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png

[原创]法家文化——饱受非议的第一强国之道

2017-02-21 20:01:04 来源:铁血网 我要爆料
初学历史者,书中说什么便是什么。如此一来,法家文化自汉唐之后,越来越受冷落,最后零零碎碎地被儒家文化吸收了一些,完整的法家文化却消失不见。

  [face=宋体]初学历史者,书中说什么便是什么;中级学史者,书中说什么便怀疑什么;高级学史者,只追寻把握历史的那根脉络,则真伪自辨。[/face]

  [face=宋体]纵观中国历史,能发现一个规律,能不经过惨烈战争的彻底洗牌或改朝换代,而将国家由弱转强的,只有法家文化做到过。如管仲、商鞅、申不害、韩非。特别是韩非子的法家学说被秦始皇高度赞赏和采用,使秦国空前强大。秦能创造吞并六国的奇迹,不能说与法家文化无关。[/face]

  [face=宋体]而儒家和道家,则只能延缓衰亡的过程,却不能扭转不利形势。如王安石、张居正、欧阳修、文天详、李鸿章、曾国藩。而萧何、张良、诸葛亮等人也只是在乱世之中有所表现,却谈不上多大创造性贡献。至于朱熹、钱谦益等人,那就是些丢人的笑话。后期的康有为、梁启超、杨度等人即使有施展机会,却一个个都功败垂成。杨度作为一名帝王心术的集大成者,一度成为袁世凯最欣赏信任的幕僚,并促成了袁世凯的称帝,希望通过袁世凯建立中国的君主立宪,但最后却和袁世凯一起成为历史罪人。是非对错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但失败就是失败,不应找什么借口,只能说明儒道文化(主要是儒家,后期的儒家文化已吸收了佛、道两家文化)在强国方面远没有想象的那么有用。[/face]

  [face=宋体]这里不是要将儒道文化彻底否定,其实儒道文化在某些方面有它不可替代的意义,甚至整体来看其重要性不低于法家文化。但在强国方面,我仍然首推法家,国家越大,法家文化所能发挥的作用也越大越重要。[/face]

  [face=宋体]其中有人说王安石是法家人物,其实不是,他是个典型的儒家代表。它的变法不符合法家的原则。当然,若符合了,在那样的环境下,估计难度更大。所以他也很无奈。[/face]

  [face=宋体]但占据中国历史数千年的却是儒家,其次是道家。法家文化如此强大,却一直饱受争议,长期被搁于角落,不被认可,为什么?有如下原因:[/face]

  [face=宋体]第一,倡导严刑,易受人道主义者攻击。早期的法家文化其实就是刑名之学,韩非更是将刑、名作为自己思想的两个基点。可惜这个名子没有起好,或者是其刑字被后世人滥用了、玩坏了,被烙上了残酷的印迹,动则割鼻、断腿、凌迟、剥皮,让人谈之色变。即便今天很多国家只保留了死刑,但也受到很多人道主义者的攻击,认为无论怎样的罪犯,都不应剥夺其生命。更何况古时的那些酷刑。但法家文化的确是以刑罚作为其重要支柱之一的,否则根本无法施行,因此它在漫长的历史河流中始终无法否认自己面上天生的那种残酷无情。而且,韩非也是倡导严刑的。[/face]

  [face=宋体]而儒、道文化则从人道主义出发,对法家文化的刑罚进行了猛烈攻击和排挤。如老子提出“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句话本来不是专用于攻击法家文化,但后来却被儒生们作了扩大,被专门拿出来攻击法家。由于儒、道表面上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因此在关于人道的辩论上,法家文化毫无还手之力。就算是守法之人对法家也心怀恐惧,自然也都敬而远之。如此一来,法家文化自汉唐之后,越来越受冷落,最后零零碎碎地被儒家文化吸收了一些,完整的法家文化却消失不见。但被儒家文化吸收得的那部分不伦不类,相互矛盾,根本发挥不了它本身的强大作用。如儒生们也提出“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天下人都知道那完全是句空话。[/face]

