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首页 > 历史 > 历史秘闻  >  正文

10个二战中不为人知的惊人故事

2017-09-14 04:48:27 来源:铁血网

  二战是人类历史上最为残酷的战争之一,成千上万的人死于这场战争。这场战争中发生了许多惊人的故事,有些耳熟能详,有些鲜为人知。此外,新故事也不断出现在大家面前,比如最近发现的查理·布朗(Charlie Brown)和弗朗兹·斯蒂格勒(Franz Stigler)的遭遇战。下面10个故事虽然知名度不高,但是同样惊人。

  10 索厄姆铁路爆炸(The Soham Railway Explosion)

  1944年6月2日,就在盟军进攻法国(6月6日)之前,司机本杰明·吉伯特(Benjamin Gimbert)和他的消防员詹姆斯·奈特沃(James Nightall)负责管理一列货运火车,任务是向驻扎在英国埃塞克斯郡怀特科恩(White Colne)的美国空军运送炸药。当他们接近剑桥郡索厄姆村庄时,本杰明发觉直接连接在火车车头后面的车厢着火了。火车起火从不是一件好事,而这次尤其危险,因为火车运载着几吨炸药。

  他停住火车,詹姆斯从控制台下来打算解开燃火的车厢。距离索厄姆车站只剩128米(420英尺)时,他们试图在炸弹爆炸前将货厢丢弃在乡村旷野。但他们失败了。就在本杰明最初看见火之后几分钟,车厢爆炸了。炸药不仅把火车站的建筑夷为平地,还损坏了其他600栋建筑,本杰明被甩到200米(约600英尺)外,另有两名铁路工人遇难——他们要让另一列驶近起火车厢破坏范围的火车停下来。

  尽管爆炸留下一个6米(20英尺)深的大坑,到傍晚时车轨又重新投入使用。本杰明和詹姆斯都被授予乔治十字勋章——英联邦为勇敢的非战斗人员颁发的最高荣誉。索厄姆还设立了两项不同的荣誉来纪念他们的行动。

  9 英国人准备就绪的抵抗(The Ready-Made British Resistance)

  1940年在法国打了一场毁灭性的战役后,剩下的英国远征军(British Expeditionary Force)和自由法国军队(Free French Force)发现他们极其缺乏车辆、弹药及其他设备。这诞生了人们所知的国民自卫军(Home Guard),但是温斯顿·丘吉尔还下令创建一支秘密的地下军队,大家只知道叫做预备部队(Auxiliary Units)。这个秘密一直维持到上世纪90年代。

  这支队伍共有3500名成员,大部分征自普通市民,他们接受了各种训练任务,包括暗杀、爆破、无武装战斗、间谍活动。为了避开嫌疑,他们被编入国民自卫军。尽管物资缺乏,他们的配备是能使用的最好的武器,包括汤姆逊冲锋枪和PIAT反坦克火箭。他们还持有消声手枪及来复枪、粘性炸弹,还有单发火药筒——能在约100米(300多英尺)之外穿透钢材。

  他们的作战基地建在地下4.5米(15英尺)深的地方,每个能容纳6~8人,里面有他们的装备和几周的生活物资。

  在一次进攻行动中,计划原要袭击德国通讯线路、铁路、机场、燃料和供给库,还有德军高级官员。可能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他们接到命令:杀掉任何与入侵的德军合作的英国人。这支队伍带来一个好处,德军进攻后不会预料到会迅速出现有组织的反抗。这个团体的伤亡率可想而知,但庆幸的是,后备队伍从未行动过,尽管解散后许多成员加入了其他战斗序列。

  8 耶利哥行动(Operation Jericho)

  1944年2月18日,英国皇家空军、新西兰皇家空军和澳大利亚皇家空军18架传奇般的蚊子战斗轰炸机发动了一项计划:袭击位于法国西北部的亚眠监狱,释放关押在那里的700名法国抵抗运动(French Resistance)的成员。那天天气很坏,新西兰皇家空军一位飞行员因此认为这“要么算一种训练,要么是一种玩笑”。尽管如此,飞行小组低空飞过英吉利海峡——离海面只有15米(50英尺),其中5架因为雷达和发动机故障被迫返航。剩下13架飞机,查尔斯·皮卡德(Charles Picard)上校继续进行袭击行动。

