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首页 > 国内 > 正文

他是最会说“北京话”的人

2017-10-13 21:54:13 来源:

  有消息说,到今年底,北京将建成网上北京语言博物馆和北京语言地图。这让我想起一位老人,他叫高国森。也许,有一天您带着孩子走进北京语言博物馆,会听到一位老人用地道的北京话,讲述菜市口铁门胡同的历史。他就是高国森,他没有子女,却把北京话送进了博物馆,传给了历史。

  晨报资料 北京话打哪里来?

  北京有3000多年的建城史、860年的建都史,是兵家必争之地。几千年来,人口经历多次的战乱迁徙,并在朝代不断更替中,北京方言逐渐演变,辽金时“北京话”以赵宋的“开封方言”为主。今天的“你们、他们、我们”就形成在辽金时期。到了元代,蒙古族入主中原,形成了“大都话”。“胡同”就是元朝的产物。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把南京和安徽方言也带进来。满清入关,北京话又带上了东北味,北京话的儿化、轻声等语言特征都是受满语影响的结果,今天的京腔也是满族北京话的体现。像“你、我、他”就吸收了满语中常用的“那”音,演变成“你那、我那、他那”,到了今天才最终简化成“您”。

稀里糊涂做了北京话发音人

  高国森69岁,家住铁门胡同,退休前在福田汽车的工会工作。退休后,他和老伴都热心社区工作,喜欢写诗念诗。2012年底街道通知他:“区里找会说北京老话的人呢,您这北京话说得地道,您不去试试。”这一试,过关斩将,祖上四辈都是“老北京”的高国森战胜了11辈在旗的“老老北京”,成为全市唯一的“北京方言库”老年男性发音人。

  当年5月,在北京语言大学,“中国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北京库”录音录像工作悄然进行。《北京库》录音工作共寻找了7位发音人,其中“北京方言”发音人共4位,高国森是老年男性代言人。此外,还各有一位老年女性、青年男性和青年女性发音人,4人均为老宣武人。此外还有3位“地方普通话发言人”,来自门头沟、房山、通州。语言大学的专家告诉他,将来会有一个庞大的多媒体数据库,把北京话这个“声音文物”永久保存下来。等语言博物馆建成后,高国森们录制的影音资料都将入主博物馆。

  录音全封闭进行了整整一周时间,累得老爷子回到家都懒得张嘴了。录音的时候,他要用地道的北京话说出“多”、“过”、“写”等1000个单字、“太阳”、“开水”等1200个词汇和“上个月我借了他200块钱”等50个短句。最后,还要用北京话讲牛郎织女的故事,然后说上一段老北京旧事。

  根据老人提供的资料可见,《中国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汉语方言》单字列表里,名词、动词应有尽有,词汇包括天文地理、时间方位、植物动物、房舍器具、饮食服饰、身体医疗、婚丧信仰等十余项内容,几乎把人们日常生活中能用到的一网打尽。

  “我当上北京方言发音人纯属瞎猫碰死耗子,我一直以为参加的是普通话测试呢。专家听了说,您说的还真不是普通话。我也问了,你们为什么不找相声演员,那北京话地道。专家说了,相声演员的话是经过艺术加工的——把那些特别旮旯的话都搁在一块堆说,咱们平时不这么说话。像我们从小生活在北京四合院里,北京话融在血液里,都是顺带嘴说出来的,您要让我刻意学,我倒不会说了。”

  蚯蚓怎么说问遍四九城

  但是录音的时候,高老爷子可是用了心了。“蚯蚓”北京话怎么说,连专家都不知道。“我可着四九城地打听。有人说叫‘地龙’,不对,那是药铺的叫法,后来打听到叫‘蛐蟮’(音:屈山儿)。”

  高老爷子很健谈。“北京人爱谝自己,有一回坐汽车就碰到几个小姑娘说‘我们去前门儿。’我说,你说错了。你去的是‘前门’,不是‘前门儿’。你要下车的这个‘门’是‘前门儿’”。

  高国森说,北京内九外七16个城门里13个不带“儿”音,只有“东便门儿”、“西便门儿”、“广渠门儿”带“儿”,这在北京话里特别典型——有些就是不带“儿”音的,有些还就得带“儿”音,没道理讲。比如朝阳门也叫“齐化门儿”,宣武门也叫“顺城门儿”,这地方就带“儿”音。

  铁门胡同的铁门我见过

  1956年高国森8岁搬到铁门胡同,此前住在南横街附近的兵马司前街。“那时候的铁门胡同南口真有一个大铁栅栏门,我见过。那年我也就四五岁,赶上解放初的抄狗。我姑姥姥住西草厂胡同,她家的大狼狗就被套着了。套狗的排子车就停在铁门胡同大铁门的边上。我去姑姥姥家,铁门胡同是必经之地。我一看,呦,这不是他们家狗嘛。所以,这大铁门我有印象。”

  高国森住在铁门胡同6号,院门上的门牌号码已经被人偷走,门口的石墩还在。“这院以前是广亮的大门——大门在门洞的中间,门口有石条椅,供来访的客人休息,按排场说应该是有钱有势人家的宅院。后来院子转了手,新房东把大门移到了门口,说明什么?说明房东有钱无势——不敢炫耀,怕出事。”

  新房东是河北香河的大财主,解放前在京做粮食生意,特意给续弦的老伴买了这所院子。“文革”时老两口被轰到外院小屋,以扫街为生。“文革”后老太太把其中的三间房子卖给了房管局,一间房1500元,其中就有高国森住的房子。“老太太生病还是我老伴帮着给抬出去的呢。老太太死后,房子就归了房东在香河的侄男甥女们。再一出租,租的就都是外地人了。院子里住着14户人家,老北京只剩下我们老公母俩了。以前忙完了一天,胡同口聚着老街坊,说着北京话。现在倒好,什么话都听得见,就是听不见北京话。”

  现如今,老人腾退了住了50多年的老房子,在友谊医院附近买了二手房,住进楼房,冬暖夏凉,能洗澡,真是舒服。“就是关起门来,能说话的人更少了。”不过,老两口天天坐着105路无轨电车往铁门胡同跑,热心肠地在马路上值班或者到社区活动室去唱歌,“老日子”过得挺好。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崔红/文 于志强/摄

作者: 编辑:未来网新闻侯智

推荐阅读

国内

娱乐

军事

国际

奥迪男开车饮酒主动报告交警

伦敦双层巴士遭烟火袭击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