  [face=宋体]在这里,我非常想为法家文化甚至刑名之学辩解一下。我不想否定儒道文化在人性方面的光辉,但只要国家、社会存在,法家文化就是一柄最强大的利器。国家越大、人越多,它所能发挥的作用就越大。这是儒道文化远不能相比的。这里打一个比喻,若将儒家文化比作一本提高修养的书,道家文化就象为你拓展眼界、揭示自然规律的高台,那么法家文化就是你腰间的那把宝剑。若你过度倡导仁爱、慈悲、自然,而丢掉手中的宝剑,那么你可能会一定时间内受到很多人的赞扬甚至是景仰,但你最终甚至是很快要么被野兽吃掉,要么被强盗杀死,要么被人踩在脚下、骑在胯下,活得难看、死得狼狈。而那些曾经赞扬景仰你的人却会转而笑你愚蠢、迂腐、活该,甚至可能参与对你的抢掠、杀戮、羞辱。[/face]

  [face=宋体]因此,请正视那把被丢掉了数千年的宝剑,你不能因为它曾杀掉太多生灵,沾了太多人的鲜血,或者曾经误伤了自己或亲近之人,而忘却它曾保护了你的安全、维护了你的尊严、解救了你的家庭,最后将它否定、丢弃。剑是无辜的,关键是执剑的人。没有了它,你终会发现你是如此的脆弱。纵使面对一千个人中有九百九十九个人被你的仁慈感化,但至少有一个人会拿出刀子逼近手无寸铁的你,刺进你装满文墨的胸膛,砍掉你风流高傲的头颅,再将你的尸体连同气节一脚踢进荒野喂狗。[/face]

  [face=宋体]第二,倡导平等,为上层阶级所不容。这里我只说为上层阶级所不容,而不说是为帝王所不容,是因为若能用好法家文化,最为受益的其实就是帝王,就如秦始皇,他那超绝千古的功绩就是依靠法家文化为他创造了一个强大的战争机器。但在大部分的封建历史中,包括和秦国同期的其他六国,看似帝王掌握一切,但其实真不是那么随心所欲,要受到许多掣肘,如王公、权臣、士族、军阀等上层贵族阶层,而这些上层贵族阶层是最反对法家文化的,因为法家文化倡导一切均须遵循法令制度,赏罚公正,反对很多特权。什么?让王公大臣和百姓一样守法?让贵族子女和下层贱民子女面对一样的赏罚制度?这还让上层贵族阶层如何活下去?无论如何都是不行的。于是吴起被排挤、诋毁、射杀,商鞅被逼迫、车裂,谭肆同被砍头,即使是儒家学派中有识之士如欧阳修、王安石的变通式变法也被扭曲、攻击,强如光绪帝也被废除禁闭。因此,即使帝王认可法家文化,想推行也是非常困难的,需要很大的魄力,需要克服很多阻力,特别是身边人的阻挠。[/face]

  [face=宋体]此外,作为坐中望上的中层阶级,大多须依赖上层贵族,或者正向上层努力,与上层阶级关联紧密。且在地方上也拥有一定特权,不可能甘心失去,同样不会支持法家的平等赏罚思想。[/face]

  [face=宋体]因此,支持法家思想的竟然只有底层百姓,而底层百姓是没有多少话语权的,能生存就不错了,连读书的机会都不多,法家文化自然备受冷落。而且,社会越发展,阶级差距越大,特权越珍贵,法家文化就越不受待见,越难推行。由此,我们能看到,法家文化只在先秦时期得到过较好的发挥,自汉后,就越来越看不到它的身影了。仔细分析,你会发现,正是自汉以后,中华民族就越来越弱了,开始了走向屈辱的历程。[/face]

  [face=宋体]有人会说,自古以来,每个朝代都有详细的法令制度,也都强调了要公正、严格,为什么还要说秦国之后无法家呢?我只想说,秦国之后的法制都是被扭曲变通了的,已违背了法家文化的宗旨思想,有其形无其实,根本没有体现其威力。[/face]

  [face=宋体]可是,也许还是有很多人不明白我为什么如此推崇法家文化,难道看不到法家刑罚的严酷之处?难道是受西方司法观念的影响?[/face]

  [face=宋体]法家文化的确倡导刑罚的严厉,这也是它最受争议之处,但正如韩非所说:若刑法不严,还会有谁遵守它呢?若没人遵守法令,国家还能做成什么事呢?这不是韩非原话,但意思大体如此。我对此相当认可。既然有法令,那么就应该无条件遵守执行,不遵守执行的就应该受到惩罚,否则国家政令将成为儿戏,那时国家将不成为国,只是一盘散沙。历史早已印证了这一点,对此,我将从法家的作用方面进行详细阐述。[/face]

