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首页 > 历史 > 中国近现代史  >  正文

云南会馆与聂耳

2018-07-13 08:42:49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刘岳、李书文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这激昂的旋律,让每个中国人热血沸腾。您知道吗?国歌的曲作者聂耳,与宣外校场头条3号(今7号)的云南会馆还有一段历史渊源呢。

  云南会馆始建于明崇祯元年(1628年),当时的位置在朝内北小街。清代实行满汉分城居住,会馆就迁到了校场头条。清乾隆年间,熊郢宣、蒋文祚捐资扩建,成为接待云南应试学子之地。后来又新建了老馆、新馆、南馆、北馆、理化会馆、云征会馆、景中祠馆,现在的云南会馆就是北馆。

  云南会馆当年可是个风云际会的地方。当维新风潮席卷京师的时候,康有为的变法名言“变则能全,不变则亡,全变则强,小变仍亡”,挂在会馆显要位置。五四运动后,会馆曾住过王德三、王复生、王孝达等革命先驱。1926年“三·一八惨案”中殉难的范士融、姚宗贤两位烈士,他们的纪念碑也耸立在会馆院子中央。不过,在云南会馆中住过的人,最有名的恐怕就是人民音乐家聂耳了。

  1932年8月11日中午时分,身穿西装、手提小提琴盒子的聂耳,随着摩肩接踵的人流,走出前门火车站,乘一辆洋车来到了云南会馆。9月中旬,聂耳报考北平艺术学院音乐系。在“党义”试题中,他写了《国难期中研究艺术的学生之责任》;在“国文”试题中,他写了《各自理想的精神之寄托》。满怀抗日爱国思想的聂耳,他的答卷自然不合国民党考官的胃口,因此名落孙山。

  但聂耳没有灰心,他找到当时在北平的苏联著名小提琴教授、曾经教过冼星海的托洛夫学习。由于付不起高昂的学费,聂耳只上了四次课就退学了。告别的时候,托洛夫惋惜地对聂耳说:“你是一个顶聪明的孩子,你将来的提琴会拉得不错的。”

  除了学习小提琴外,聂耳还几次到天桥,去听民间艺人演唱,看富连成班的演出。聆听着劳动者的心声,聂耳从下层苦难艺人身上吸收营养,丰富自己的艺术积累。北平普通百姓抗日救亡的呼声,也深深地感染了聂耳,让他振奋,给他激情。

  在北平期间,经上海剧联的介绍,聂耳结识了许多左翼戏剧家和音乐家,积极参与北平左翼戏剧家联盟和左翼音乐家联盟的演出活动,宣传抗日救亡,成了北平剧联的活跃分子。

  和北平剧联同志们一起战斗,使聂耳政治上进步很快,越来越成熟。他向剧联领导于伶表达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北平剧联党组织认为:聂耳已基本具备了入党条件。但考虑到他在北平没有固定职业,将很快离开北平回上海,就没有为他办理入党手续。

  11月6日,云南老乡凑齐了路费,聂耳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北平。聂耳离开北平时,于伶让他带给上海剧联党组织三份材料:一是北平剧联一年来的工作报告,二是聂耳的入党申请及党组织的意见,三是聂耳在北平工作情况的介绍。虽然聂耳只在北平生活了三个多月,但他的生命经受了一次洗礼,他把“泛滥洋溢的热情与兴趣,汇注入巨流的界堤”。1933年初,经田汉介绍,聂耳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5年,上海电通公司请田汉写个电影剧本《凤凰的再生》。田汉先交了个剧本梗概,“写在旧式十行红格纸上,约十余页”。同年2月,田汉被国民党当局逮捕。为了尽快开拍,电通公司请人把田汉的文学剧本改写成电影文学剧本,征得田汉同意,影片改名《风云儿女》。4月,又传来国民党当局要逮捕聂耳的消息。为了保护这个年轻有为的战士,地下党组织安排他先到日本暂避,然后再去欧洲和苏联学习。

  聂耳得知《风云儿女》有首主题歌要写,主动请缨,并很快从日本寄回《义勇军进行曲》歌谱,贺绿汀请上海百代唱片公司乐曲指挥、苏联作曲家阿龙·阿甫夏洛莫夫配器。

  不幸的是,1935年7月17日,聂耳在日本滕泽市鹄沼海滨游泳时不幸溺水身亡。他没有看到《风云儿女》,也没有听到合成后的《义勇军进行曲》。聂耳的一生在23岁时就画上了句号,但是他的生命已经融入到《义勇军进行曲》的旋律中。(刘岳、李书文)

作者:刘岳 李书文 编辑:张程

九江大堤决口20周年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