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首页 > 历史 > 世界史  >  正文

20年前美国舆论逼退核爆展:捍卫核爆正当性

2017-06-21 04:26:15 来源:环球时报
作为在任期间到访核爆受害地广岛的首位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表示,他不会在即将到来的广岛之行中道歉。1995年,美国老兵团体和舆论强大到足以让一场纪念核弹投放50周年的大型展览关闭。

  作为在任期间到访核爆受害地广岛的首位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表示,他不会在即将到来的广岛之行中道歉。奥巴马的这个决定很大程度上来自美国民意,在美国,二战时向日本投放核弹的必要性不容置疑。1995年,美国老兵团体和舆论强大到足以让一场纪念核弹投放50周年的大型展览关闭。

  争论一:为何要使用原子弹

  1945年8月6日,美军“伊诺拉·盖伊”号B-29型战略轰炸机在日本广岛上空投下代号“小男孩”的原子弹。“伊诺拉·盖伊”号退役后,被赠送给史密森学会(唯一由美国政府资助的半官方性质的博物馆机构)。1994年春,史密森学会宣布,“伊诺拉·盖伊”号轰炸机将于1995年3月在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展出,同时将举办一个题为《十字路口:二战终结、原子弹与冷战》的展览,纪念人类首次投下原子弹50周年。

  展览的陈列和解说引用了一流历史学家的学术研究成果,认为“当年日本已经准备投降,没有必要使用原子弹,杜鲁门总统其实是想用原子弹吓唬俄国人”。根据苏联元帅华西列夫斯基的说法,真正促使日本投降的是苏联出兵东北而不是原子弹,“大量杀伤日本城市居民绝不是出于任何军事上的必要……不如说是针对苏联实行冷战的第一步”。

  围绕此次展览,以史密森学会的专家学者为一方,以退伍军人及其支持者(包括国会议员)为一方,在报刊、电视和国会听证会中展开激烈争辩。

  在二战老兵看来,“日本已经准备投降”之说纯属无稽之谈。太平洋战争期间,美军在浩瀚广阔的太平洋战场向日本列岛艰难缓慢、步步流血地进军。在惨烈血腥的岛屿争夺战中,美军领教了日军的喋血疯狂和负隅顽抗,特别是“神风”特攻队的自杀攻击。这让美国意识到,无论战事多么绝望,日本军人都不会投降。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估计,如果攻占日本本土,可能要付出120万美军伤亡的代价。

  对即将来临的“本土决战”,日本已经动员600万军队和数千万民兵,准备与美国决一死战,效忠天皇的死硬派甚至叫嚣“一亿玉碎”。在广岛和长崎受到原子弹轰炸后,日本天皇被迫宣布投降。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军方仍然声称,他们可以而且应该继续战斗,中下级军官曾发起叛乱,试图截获并销毁天皇向日本国民宣布投降的诏书。

  杜鲁门总统在波茨坦会议发表讲话说:“我们用原子弹对付偷袭珍珠港的人,对付那些用饥饿折磨、拷打和处死美军战俘的人,对付那些口是心非、完全违反国际战争法的人。我们使用原子弹是为了减少战争带来的巨大痛苦,是为了挽救成百上千的美国年轻人的生命。”“感谢上帝让美国拥有原子武器,而不是日本和德国。”

  争论二:日本是受害者还是侵略者

  史密森学会展览的陈列中有很多广岛市政府提供的实物和图片展板,控诉了核武器的非人道性。其中有很多“核爆心投影点”的图像和实物:父母和孩子被烧成灰烬,痛苦挣扎中的受伤者,数代人遭受核辐射的毒害,因核爆炸和热辐射而熔化变形的十字架,停顿在爆炸时刻的怀表,破损的女生校服,扎入被害者肉体内的玻璃碎片,等等。展览让观众身临其境,感受到原子弹爆炸的破坏力和恐怖效应。

  然而,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场悲剧,展览的陈列和解说却语焉不详。展览传递出这样的信息——日本是战争的受害者,美国是丧心病狂的侵略者、惨无人道的报复者,原子弹的使用是核时代人类恐怖和美苏冷战的起点。