  [face=宋体]至于说我倡导法家文化是受到西方司法精神影响,那就太好笑了,因为我压根没有把西方的司法放在眼里。在我眼里,大秦的法家文化才是目前最适合我们这片土地的,也是惟一能将中华民族凝聚强化起来的本土文化。[/face]

  [face=宋体]现在,且让我来阐述法家文化的强大之处:[/face]

  [face=宋体]第一,筑基[/face]

  [face=宋体]首先,从国家结构方面来看,法家文化能尽可能压低国家的结构,也就是尽量减少阶级的层级数和高度差,使国家结构尽可能横向发展,避免一昧地纵向拔高,这样就降低了倒塌的可能性。说得直白点,就是说尽量减少或控制被供养阶层的人员数量,保证供养者的人力充沛,就可以尽量减轻底层阶级的压力,降低阶级矛盾激化的可能性。这里想拿法家与儒家作一个比较。若说儒家文化打造出的国家结构是一座高耸入云的阁楼的话,法家打造出的就是一座宽阔低矮的堡垒。哪一个更坚实呢?[/face]

  [face=宋体]让我们分析每个朝代的末期,你会发现,整个社会不但达官贵人、豪门大族到处都是,且等级森严、层层叠叠,即便是中层官吏、投机商贩也要分个三六九等,而且处于或依附中上阶层的人越来越多,于是位于底层的供养人群相对越来越少,压力越来越大,如此一来,社会基础便不再稳固,逐渐开始发生动荡。于是统治阶级便会增兵镇压,但增兵的成本最终还是落到底层百姓身上,中上阶层贵族士绅往往是一毛不拔。结果却使底层人群压力更大,反抗心理更强。即便是招安归顺后,底层人群的压力仍然不能得到减轻,终究还是存在隐患。如此统治阶层需要时时刻刻提防着底层百姓,想方设法控制、愚化、弱化他们,降低他们的反抗心理,消磨他们的血性。但这却是自毁长城加速灭亡的做法。当外部敌人非常强大时,还能靠谁去抵抗呢?靠那些中上层贵族人士吗?比如明末的北京官员?比如钱谦益为首的东林党人?事实无数次证明,要是只靠他们,那真是要完了。[/face]

  [face=宋体]而法家虽然也是阶级社会的产物,不可能完全消除等级,却可以使大部分人甚至绝大部分人处于底层,限制或控制中上层人数,这样就防止了社会结构的失衡,不至于发生内部崩塌,这样就可以凝聚全力、一致对外。[/face]

  [face=宋体]如大秦绝大部分男人平时为农、战时为兵,危急之时举国男人均可随时上战场。而其他朝代到了末期,即使受到外族入侵,总会有不少的投降派,或者是只顾自己生存而不管国家存亡的人。朝廷希望依靠贵族们去抵抗外敌,却总是一败再败,甚至可能直接投降敌人。更可笑的是,民间还有相当一部分虽平时饱受压迫,但在国家生死存亡之时仍自发组织起来,愿意为国赴难的豪杰,不但不会得到信任,反而可能被出卖遗弃。因为什么?其一,因为上层贵族根本不敢相信那些平时被压迫得饭都没得吃的人会心怀国家牺牲自己?怎么可能???其二,哪怕是在惨烈的战火中,那些民间豪杰用自己的牺牲证明了自己对国家的赤诚,却还是不行。因为上层贵族绝不愿意底层人民强大起来,你们都强了翻身了,他们靠谁养活?吃谁的去?于是,大明灭亡之时,大臣贵族们都投降了,甚至会亲自动手杀掉帝王后人以示对满清的忠心,而民间却还有那么多纵然穷苦却长期坚持反清复明的人。讽刺吗?悲哀吗?试想,若大明朝秉持法家思想,防止形成贵族政治,君臣民互信,倾一国之力,何至于会对付不了小小的后金?可惜,总有人会自毁长城。[/face]

  [face=宋体]也许有人会从自然界规律来为阶级解释,如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虾吃泥,认为阶级本来就该存在,是合理的。可是,仔细看看,存在同类相食的族群,有哪一个是强大的?[/face]

  [face=宋体]其次,从社会资源方面来看,法家文化一定程度上能够抑制社会资源向中上层阶级集中的趋势,让底层百姓有生存的资本和空间。综观历史,分析各个朝代末期没落的原因,你会发现,中上层阶级群体庞大只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就是大部分甚至绝大部分的生产、生活资源如土地、粮食甚至包括文化,都被中上层阶级占据。底层人群往往失去自己的土地,失去受教育机会,沦为仆人、劳工,不敢再想有积蓄,只求能有口饭吃,能活得下去。但一旦遇到天灾,无论如何努力、辛苦都难以生存时,你要他们怎么办呢?甘心等死吗?不会的,他们会跟着李自成、洪秀全这样的人拼命求生。[/face]

