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二  >  正文

没有秀美的外表,没有高贵的出身 却是不平凡的榆树

2019-11-14 10:36:01 来源: 中少在线

  植树节前夕,名贵的松、柏、银杏都被预订一空,只有一株平凡的榆树无人问津。瞧,那枝条上还长满了怪异的“黑豆子”。

  “你这是一身虫包吧?离我远点。”松树说。

  “这是我的花啊!”榆树少年很委屈。它是北方最早开花的木本植物,比迎春早很多。可惜花朵又小又丑,常被人忽略。

  虽遍布中国的大街小巷,榆树一直粗朴平凡。《诗经》说起它简简单单:隰(xí)有榆,即水边有榆树。而隔天,榆树少年就被装上卡车,运往廉价树苗的归宿:内蒙古沙地。

  沙漠大军势不可当:空中是沙尘暴的“地毯式轰炸”,地面是沙丘的“坦克式碾压”。一旦将所有植物消灭,沙地就成了无法复原的沙漠。沙地战场上没有大树,只有扭曲蓬乱的灌丛,像一个个矮小狂野的士兵。士兵们用枝叶阻挡风沙,用根系抓牢土壤。

  

  “我赌他活不过一周。”一位灌木老兵看着刚被种在一个巨型沙丘下,远离水源和养料的榆树少年说。

  一周后,榆树少年长出满树的绿叶,向战友们大喊:“榆树最擅于储存营养啦。我们的树皮里都含有淀粉,灾荒时能提供给人类宝贵的‘榆皮面’,平时能用于酿醋呢!”

  “小心!”灌木们纷纷大喊。饥饿的沙漠野兔、甲虫、毛毛虫将榆树少年包围,将他撕得支离破碎。“孩子,在战场上要匍匐前进,别总想长成大树了!”灌木老兵发来劝告。

  “唉……如果我能被种在美丽的花园,该多好。”榆树少年抚摸着自己残破的面容,梦想似乎已离他远去。

  沙地之上,每天都是生死较量。

  首先,榆树少年必须“挖”出沙丘下的水源。他咬牙扩展根系,每一次碰壁和受伤,都会结出难看的“木瘤”,就是人们常用来形容人蠢笨的“榆木疙瘩”。年深日久,粗大扭曲的根系拱出地面,宛如巨型章鱼的触角死死缠绕着沙丘。

  其次,榆树少年得抽生枝叶,进行光合作用。每一次被动物撕咬后,他就再抽生更多枝条;再啃,再抽……如此锲而不舍,终于有一天,他被自己的背影吓了一跳:满身刺猬一样密集的枝条,犹如巨大的风障,已能轻松拦下风中的沙尘。

  “榆树将军,明天有大风,我们怎么防御?”当年的灌木老兵,现在依附在他的帐下——榆树是荒漠中为数不多的高大乔木,如绿色的王者,对峙着无边的沙漠。

  “大风一起,全线反击!”

  榆树的话令众人惊诧不已:怎么可能在风沙中反击呢?

  榆树将军的枝头,密密麻麻站满了身披飞翼的果实:榆钱。在中国人的记忆里,榆钱清香美味,是灾荒时期的救命粮。它油脂丰厚,是一种优质的榨油原料。其实,在中国西北、华北、东北一线广袤的沙地上,榆钱还是植物边防军最犀利的攻击部队:它们用种翅御风而行,占领荒漠,形成如绿翡翠一般的榆树沟、榆树屯、榆树坡、榆树堡、榆树川、榆树社……

  在中国塞外的沙地上,榆树是最重要的天然乔木树种,如一条绿色的长城,阻挡着致命的沙漠。

  在中国,以榆树为名的地方非常多,有榆林市、榆树市、榆中县、榆次县、通榆县,还有数不清的双榆树、古榆树、大榆树等地名。

  在中国,比长城更古老的防御工事就是榆树。秦朝大将蒙恬北征匈奴,辟地千里,以河为境,累石为城,树榆为塞,令匈奴不敢饮马于河。

  在中国,榆树被汉族、女真族、蒙古族等共同视为神树。

  榆树就像我们身边的普通人,没有秀美的外表,没有高贵的出身,却在艰苦的生活里磨炼,成为平凡人中的英雄。

  在古老的《诗经》中,古人对榆树进行了详细的分类:刺榆称为“枢(shū)”,白榆称为“(fén)”,与榆树极为相近的朴树,则称为“驳”……每年三月,它们就会在你我身边悄然开花。那满树的“黑豆豆”,其实是一张张羞涩的笑脸,等待着你去轻轻问候。

作者: 编辑: 瞿凯侠

宝贝偷偷回家 姥爷连说9个"哎呦"

图书推荐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未来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QQ截图2019111410351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