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首页 > 国内 > 正文

彭州流浪少年仍不回“家” 村委会“国家监护”回到原点

2017-07-18 05:38:18 来源:成都商报

  新闻回顾

  村委会“国家监护”流浪少年遇困境

  2015年9月,当时年仅10岁的雷雷辍学离家,开始在隆丰镇流浪。期间,其父周先生曾试图让他回家居住,但遭拒绝。按周先生说法,2012年时,他与雷雷母亲离婚,随后再婚。当时,雷雷主动跟了他,抚养权在他手上。而在之后的生活中,雷雷变得让人不省心,“不听话”。父子俩逐渐变得对立,甚至水火不容。而雷雷想跟母亲一起生活的意愿也没有达成,他实际上处于一种有父母而实质监护缺失的状态。

  去年9月,一场多部门参与的救助联席会议形成决议——由彭州市隆丰镇派出所向隆丰镇高皇村村委会致函,将雷雷的临时监护权委托给村委会。专家认为,在雷雷父母成为合格监护人之前,村委会能够承担起雷雷的临时监护责任,正是“国家监护”的体现。

  然而,临时监护近一年,高皇村村委会却面临现实的监护之“难”,无人员、无资金、不专业,当初制定的监护制度难以执行下去,而雷雷的状况并未改善,且有更严重趋势,不仅抽烟、骂人积习难改,还接触到赌博。目前,他很少再回村里安置他的庇护所,已两个月没有踪影。

  村委会“国家监护”遭遇现实困境,孩子又该怎么办……

  “父母离婚,娃娃没人管,多大点事,这么多司法专家就搞不定了?”成都市人大代表周文强言辞激烈,“管个娃娃就这么难?父母不负责就处理不了?”

  问题少年还在流浪,村委会“国家监护”回到原点,雷雷接下来怎么办?几天前,一场特殊的跨部门研讨会在彭州检察院进行,法院、检察院、公益组织、法院专家争论激烈……

   孩子不愿随父过

  想跟妈妈生活 妈妈愿出钱不愿管

  几个月前,雷雷再次离开高皇村安置小区的住宿庇护点,不知所终,村委会的“国家监护”回到原点。父亲表示愿意履行监护职责,但并未给雷雷提供相应生活条件,雷雷实质无监护状态。而雷雷母亲,在此案中处于一个关键位置,如果她愿担负其应有的监护职责,即可让雷雷结束流浪生活。而现实是,她表达了只愿出钱不愿照管的想法,如今已联系不上。

  在雷雷内心,妈妈尤为重要,他多次向公益组织、检察机关以及村委会表达了想跟妈妈一起生活的意愿。雷雷提出去找妈妈,但其母雷女士却并未直面这个请求。在公益组织和检察机关人员联系雷女士时,她的回答仍是,愿负担雷雷的抚养费但不愿意管雷雷。

  对此,隆丰镇派出所曾将周先生及雷女士通知到派出所,对两人进行训诫教育,要求两人切实履行好对雷雷的监护职责。不过,最终的情况依旧不乐观。尽管周先生表示只要雷雷能够回家,愿意尽好自己的职责,但雷雷依旧混迹在隆丰镇。雷女士则表示,离婚时孩子判给了父亲,自己只愿出钱,不愿意进行照看,到后期甚至处于“失联”状态。

  成都云公益发展促进会秘书长傅艳表示,在未成年人保护工作中,应该以未成年的利益最大化为原则,“既然雷雷一心想跟妈妈生活,最好的情况肯定是能联系妈妈,让妈妈接纳雷雷。”然而,雷雷妈妈的不配合却让雷雷的意愿难以达成。雷雷自身的情况也变得不容乐观,已经开始了下坠,尽管隆丰当地各职能部门也尽力对雷雷进行了救助,但效果不佳。

  雷女士成了雷雷问题的关键。

作者: 编辑:未闻

推荐阅读

国内

娱乐

军事

国际

俄罗斯风暴场面堪比灾难大片

普京突见叙总统 会谈内容曝光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