  [face=宋体]可以说,社会一旦发展到那种程度,无论是怎样的明君良相都将回天无力。正如毛泽东评价崇祯:他是个好皇帝,但面对那样的烂摊子,他无论如何励精图治也无法收拾,最终也只能哭天抹泪地去死了。[/face]

  [face=宋体]而法家文化却可以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法家倡导面向所有人公平赏罚,无论你是将相后人,还是贫苦子弟,只要你按法令立了功,你都可以得到相同标准奖赏。机会对大部分人都是平等的,自然会让大部分人信服和努力。现在你知道大秦的军队为什么那么强了吗?为什么秦国每个农民一听说要打仗了,就兴奋得丢下农具跑去参军了吗?因为秦国军功奖赏丰厚,关键是它真的挺公平,让每一个人都有机会。秦国的杀神白起是从普通士兵凭战功一步步成为将军,这在其他六国完全是不可能的。因此秦国胜了,六国败了。[/face]

  [face=宋体]而且,即使有人因军功获得很好的爵位或特权,若后期子孙没有其他功劳,仍然可能坐吃山空,没办法依靠特权扩大利益,必须继续努力立功才可维系,这就促使所有阶层的人员必须一直服从法令、依靠法令拼命争战或生产,获得足够的功劳才能有好的收获。这样,国家的生产、生活资源就一直得到最好的配置,使生产、生活资源和人力资源得到了最有效的结合,发挥着最高的应用效率。自然就完全不用担心因生产、生活资源被极少部分人占据,从而引发两极或多极分化,导致阶级矛盾激化,引起社会动荡。[/face]

  [face=宋体]最后,从族群门阀演变方面来看,可以防止士族门阀做大,以免对皇权形成威胁、掣肘,从而消除君王的后顾之忧。历史上每个朝代的中后期,都有个奇怪的现象,即大的门阀、士族开始出现,如战国四公子,汉时吕、霍,晋时王、谢、桓,隋时的李渊等。这些门阀大家族大多数都有着比较好的名声,一度还支撑维护着国家,如北宋的杨家,父亲死了儿子上,儿子死了孙子上,男人死光了就女人上,有时真的非常悲壮。但是我却想说,国家真的不能依靠这些世族大家,即使是君王对他们也是又爱又怕,又想用他们,又要防着他们。他们的存在对国家是弊大于利,每当他们通过联姻、拜师、结盟等方式形成大的势力集团时,他们将成为国家的毒瘤。[/face]

  [face=宋体]这样说也许很多人不能接受,我竟然把大名鼎鼎的战国四公子也列入被否定的范围,有没有搞错?然而,不好意思,我没弄错,战国四公子的存在表面上对国家有利,其实弊大于利,因为一个国家强大于否,靠的是所有人,或者说每一个人,而不是某一个人。战国四公子的存在和崛起,已经证明王权遇到威胁,国家出现分裂,整体力量必然弱化。[/face]

  [face=宋体]当势力集团形成后,他们凭借自己的人脉优势,会逐渐形成自己独立的军事力量,并影响控制国家司法、人事、军事等多个部门,逐渐对皇权产生威胁。君王对此要么打压要么妥协,打压的结果会让自己落得暴君的称号(人家势力集团养有大批文笔高手,完全可以控制舆论),妥协的结果则对后世遗害无穷,摊子越来越烂。[/face]

  [face=宋体]那么法家文化为什么会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呢?因为势力集团的形成、壮大必然要依靠凌驾于法制之上的特权获取利益和收买人心,以此维系集团做大,没有特权就难以获得维系集团运作的资本。而法家文化天生遏制反对特权,让贵族阶层无从着手,更无从收买人心。因为在一个法治很健全的国度里,人们都相信法、依靠法,一切行为均遵循君王颁布的法令制度,而不会受某个人或某些人迷惑、收买。如此就消除了某些贵族私养重兵、军阀拥兵自重的机会,让君王无后顾之忧,可以放手而为。如大秦后期进攻楚国,让王翦率60 万人出击,这几乎是秦国所有兵力。若是其他国家,君王多半会担心率兵之人造反自立,因此一般情况下都不会这样派兵。但秦国完全不用担心这些,虽然史书中记载王翦为了安秦王的心故意多要田宅,以示无其他心思,但其实即使王翦想反叛,士兵也不会听他的。秦兵对法令的信服远超某个将军,他们才是真正的国家之兵,而不是某个将帅的。[/face]

