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财经 > 评论  >  正文

“锤叔”的春运人生

2019-02-09 10:29:35 来源:经济日报

  2月3日,春运第11天,是返乡客流的最高峰。深冬的夜晚,百年老站郑州站里亮如白昼,车流、客流如织,一切都是快节奏。

  车站的列车增加至一昼夜310列,仅在夜间就通过182列,列车密集到达时,平均6分钟就有一列列车进站。上下车的客流对冲时产生的喧闹声、机车的鸣笛声、车站的广播声相互叠加,夜晚的郑州站比白天还热闹。

  对于在站台上保卫通过列车安全的客车检车员郑献敏来说,他丝毫不觉得车站喧嚣。因为当他工作时,耳朵里只有自己锤子的敲击声、试验时的排风声,还有对讲机里的广播声。

  “这也许是我38年时间里养成的一种定力。”老郑今年59岁了,从事火车检修工作的38年里,他经历了铁路6次大提速,见证了百年老站旧貌换新颜的各种变化,发现处置过400多起事故隐患……

  “锤叔”,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郑献敏多了这么一个饱含敬意的称谓。老郑说,这大概是因为他珍藏的5把用过的锤子,最老的一把已经跟了他38年。不过,几个徒弟却说,更多的还是因为他是岗位工龄最长的老师傅,技术水平高、责任心强,经他接送的十几万列火车没发生过一起事故,而且品德高尚,经常无偿负责车间厕所的便池疏通,无偿为伙计们清洗工装,等等。

  听起来,驻站检车员好像是个闲差事,其实是个苦活计。过去一个夜班13个小时,“锤叔”仅步行就要走上近28公里,弯腰近2000余次,多年弯腰使“锤叔”得了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这两年,铁路科技发展了,TVDS系统的投用让驻站检车员不用在股道里扭转腾挪地检车了。可是,要完成25列列车的接送车任务,每个夜班还是要走上20公里。尤其是每年春节时,“锤叔”不忍心徒弟回不了家,总是选择替徒弟当班。

  对于来来往往的旅客来说,大多数时候“锤叔”只是一个身穿黄马甲、手拿检车锤的背影。可是,作为一名幕后工作者,“锤叔”认为自己的付出不一定要被谁看到、被谁记得、被谁称赞,春运站好岗,让火车安全出发、旅客安全抵达,便是自己最大的成就感。

  夜深了,“锤叔”告诉记者,明年他就要退休了,退休之后,他会把第一把锤子传给外孙,后四把锤子留给徒弟,希望他们以后继续好好服务人们出行。(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王伟)

作者:王伟 编辑:耿玥

中国救援队在莫桑比克开展救援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