  当时美国媒体和一些老兵组织指出,历史的真相是,日本偷袭珍珠港,把战争强加于美国,菲律宾的陷落以及随后对盟军战俘的屠杀,驱散了对日军兽性的最后一丝怀疑。原子弹给广岛和长崎造成近30万人死亡,但惨无人道的日军又屠杀了多少其他国家的平民呢?仅在中国就造成约2000万人伤亡。1945年日军即将被美军驱出马尼拉时,又对平民进行疯狂大屠杀。

  二战老兵强烈要求对展览陈列作出修改:增加日军偷袭珍珠港及日军在二战中各种战争暴行的内容,不提与此事关系不大的冷战起源、核军备竞赛,全部撤除“核爆心投影点”的死者和挣扎者的惨不忍睹图像。

  争论三:原子弹拯救了多少人

  策划展览的专家学者们认为,根据研究,如果进攻日本本土,美军伤亡人数不太可能高达100万人,估计可能只有4.6万人死亡。使用两枚原子弹,却在广岛和长崎两地造成30万军民死亡。

  对这种看法,美国退役空军少将查尔斯·斯韦尼(广岛轰炸中担任“伊诺拉·盖伊”号的领航员)批评说:“有一种理论认为,如果盟军进攻日本本土,我们的伤亡不是100万,而是只要死上4.6万人就够了。只不过是4.6万!你能够想象这种论调的冷酷吗?好像这些是无关紧要的美国人的生命。”

  当年美军在日本登陆的作战计划分别是“奥林匹克行动”和“小王冠行动”,动用兵力高达250万。前者计划于1945年11月1日开始,目标是占领九州岛南部;后者计划于1946年春实施,目标是直接迫近东京的关东平原。基于硫磺岛、塞班岛、冲绳岛战役的惨重伤亡,美军假定“进攻所遭遇的抵抗将不仅只来自有组织的军事力量,而且还包括狂热的敌对民众”。因此,巨大的伤亡将不可避免。具体伤亡数字,当年没人能给出确切答案。但事隔50年后,史密森学会专家关于4.6万人阵亡的估算显然过于离谱。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于1945年4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估计,在登陆作战期间,每千人每日的阵亡率为1.78,伤亡率为7.45,如果“奥林匹克行动”持续90天,美军将可能有45.6万人伤亡,其中死亡或失踪10万人。如果“小王冠行动”也持续90天,则美军的伤亡总数将高达120万,其中死亡人数为26.7万。美国陆军部部长史汀生委托专家做的另一份评估报告认为,美国彻底征服日本列岛,将可能造成170万到400万美军伤亡,其中死亡40万到80万人。而决心“一亿玉碎”的日本方面,仅死亡就可能高达500万到1000万人。对于太平洋战区的数百万美军来说,使用原子弹相当于一道“死刑特赦令”。一位名叫保罗·富塞尔的年轻中尉感慨地说:“我们再也不用假装男子汉气概,冒着枪林弹雨进攻日本海滩了,我们高兴得像娘们儿一样,所有人都哭了。我们将要活下去了。我们终于可以长大成人了!”

  美国《华盛顿邮报》评论说,史密森学会的这个展览“带有反美基调”,一些有偏见的“修正主义者”试图以此挖空那次重大历史事件,而事实是,许多美国人亲历过这一历史事件,并对此有自己的理解。《纽约时报》批评称,该展览颠倒黑白,暗示广岛是美国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杜鲁门抓住机会用了原子弹,则莫名其妙成为战争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罗伯特·马多克斯直言,这个展览是他见过的“最大的垃圾”。

  经过近10个月的持续争辩,在国会的压力下,航空航天博物馆馆长马丁·哈维被迫辞职。1995年3月,“伊诺拉·盖伊”号轰炸机仍公开展出,但史密森学会策划的历史展览被迫取消。▲

作者: 编辑:高富灿

推荐阅读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际

日本“地狱岛”的罪恶必须揭开

辅警高温下执勤晕倒市民抬起送医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