  [face=宋体]第二,强轨[/face]

  [face=宋体]秩序是一个社会、国家得以良好运转的必要前提,而法正是以维护秩序、掌控方向为直接目的,对违反秩序的人给予必要的惩罚,则是维护秩序的必要前提。因此,法家文化倡导严刑。对此我非常支持,但我认为社会发展到今天,法家刑罚的确应改变其严厉的方式,割鼻断腿等惩罚方式的确违背人道,应该禁止。但方式可以改进,原则却不能改变,该处罚的必须处罚,绝不可以肆意歪曲变通。[/face]

  [face=宋体]法不可以讲仁,它应象万仞绝壁,体现出它应有的威严,让人敬畏,让人信服,才能让河流沿着既定的河道流淌,不至于发生水灾。这正是法家严苛表象下的正面作用,它背着黑黑的锅艰难前行,却将平安留给了别人。[/face]

  [face=宋体]若将国家比作一列火车,显然火车能否快速行驶,除了火车自身的结构要科学坚实之外,还需要有强硬的轨道,让火车可以放心地高速行驶,不用担心跑错方向或者脱轨,造成灾祸。这个强硬的轨道只能依靠法家文化去打造,而绝不能依靠儒家文化去苦口婆心地教导。[/face]

  [face=宋体]让我们用一个看似荒唐的例子来领略一下秦法的严苛和深入人心:当荆轲图穷匕现,扑向秦王的时候,秦王一时拔不出长剑,只好围着柱子跑。而这时,殿里的将相、武士却没有一个人能上前救他,因为依秦法,在殿上的大臣们不许带武器,而带武器的武士没有王命不能上殿。秦王命在旦夕,顾不上下令,而武士们竟然就傻傻地呆在殿下,看着秦王被追杀,只能大喊让秦王把剑背着拔,最后还是靠秦王自己拔出长剑砍倒荆轲,才脱离危险。这是一个看似荒唐可笑的例子,在一国之君要被刺死的时候,武士们却还顾忌法律,不敢上前救驾。这种情况放在除秦国之外的任何地方、任何时代,均是不可能发生的。哪怕是在如今的西方所谓法制国家也不可能。可是真正懂得法家文化的人却会受到深深的震憾,会从中领略到秦国的强大之处,理解它能以一国之力摧毁六国绝不是偶然。说明,秦国的法令已深入人心,其威严、重要甚至超过君王的性命。只要法令有所规定,所有人均将毫不犹豫、毫无折扣地执行,哪怕有时它看上去是荒谬错误的,哪怕执行的结果会危及君王的性命。看上去不近人情、不讲人性,但这样的法令只要一出,就能马上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获得最好的效果。[/face]

  [face=宋体]这正是法在强轨作用方面的最好体现。具体来分析,利用法做到强轨主要体现在如下三点:[/face]

  [face=宋体]其一是应奖必奖、应罚必罚。法家文化倡导严刑,这使得它看上去非常违背人性。特别是儒家文化讲究以仁治国,孟子提出:“仁者无敌”,推崇教化。因此在儒家文化占据统治地位的时候,法家文化是没有多少发挥空间的。[/face]

  [face=宋体]可是,对一个国家来说,若对违法的人仁慈,对守法的人还公平吗?你还凭什么要求人家信法、守法呢?有句话说:“一颗老鼠屎坏了满缸酱”,你若放过这一颗老鼠屎,那么牺牲的代价会大得超出你想象。“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也是同样的道理。举一个现实一点的例子,开车行驶时,总有人非法加塞或占用紧急车道,老实排队的人必然吃亏。若不能对违规之人给予处罚,你让老老实实排队的人心理上如何平衡?可是现实中被处罚的人真的太少了,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去抄小道、硬加塞,守规矩的人便越来越少,到处都乱得象一锅粥。更可笑的是,最后剩下的那少部分坚持守规矩的人(比如我)反而会被人嘲笑,嘲笑他们愚蠢、迂腐、一根筋、不开窍。[/face]

  [face=宋体]在这里,我想说,这些愚蠢、迂腐、一根筋、不开窍的人才是国家支柱,当这些人越来越少,直至绝迹的时候,国家就完了!!!!(深地地叹口气)[/face]

