示,网易有道做翻译业务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过去几年,因为有了神经网络翻译,使得翻译的质量大幅提升,也使得有道的业务快速发展。今年四月,网易有道完成首次战略融资,投后估值达11亿美元。

  现场,周枫介绍了有道翻译机项目。他说,目前第一代和第二代产品出货量已经达到十几万台,二代产品小巧轻便,开始支持离线翻译,可以待机六天时间。周枫认为,翻译机市场刚刚开始,互联网公司做硬件产品有很大的机遇,但是也面临缺乏渠道、思维方式和技术上的诸多挑战。

  从市场角度来看,周枫认为机器翻译有很大的市场空间,只要技术到位之后,一定会快速催熟这个翻译场景。有道会关注高附加值的翻译场景,然后持续深度打磨技术。“总之,基础理论研究对于翻译的提升有决定性的作用。”周枫表示。

  AI一定要跟硬件结合才能落地吗?

  接下来,网易乌镇咖荟进入圆桌讨论环节。海尔集团副总裁及CTO赵峰、360集团副总裁、360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颜水成、图灵机器人创始人兼CEO俞志晨、云知声创新事业部总裁陈吉胜围绕“AI与新硬件”话题进行圆桌讨论,艾问创始人、投资合伙人艾诚主持讨论。

  颜水成谈到,“我们一直在思考,在家里这个场景里时刻能连接到的才是最重要的硬件,这个硬件非常可能是路由器和音箱。路由器只要你回家就会总连接上,而音箱有麦克风,在家庭场景里面可以在不同地方布置麦克风,从而实现全方位的语音交互。”

  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帮助传统制造业提升产品体验。赵峰表示,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整个制造业都在转型,包括海尔也转型到了硬件+软件+服务的模式,多模态交互是我们非常关注的话题。“家庭场景中有很多交互入口是值得扩展的,尤其是背后的决策入口,数据可以互联互通,这个人工智能大脑的价值是巨大的,这也是家用电器领域下一个引爆点。”

  在陈吉胜看来,硬件是个很苦的生意,“如果终端用别人家的芯片,应该就是一家贸易公司,”陈吉胜认为,解决硬件被掣肘的破解之道有两个。其中一个选择是做云,提供服务不要数据,很多大企业还是会给钱的。第二就是做芯片,决定客户的定价。

  面对大公司的竞争,俞志晨认为,我们正在进入IoT时代,在IoT这个多维度世界里,传统PC和手机的数据也是冰山一角,很多公司都是白纸。“用AI技术做什么业务是最重要的,很多方向都值得初创公司来挖掘,公司做好一个精准的点其实就有未来。”俞志晨说。

  自动驾驶百花齐放,商业化场景在哪?

  接着,智行者CMO宋黎明做主持、小马智行创始人兼CEO彭军、飞步科技创始人兼CEO何晓飞,地平线CTO兼云平台负责人吴强以“自动驾驶这一年”为主题展开了讨论,智行者CMO宋黎明担任客串主持。

  对于2018年的自动驾驶领域的发展,彭军认为相比去年最大的变化有两个。一是所有巨头公司都在布局自动驾驶,所有车厂都在2018年或者更早做投入,比如福特用40亿美金成立了独立子公司,BAT纷纷在自动驾驶方面有布局。另一方面,自动驾驶已经开始推动一定程度的商业化,比如谷歌母公司旗下的自动驾驶公司Waymo,已经进入自动化商业化和量产。

  从技术角度看,何晓飞则称,自动驾驶还是在早期,大家的技术路线很多都不一样,比如特斯拉坚决不用激光雷达、Mobileye也只用摄像头,我认为接下来3-5年还是这样的状况,之后才会有相对统一的路线。“因此,飞步科技针对无人驾驶主要通过货运切入。这个赛道在无人驾驶方面走的可能更快些。”

  何晓飞认为,无人驾驶有三个壁垒:第一个是软件系统,包括感知、控制;第二个是硬件芯片;第三个是传感器,而芯片是无人驾驶三个核心竞争力之一,也是飞步科技这家创业公司一开始就押注的东西。

  在商业化方面,吴强认为,自动驾驶的商业化一定是个渐进的过程,但是可以在近期内辅助驾驶可以全面落地,而特殊场景下的无人驾驶商业化已经呼之欲出了。

  AI产业化最大困惑就是如何赚钱?

  最后一个圆桌主题为“AI与产业未来”,吸引力中搜网络董事长兼CEO陈沛、京东AI平台与研究部负责人周伯文、码隆科技CEO黄鼎隆、北京一览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 罗江春参与。

  陈沛认为,目前的人工智能确实能够激发想象力,很多人工智能项目看起来很让人兴奋,但是商业化落地却是个问题,这是目前整个产业最具有挑战性的地方。“每一次浪潮都是泥沙俱下,人工智能必定是一次巨大的浪潮,也会产生出很多泡沫,里面存在着很多伪需求、假需求。”陈沛说到。

  周伯文同样表示,人工智能行业过热,“我不想这个行业透支,AI的落地现在还太贵,实验室技术放到没有边界的真实场景,数据收集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

  黄鼎隆表示,AI公司融资都不错,但盈利赚钱都是大家特别关心的问题。黄鼎隆透露自己正在考虑AI商业化变现的路径,“将AI在国内做出案例,然后推向海外付费愿望较高的地区,进而进行盈利,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办法。”

  罗江春表示,风行比较困惑的是在视频的AI化当中,现在真的是人工+智能,人工成本极高,目前来看还是弱人工智能,感觉人工智能是个非常荒野的状态。

作者:杨佩颖 编辑:瞿凯侠

双胞胎姐妹跳《青蛇与白蛇》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