  中午12点1分,轰炸机轰炸了监狱墙体,为犯人打开了逃跑的通道。他们继续清除德军官员奋力护卫的建筑,许多德军官员或伤或亡。两架蚊子战斗机还攻击了附近的火车站,分散德国守备部队的注意,为犯人争取时间。行动只损失了两架战机,其中包括皮卡德驾驶的那一架。当258名犯人逃跑时,其中102人在交战中被杀,另外155人被俘。至今无人能确定到底是谁下达了战斗命令或者这么做的原因,但是蚊子队伍展现的技术和勇气是毋庸置疑的。

  7 赫尔曼·戈林反对纳粹的兄弟(Hermann Goering’s Anti-Nazi Brother)

  阿尔伯特·戈林(Albert Goering)是臭名昭著的纳粹领导人赫尔曼的兄弟。赫尔曼发过一个有名的誓言:摧毁英国皇家空军。与哥哥不同,阿尔伯特不是纳粹分子,常常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营救纳粹的眼中钉。纳粹夺得大权后,他搬到了奥地利,经常大发反对纳粹党的言论,但是当1938年奥地利被德国吞并时,赫尔曼却没有让盖世太保接近阿尔伯特。当纳粹军队开进维也纳时,阿尔伯特冲进来向犹太居民散发出境签证,甚至与强迫犹太老人做底层诸如扫大街等工作的纳粹分子面对面相遇。

  战争期间,阿尔伯特成功营救过几百位犹太人和持不同政见者。他劝说哥哥下令释放集中营里的许多囚犯,说他们是“好的犹太人”。他多次被捕,但每次都凭借家人的关系重获自由, 1944年甚至已经签发了一道处死他的命令。阿尔伯特在捷克斯洛伐克经营一家斯科达工厂,工厂的工人都很感激他对他们这么好,甚至允许车间存在消极抵抗行为。当他被派遣到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时,两个纳粹军官向他行纳粹军礼,他却让他们“吻(他的)屁股”。

  讽刺的是,阿尔伯特战后反而因为与他哥哥的关系被关押了两年。被释放时,他发现自己找不到工作。他去世时身无分文,但是有他在战争中拯救过的人照顾他。最近他的勇敢才得到承认。

  6 轰炸机捕获德军潜艇(Bomber Plane Captures U-Boat)

  1941年8月27日,德军U-570号潜艇被拉赫姆(Kapitanleutnant Hans-Joachim Rahmlow)俘获,在冰岛海岸边浮出水面。詹姆斯·汤姆逊(James Thompson)几乎立即看见了它——这位驻扎冰岛的英国中队的行动领导正在进行反潜艇巡逻。拉赫姆立马命令急速下潜,但是已经迟了。汤姆逊的哈德逊轰炸机扔下4枚深水炸弹(Depth Charge),其中一枚破坏了照明系统,给U-570造成了致命一击。

  由于操作潜艇的经验不足,而且指挥着一群没有经验的机组人员,拉赫姆十分恐慌,再次浮出水面,不敢放出致命的氯气。当很多船员来到甲板上后,汤姆逊用飞机机枪攻击潜艇。艇上人员很快意识到在环境恶劣的海上与飞机作战毫无用处,于是投降。让人惊讶的是,汤姆逊飞近仔细查看,船员担心遭到更多深水炸弹袭击,没有采取任何其他保卫潜艇的措施。汤姆逊随即通过无线电召集了更多飞机,并叫皇家海军来把德军潜艇带走。

  在等皇家海军武装的拖网渔船到达的时间里,潜艇的成员毁掉了密码册和恩尼格玛密码机。随后,U-570被拖回冰岛,放在沙滩上,以防沉底。潜艇得到修理,却没有发现氯气的踪影。一位经验稍多的船员本可以逃脱。U-570后来在皇家海军服役,叫做英国皇家海军舰艇图像号。U-570投降是唯一一次潜艇向飞机投降的事例。

  5威斯特普拉特(Westerplatte)

