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最新消息  >  正文

家乡年味有多野?

2019-02-11 16:20:57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年味是家的味道

本文来自周刊君大家族 有意思报告

  都说如今春节不再是记忆里的那个春节了,鞭炮也不让放了,春晚也不好看了,亲戚都变成杠精了,年味越来越淡了。

  但是当朝阳Amanda,国贸的Tom,望京的Jessica,后厂村的大刘真正地穿越千山万水,回到久违的家乡,他们就会发现,春节还是那个春节,年味还是那么野。

  下面请看有意思报告前方记者发回来的报道。

  东 北

离家一年,没进过澡堂子的我,在我妈眼里已经埋汰成泥球了,不好好搓个澡根本不许上床。

  对于每个东北人来说,过年可以不烫头,不穿貂儿(反正也买不起),但是不能不彻彻底底搓一遍澡。必须浑身通红,必须手指浮囊,必须满地泥球,这是一个正宗的东北人对年三十儿最基本的尊重。

  但这还不是东北过年最野的地方。在东北人的屋里,别说貂了,恨不得连裤衩子都脱掉。因此,年夜饭中大家最兴奋的时候,不是放炮、穿新衣,而是老妈从屋外拿回来一大箱冻得结结实实地冰棍。

  接过冰棍儿的那一刻,一切活动暂停。上到八十七岁的奶奶,下到两岁小孙子,撕纸、开咬、七里咔嚓,不为别的,晚一分钟,冰棍儿就要化了……

  湖 北

  将猪放出猪栏后,它拼命地向前奔跑,以为得到了渴求已久的自由,却没想到10秒钟后,家里的男人们就一拥而上。

  三下五除二,就将它按倒在长凳之上,只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猪还活着,猪血却已经流了满盆。如此做出来的猪血,口感顺滑,滋味浓郁,是湖北人对吃火锅的执念。

  除夕中午十二点前,桌上摆满了酒菜和碗筷,可是没有一个是给活人吃的。

  妈蹲在地上,一面烧着冥钱,一边嘴里念叨:“祖人,回来吃饭了。”

  爸则拿着筷子对着一个空空荡荡座位,边夹菜,边说:“爹爹,你尝尝孙儿的手艺。”然后又扭头对着另一个空座位说:“婆婆,这是你最爱吃的。”

  等逝去的亲人都吃饱喝足了,妈才撤掉没有动过一口的饭菜,端上属于活人的团年饭。热闹的新年,就算开始了。

  陕 西

我第一次喝到北京的腊八粥时,我都惊呆了。这是什么黑暗料理啊,没有肉的甜粥,也配叫粥?

  在我们那里,腊八粥的主力是玉米,再加点白萝卜丁、红萝卜丁、土豆丁、花生,最后来点肉丁。肥美的猪油渗入到粥里,别提有多美了。

  虽然黄土高坡贫瘠,冬天可选的食材没有几样,但是这不能阻挡我们对春节的期待。

  每年腊月初八,熬上够喝到小年的一大锅粥,再烙几张饼子,款待灶王爷上了天,年就算真正开始了。

  山 西

  在我指着玻璃右上角的印子,并同时递上了几张报纸时,老爸的脸上充满了绝望。和他一样绝望的,还有对面那栋楼上十几个挂在防护网上的中年男人。

  他们穿着统一的红色毛裤,顶着同样的半秃脑壳,一边向玻璃哈气,一边拿报纸用力摩擦摩擦。这样的动作,已经持续了不下三个小时。

  终于把玻璃擦干净,老妈又开始指挥者我俩把彩灯黏在在窗上。五颜六色、一闪一闪的小彩灯,从除夕一直亮到十五,任什么妖魔鬼怪也不敢到家里来。

  河 南

  从腊月二十八开始,油锅的滋滋声就没有停过,丸子、烧肉、带鱼、豆腐、土豆、茄盒,小孩子们闻着味道从院子里跑进厨房,一人叼一个刚出锅的肉丸子,又忽一阵跑回院子。

  哪怕一直忙活到深夜,家里所有的脸盆、菜盆都堆满了各种炸好的食物,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仍然不能松口气。还要把除夕和初一的菜都切好,才算完成了准备工作。正月初一不动刀,一年才能平平安安。

  浙 江

  西北的男友第一次推开我家的大门,就被满院子的酱鸭、酱鱼、腊肠、腊肉惊呆了,简直就像穿越到了大型“生化危机”现场。

  然而,当酱鸭被“分尸”端上年夜桌,他就立马展现了“真香”本色,一人干掉半桌子的菜,还害羞地问:“还有吗?”

  饭后,他瘫在沙发上还没把饱嗝打完,我爸就一把把他拉起,“上香去。”待我们到了庙里才发现早已挤满了人。

  不过来了,佛祖就能感受到心意,插不上头香,烧几把散香也是好的。只见老爸郑重其事地鞠了个大躬,嘴里念叨着:“佛祖保佑,臭小子对我家囡不好,就摔断他的腿。”

作者: 编辑:辛欣

在一起的味道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