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特别关注  >  正文

【新春走基层】“毛泽东号”司机的第34个春运:铁路人没有终点站,永不停轮

2019-02-11 15:06:48 来源:未来网
刘志伟是北京铁路局丰台机务段丰台运用车间“毛泽东号”机车组的一名司机,在铁路线上已经颠簸了34个春秋。

  未来网北京2月11日电(记者 何欣)“司机号2100852,车次51001,区段号4,车站号289”刘志伟像往常一样,在列车驾驶室内熟练地输入自己的司机号,一遍遍地检查机车内的设备是否可以正常使用。

  2019年的春运,对于刘志伟来说是一个不寻常的春运,因为这是他的最后一次春运。

  刘志伟是北京铁路局丰台机务段丰台运用车间“毛泽东号”机车组的一名司机,在铁路线上已经颠簸了34个春秋。

 

  刘志伟在检查机车设备是否可以正常运行。未来网记者 何欣 摄

  最后一个春运:值好最后一班岗

  对于2019年的春运,刘志伟都想好了,值好最后一班岗,将旅客平安地送到目的地。

  34年来,每当刘志伟要出车时,他都会从办公室换上自己的工作服,戴上那顶属于“铁路人”的帽子。

  其实,刘志伟不仅是一名老铁路人,也是一名有着20年党龄的老党员,面对镜子中的自己,他用手摸了摸胸前的党徽,“作为一名‘毛泽东号’的司机,心中要有责任和奉献,要做好每一件事。”

  整理好衣服后,刘志伟走到出勤室,完成出勤的各项工作,随后向着停在整备场的“毛泽东号”机车走去。

  每次出车之前,为了保证列车行车安全,刘志伟和他的工友们都要花费将近1个小时的时间做准备工作,检查列车的设备是否可以正常运行。

  刘志伟弯着腰,打着手电筒,眼睛注视着列车下部的零部件,仔细检查着每一个部件是否状态良好。

  在34年前,刘志伟从未想过自己可以成为一名火车司机,更未想过自己可以成为“毛泽东号”的司机。

  刘志伟告诉记者,自己家人没有一个人从事铁路工作,当时报考学校时,也并不知道自己所学的专业是司机。

  “我当时都不知道自己选的专业是干什么的,我报考的是机车乘务员,以为是列车员,到了学校后才知道是火车司机。”1991年,刘志伟毕业后成为了“青年文明号”的火车司机。

  1996年1月9日,一次偶然的机会,刘志伟成为了“毛泽东号”的司机。

  “今天‘毛泽东号’机车组临时有人生病,你今晚需要值乘‘毛泽东号’机车,做好准备。”那次“临危受命”后,刘志伟与“毛泽东号”结下了不解之缘。

  解放战争前期,为支援战争,保卫胜利果实,哈尔滨机务段开展“死车复活”运动,有力地支援了解放战争前线。1946年10月30日,经中共中央东北局正式批准同意,哈尔滨铁路局局长刘居英同志宣布,将工人们27个昼夜抢修的机车命名为“毛泽东号”。

  截止到2018年12月“毛泽东号”机车连续安全走行一千零八十万公里,相当于环绕地球270圈,节约油脂材料费49万余元,节电607万度,被誉为“机车领袖”、“火车头中的火车头”。

  “我记得特别清楚,1月9号,这是我成为‘毛泽东号’司机的第一天,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保证列车的行车安全。”对于刘志伟来说,可以成为“毛泽东号”的司机是一种荣誉。

  刘志伟在检查机车设备是否状态良好。未来网记者 何欣 摄

  见证铁路40年变化:从安全行驶700万公里到1000万公里

  “蒸汽机车是利用蒸汽机把燃料的热能变成机械能,从而使机车运行的,主要由锅炉,汽机,车架,走行部和煤水车等部分组成,炉膛里大火熊熊,行驶时喷着时白时黑的遮天浓烟,带着车厢疾驰在山野间,人们形象地称其为火车头。”成为列车司机后,刘志伟没有放弃学习,每遇到问题时,他都会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本子,记录下来自己所遇到的问题。

  虽然这个本子已经泛黄了,但是这里面的每一个字都在诉说着刘志伟成为铁路人34年的光阴。

  而他那握着闸把的手,已经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老茧,这层老茧也见证了中国铁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光荣巨变。

  1996年,“毛泽东号”机车组牵引货车,当时货车没有出勤时间点,他们都用数字BB机联系。数字BB机只有数字,没有汉字,他们就提前约定好各站用哪些数字代替,比如数字6代表廊坊站,数字7代表魏善庄站。到哪站了提前发个数字,好让下一班做好准备。而现在已经全部智能化了,也不需要再用数字代表车站。