  但泽市是德国人与住在这里的波兰人之间长期存在领土纠纷的地方,曾经被国际联盟宣布为自由城市。1939年8月底,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一战时期的德国战舰,进入但泽进行友好访问。9月1日上午4点45分,这条战舰在威斯特普拉特半岛对波兰守备部队发动了进攻——舰上只有88人。8分钟后,守备部队遭到德国精锐突击队和海军袭击,但是德军不得不在伤亡惨重的情况下撤退。

  9月3日,60架纳粹德国空军俯冲轰炸机袭击了这个半岛,德军认为不可能有人在这样的破坏中还能活下来,但其实只有5位波兰守卫军遇难。随后的袭击遭到抵制,伤亡重大,第二天派出了两列火车的增援力量。他们失败了,第一列德军伤亡十分严重。

  随着德军闪电战将前线勇敢的波兰军队四处逼退,威斯特普拉特成为抵抗的象征。但是,这并没持续多久。尽管波兰人成功进行了抵抗,德军几乎抵达华沙,坏疽开始对伤者产生危害。9月7日,波兰守备部队投降。他们输掉了战斗,同时赢得了德军最大的尊敬——德军允许波兰指挥官苏夏尔斯基(Sucharski)少将佩戴军剑,据说他们出城时还向波兰防卫军行军礼。战斗牺牲了15~20位波兰战士,但让人吃惊的是,德军损失了200~400人。

  4 霍巴特的笑柄(Hobart’s Funnies)

  盟军进攻法国前几天,谋划向被占领的欧洲部分进攻的人面对着许多问题。其中的主要问题就是“大西洋之墙”——从挪威延伸至法国-西班牙边界的防御带。这是联军面对的可怕障碍,联军可能需要研发新的专用交通工具,才能克服柔软的沙地和其他后勤方面的困难。这项任务分配给了少将珀西·霍巴特男爵(Sir Percy Hobart)——他于1940年在埃及指挥著名的沙漠老鼠行动时被迫退休,常被视为闪电战的创始人。

  这些新交通工具大多数以丘吉尔坦克的设计为基础,后来成为了“笑话”。丘吉尔坦克的重心中心低、内部空间大,很适合改造。最著名的改造是带火焰喷射器的丘吉尔鳄鱼,它一出现常常足以迫使德军投降。其他有效的灵巧的特点就是可以用来架桥的炮塔,以及让武装车辆能在沙地上行驶而不被困住的履带。各种改装的谢尔曼坦克也得到应用,包括一种设计为在深水里发动的坦克,它在进行攻击后能有效“游”进水中,然后一个防水的大屏幕会放下来,让坦克像在正常情况下那样作战。另一项变化是横枷,用来清除地雷,后来成为生死攸关的设备。

  在英国和加拿大被占领的海滩上,这些“笑柄”在战斗中拯救了很多生命。艾森豪威尔将军甚至说:“没有这些武器协助,反攻部队还能稳住脚跟就有疑问了”。霍巴特发明的许多技术今天仍用于现代专用武装车辆,许多“笑柄”在英军部队一直服役到上世纪50、60年代。

  3 侥幸逃过英国皇家海军舰艇珀耳修斯号(The Narrow Escape From HMS Perseus)

  英国皇家海军舰艇珀耳修斯号,一艘皇家海军潜艇,1941年10月26日离开马耳他驶往埃及亚历山大。31岁的约翰·开普斯(John Capes)也在艇上,他是一名火炉工人,要逃离这个被围困的岛屿。12月6日晚间,潜艇在希腊凯法利尼亚岛沿海撞到一枚地雷,大多数乘客立即毙命。幸运的是,开普斯当时喝着朗姆酒,在一个经过改造的鱼雷架里读信;直到珀耳修斯号撞到大洋海底时,鱼雷架才开始进水。当他发觉所发生的事,他搜寻幸存者,发现了另外3个火炉工人,他们都伤得很重。面对周围上升的水位和尸体,他们转向逃生舱口,喝光朗姆酒并穿上逃生设备后,他们逃入大海——危险的逃生过程开始了。