  [face=宋体]其二是名实相符。这里本想用执法公正一词,但想了想,还是用了韩非的话,语意比执法公正更宏观、完整。为什么这样说?我们需要先了解法家先驱口中的名与实是什么意思,切记,不是名声与事实的意思。这里的名应是指名称、法令、准则等意思,主要是指法令。实的意思是落实或执行情况。简单来说就是执行赏罚要严格按照法令规定执行。显然,法家倡导的实是针对执行情况的评价,有奖有罚。而如今我们口中的执法基本上只指惩罚了。[/face]

  [face=宋体]名实相符提倡严格按照法令来执行赏罚,显然强调了公正平等,这正是法家文化的关键和精髓所在,也正是儒家文化最欠缺的。试想,一个执行不公正平等的法令,会有人信服它吗?没有人信服的法令会被彻底执行吗?执行不彻底会有威力吗?[/face]

  [face=宋体]我承认在阶级社会没有绝对和百分之百的公正平等,但法家文化却一直在追求最高程度和最大化的公正平等,只不过,法家文化认可并全力支持维护君王的集权,以君王的高度集权为轴,推进法令的畅通和执行。显然,君王英明于否、魄力如何至关重要。明君+ 严法 = 强大。庆幸中国历史上曾有一个秦王嬴政,让法家文化能爆发出那样震古铄今的威力。可惜,后人片面短浅的认识,否定了嬴政这位千古一帝,埋没了法家这一强悍的文化,使中华民族走向分化、弱化、没落。[/face]

  [face=宋体]第三,齐力[/face]

  [face=宋体]这里我一度想用齐心这个词,但最终还是用齐力一词,是因为前者不足以说明法家文化在让所有人团结一致方面的威力。对一个国家来说,无论何种情况下,想做到百分之百的齐心是不可能的。而即便是做到了百分之百的齐心,但表现出来的行为方式却可能千差万别,这样仍然不能形成举国的整齐划一,也就不能发挥群体的最大威力。[/face]

  [face=宋体]法家文化提倡,不管是否齐心,但只要法令一下,所有人就必须统一步调、统一方向、统一用力,不可各行其是,这样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否则,即使出发点都是为国为民,但想法不一、各自为战,终究还是形不成一个强大的整体,发挥不出整体的威力,甚至很可能形成内耗、相互掣肘,反而给敌人以可乘之机,那就实在太遗憾了。[/face]

  [face=宋体]比如,抗日战争时期,汪精卫因为提出“曲线救国”建立伪政府而被认为是卖国贼。对此也有一部分人包括他那有名的夫人陈璧君为他辩解,称他出发点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但我却想说,真正站在国家的立场之上,无论如何汪精卫都错了,即使他的出发点不是想当汉奸,只是想维护日本占领区中国人的生活秩序,但他还是错了,因为他分裂了国家的力量,造成部分国人立场上的迷惑,导致无法形成举国抗日的局面,甚至造成中国人的内斗,消耗了部分抗日力量。若不是汪伪政府,日本人大概需要用更多的兵力来控制占领区,也许没有足够的兵力去进攻广西、湖南等地,抗日战争也许不会打得那么被动。而这足以将他钉在汉奸的耻辱柱上,因此他一点都不冤。[/face]

  [face=宋体]再比如宋、明、清等朝后期,你会发现,每逢战争,我们虽然人多,而且豪杰辈出,但总是有很多拖后腿的,总是无法凝聚举国之力,予敌人以重重一击。除了势力集团与君王素质、民众弱化等原因外,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法令不畅,总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只顾私利、各行其是、消极懈怠,甚至是背后搞破坏。[/face]

  [face=宋体]突然想起很贴切的一句话:三分之一在干,三分之一在看,三分之一在捣乱。这样的状况不仅不能维持现状,反而会导致形势崩坏。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岳飞、丁汝昌多么努力拼命,也难以逆转形势。[/face]

  [face=宋体]法家文化要达到的一个的目标就是:号令一出,万众如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fac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作者: 编辑:未闻
扫码变身小作家 惊喜大礼抱回家
未来网为中央新闻网站 如有新闻线索请点击“我要爆料”或发至邮箱:wlwnews@163.com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来源:未来网"的稿件均为转载稿件,如涉版权问题,联系电话:010-57380560
1 共1页

香港学生不尊重国歌被轰出现场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