  刘志伟经历了从内燃机车到电力机车的时代跨越,使用的车型有东风4、东风4B、东风4D、HXD3B、现在使用HXD3D型电力机车担当京广线Z1/2次列车牵引任务。

  “毛泽东号”机车组所驾驶的机车由原来的东风4D型1893号内燃机车更换为国产HXD3B型1893号电力机车。与原车比较,机车功率由2425千瓦提高到9600千瓦,牵引能力得到大幅提高。”作为“毛泽东号”机车组的一名乘务员,刘志伟见证了“毛泽东号”机车组从安全行驶700万公里到1000万公里。

  “现在自己也快要退休了,今年的春运,可能是我行车生涯的最后一次春运。我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跑春运时使用的是内燃机车,功率小、难操纵,当时咱们国家铁路还很落后,大家伙还都比较穷。”刘志伟说,“你看现在,国家越来越强大,我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之前单位组织参观‘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我看到了复兴号列车,内心真是非常激动和骄傲。”

  刘志伟在检查机车设备是否状态良好。未来网记者 何欣 摄

  亏欠:差点来不及见自己父亲最后一面

  34年来,刘志伟已经不记得究竟陪家人过了几个春节。

  “34年也就只有两、三次在家过年。”刘志伟告诉记者,已经习惯了这种工作模式,作为一名火车司机,要做的就是将列车安全地行驶到站。

  有一次除夕夜,刘志伟驾驶的“毛泽东号”机车正好是23点50分从北京站出发,当列车刚行驶出广安门时,一枚枚烟火升上天空,璀璨的烟花瞬间点亮了天空。

  听着烟花绽放的声音,看着列车两旁的万家灯火,刘志伟想起了自己的家人,他拉起了风笛庆祝新年的到来。

  在烟花绽放声中,那一声风笛声只有刘志伟和他的工友们可以听到。

  他告诉记者,几乎每个除夕夜都不能陪伴自己的家人,无法与他们一起跨年,虽然很遗憾,但是当看到自己驾驶的列车安全地到达终点,看着这些游子拖着行囊回家的背影,就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值得。

  提起自己的家人,刘志伟说,作为铁路人,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家人。

  在一次出车过程中,刘志伟的父亲突发疾病被送到了急诊室。

  但是由于列车行驶过程中,司机不能拿手机,不能随便联系家人,只能将列车安全地行驶至车站,完成自己的运行任务后,才能与家人联系。

  刘志伟在站台上等待下一个行车任务时,接到了自己父亲病危的通知,“爸爸,他住院了,可能熬不过今晚了,你快回来见他最后一面吧”。

  接到这通电话时,刘志伟的父亲已经住院4个小时,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

  而当时的刘志伟还要从另一个车站将列车开到北京,他告诉记者,虽然那个时候很担心父亲,但是身为列车的司机,是防止事故的最后一道防线。

  他告诉自己,不能因为这件事分心,自己是一名司机,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将这趟列车安全地开进站。

  列车安全地进站后,刘志伟立马打车来到医院,看望自己的父亲。

  “我差点来不及见我父亲最后一面。”说到这句话时,刘志伟的眼角有些湿润,他知道自己亏欠了家人太多,但是他心里清楚,自己的这份职业意味着什么。

  刘志伟是北京铁路局丰台机务段丰台运用车间“毛泽东号”机车组的一名司机,在铁路线上已经颠簸了34个春秋。未来网记者 何欣摄

  “铁路人没有终点站,要有永不停轮的精神”

  在刘志伟的本子上有这样的一句话:没有终点站,永不停轮的精神。

  在他心中,身为铁路人,身为“毛泽东号”的司机,就必须要将旅客的安全放在第一位,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承担起那份责任。

  对于自己的最后一次春运,每次出车前,检查完设备后,刘志伟都会给自己几秒钟的时间,站在“毛泽东号”机车前,用那双握了34年闸把的手整理衣服,将那顶属于铁路人的帽子摘下重新再戴一遍,双脚并立,眼睛注视着“毛泽东号”。

  “像我这个岁数,真是跑一次少一次。”说到退休时,刘志伟感慨道,“回过头想想这三十多年,就像一眨眼的功夫,今年这最后一次春运,可能就是我职业生涯的结尾。现在冬天,机车上的闸把是冰冷的,每次我登上车握着闸把,总是把它握暖,摸着它就像是摸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有时,刘志伟的徒弟会问,“一辈子就握着闸把,没遇到大风大浪,也没风光风光,是不是太平凡了?”

  刘志伟乐呵呵地说道:“只要心中有责任,只要手中握闸把,我的岗位就不平凡!”

作者:何欣 编辑:彭茹

推荐

国内

国际

医生飞机上急救心跳骤停幼儿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