  当开普斯浮上水面时,他明白另外3位潜艇乘客没有成功。尽管逃生使他肺部疼痛,他向希腊凯法利尼亚岛游去。他费力爬上岸,失去了意识,被两位渔民发现。后面18个月,当地人给他住处,照顾他,让他躲过了占领这个地区的轴心国军队。然后他乘船偷渡到那时还保持中立的土耳其,最终到了亚历山大。毫不奇怪,没几个人相信他那难以置信的故事,尤其因为他不在那次航行的船员名单上。直到1997年,他去世15年时,珀耳修斯号的残骸被找到,他的故事才得到证实。

  2圣纳泽尔军事行动(The St. Nazaire Raid)

  1941年,德国俾斯麦号战舰被皇家海军击沉,但是这并不是它厄运的终点——俾斯麦号的姐妹船叫做提尔皮茨号。为了中立面对的威胁,英国计划对法国圣纳泽尔干船坞发动袭击。圣纳泽尔是大西洋沿岸唯一能够容纳提尔皮茨号的码头。摧毁码头需要进行一项非同寻常的计划——美国海军一艘陈旧的驱逐舰,英国皇家海军坎贝尔敦(Campbeltown)号舰艇,将载满炸药猛撞码头大门。然后,突击队队员炸毁其他建筑,包括德军战舰检修用的船坞。

  坎贝尔敦号卸掉了不必要的设备以便腾出空间盛放更多炸药。4个烟囱被移除2个,让它看上去更像德国护卫舰。前面部分额外安装了钢板,以保护船上的突击队员。1942年3月26日,舰队小组——由2艘驱逐舰、16艘摩托艇和坎贝尔敦号组成——从康沃尔的法尔茅斯出发了,3月28日抵达码头。德国海军军旗飘飘,坎贝尔敦号在连接码头的河道上将速度提升为全速。当大门在视野里出现时,皇家海军的旗帜升了起来;几分钟后,驱逐舰撞上大门,突击队员迅速行动。

  不幸的是,摩托艇上的突击队员行动并不顺利。265人登艇,只有5人回到英国。其他人在大量摩托艇受到损害或者被摧毁后,要么被杀,要么被俘。3月29日上午10点35分,坎贝尔敦号爆炸,舰上250名德国人丧生,码头被毁,6年时间都没法使用。5枚维多利亚十字勋章被授出,甚至今日,这都被视为古往今来最伟大的军事突袭。

  1 获得2枚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的人(The Man Who Won 2 Victoria Crosses)

  维多利亚十字勋章是英联邦部队为英勇颁发的最高荣誉。从设定以来,已经颁发了1357次,只有3人曾不止一次获得这项殊荣。

  查尔斯·乌普海姆(Charles Upham)上尉是唯一一位在二战期间两次获得这个荣誉的人。1939年他自愿加入新西兰军队,第二年被授予军衔。1941年德军进攻新西兰期间,他获得第一枚维多利亚十字勋章。他带领自己的小分队袭击防卫严密的军事战略位置——在2.7千米(1.7英里)之外。交战中,他用手榴弹摧毁了两组机枪和一架高射炮。然后他帮忙将一名伤员运离战场,还救援了一座被包围的新西兰公司。5月30日,他带领自己的战士从侧翼进攻一群正在行进的德军,用布伦机枪杀掉了其中22人。

  第二年7月25日,他在阿拉曼战役第一场战斗中获得第二枚维多利亚十字勋章。在保卫鲁瓦伊萨特山脊(Ruweisat Ridge)期间,他冒着枪林弹雨将一枚手榴弹高高扔进一辆满载德军士兵的卡车。后来他开着一辆顶部架有德国机枪的吉普车通过敌军阵线,还曾说服意大利士兵帮忙把他推出柔软的沙地。在一次白刃战中,他肘部被刺,忍受着手臂负伤的疼痛。到这时,德军已经包围了新西兰人,但乌普海姆坚持战斗,直到无法走路为止。

  乌普海姆总对自己的英勇只字不提,1945年9月对一位记者说,“实际上,我为这项荣誉感到骄傲,但是其他几百位所做的比我多。”战后他过着安静的生活,讨厌宣传,1994年11月86岁时去世。

作者: 编辑:未闻

推荐阅读

国内

娱乐

军事

国际

文在寅:韩国不谋求吞并朝鲜

听说这是二战最出色的喷气战机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