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首页 > 国内 > 正文

三位硬汉:炸弹上起舞

2018-06-23 13:01:08 来源:广州日报

  三位硬汉:炸弹上起舞

  佛山特警“防排爆专家”为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护航 记者揭秘其“拆弹人生”

  模拟实战训练中。

  队员们正在填装诱爆药包。

  本月9日,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成功举行。佛山市公安局9名安检排爆骨干组成工作组派驻青岛,负责峰会核心场馆的安检工作。佛山“防排爆专家”的表现,获得了公安部、山东省公安厅的高度赞扬。

  佛山特警防排爆专业队目前有队员16人,每一个都是战士,是踩着炸弹跳舞的“舞者”。其中,赵雄、杨申良和吴枝燃是这个战斗团队的领军人物。这支队伍有何特别之处?他们如何屡次与涉爆物“搏斗”成功?记者独家专访了佛山特警防排爆专业队,揭秘他们背后不为人知的“拆弹人生”。

  视线受阻!他摘下防护头盔

  时光回溯到19年前的冬天。南海大沥一个石矿场内,犯罪分子自制了一个双引爆炸弹,在同事间素有“拼命三郎”之称的赵雄奉命前往排爆。在1990年到2000年初,赵雄很多时候要独自面对各种土炸弹,与其做生死“搏斗”。然而,他却更愿意称之为“与炸弹共舞”。

  赵雄迅速穿上排爆服,慢慢靠近炸弹,内心极度紧张。他眼前的这个炸弹的制作手法虽然“很土”,但是危险性极大。一旦里头的炸弹发生爆炸,外头装的汽油罐也将接着引爆,火苗可瞬间将人点燃。

  当时气温仅有六七摄氏度,在排查期间,防护头盔的目镜被他呼出的雾气染了一层白霜,视线受阻。赵雄索性把头盔摘下,继续排爆。“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是为了能够看清涉爆物结构,方便排爆。”回忆起当时自己做的决定,赵雄说靠直觉。

  这一危险动作把现场指挥的领导吓了一大跳,“赵雄你干什么!马上把头盔戴上!”对讲机里传出命令。赵雄此时已顾不得其他,他“违抗”命令,全神贯注地埋头拆弹。此刻,他的世界静止了——只有怦怦的心跳声和炸弹发出的挑衅声。

  所幸,该爆炸物最终被顺利拆除。这是赵雄职业生涯中最危险的一次拆弹行动。

  排除危险!工业区发现1吨鱼雷

  “有市民在顺德容桂某工业区发现一枚巨型炮弹!”今年3月5日,接到这个警情时,杨申良和吴枝燃的心头咯噔了一下。他们来不及多想,携带装备迅速赶往现场。

  “这竟是一颗鱼雷!” 两人详细观察得出判断。此时,杨申良内心又多了一丝不安。鱼雷是用来攻击军舰的,危险性可想而知。更令人担心的是,这枚鱼雷距离人流众多的工业园仅30米远,况且40米开外的河对岸有一个化工厂,附近上空还悬挂着高压线……“此时一旦发生爆炸,300米范围内将夷为平地。”

  紧急疏散附近群众后,他俩小心翼翼地向鱼雷靠近。鱼雷的战斗部(装药和引信)仍埋在淤泥中,只露出一小部分,无法准确判断其长度和直径。“有可能是真鱼雷,也可能里面没有炸药”。因无法预估其危险性,他们找来数块木板,铺在鱼雷周围地面上,勘察时就可减轻压力。“我们不敢直接踩在上面,就怕触发鱼雷。”杨申良想起来还有些后怕。

  随后,他们使用工具,一点点清理鱼雷表面的泥土,动作像羽毛一样轻盈。时间分秒流逝,杨申良和吴枝燃感觉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豆大汗珠不断滴落。“引信露出地面,弹头的泥巴需继续清理,才能再作判断。”此时,经验老到的赵雄也来到了现场,三人一起紧张作业。

  “危险排除!鱼雷内没有装药。”两个小时过去了,他们站起来,长舒了一口气,互相击掌庆贺。

  事后经测量,该枚鱼雷长6米,直径56厘米,重达1吨,能填充300公斤当量的TNT炸药。赵雄找到相关专家了解,确定鱼雷是二战时期遗留的。

  勇者的职业:无惧才能无畏

  排爆手,是勇者才能胜任的职业。在很多突发现场,几乎没有时间留给他们衡量任务的危险性。他们要做的,就是勇往直前。当然,这个过程中,沉着、冷静不可或缺。

  回想起自己第一次排爆时的场景,杨申良至今记忆犹新。正是这一次的经历,让他从一名新手,慢慢蜕变成一个镇静、老练的排爆专家。17年前,杨申良受命处置一批废旧炮弹。挖好5个坑后,他将炮弹与起爆装置连接好并进行填埋。然而,就在按下开关的一瞬间,杨申良脑袋一片空白——竟然没有成功引爆。他只能徒手刨土,从中午一直刨到晚上,把所有的炮弹都重新挖出来。他后来发现,点火器质量出了问题。“吸取了这次的经验教训,在往后的处置中,我心里底气更足,不慌了。”每一次,杨申良都要做足前期准备工作,做好突发状况的应对措施和预案。

  除了要具备专业知识和实战经验,排爆手还要胆大心细,无惧才无畏。“心理素质必须要过硬,要克服内心的恐惧感,如果你连爆炸物都不敢靠近,那谈何排爆?”赵雄说。吴枝燃也深信,前期的工作做足,才能把握全局。“前期的训练、信息的掌握、资料的收集,到后期器材的辅助等,这些都做好了,才能比较有把握去判断。”

  在拆弹现场,队友们互相鼓励,给予彼此“无声”的支持。当排爆手穿好排爆服,队友会拍拍其肩膀,竖起大拇指,做眼神和动作的交流。为了缓解压力,平日里他们时常相约一起运动,游泳、爬山、打羽毛球。

  “拆弹缺少任何一个人都不行”

  赵雄、杨申良和吴枝燃是佛山防排爆(防毒防生化)大队的主将,他们师徒三人曾并肩战斗在大大小小的排爆现场,对特定涉爆物品进行处置和销毁。

  在外界的印象中,拆弹、排爆,几乎都是主排爆手的功劳。多数人认为,剪线(拆炸弹)那个是最厉害的,是真正的英雄。然而,他们三人却有不同看法。“拆弹是团队作战,我们是一个战斗团队,缺少任何一个人都不行。”事实上,在佛山防排爆专业队里,主排爆手是赵雄,杨申良是二排爆手,吴枝燃则是三排爆手。“我和吴枝燃可以说是‘先锋将军’。”杨申良笑着说。

  拆弹之前,前期的准备工作必不可少。一般接到涉爆物品的警情时,首先需要派出两三个其他队员去走访了解情况。然后,排爆手开始近距离观察涉爆物,其外观、大小、所处环境,还要评估装药量。紧接着,要对涉爆物进行取样,利用炸药分析仪进行检测分析。“拆除或转移涉爆物品前,要用专用的X光机拍照、甄别,看清内部解构,哪里是电源、雷管、起爆装置,基本能分析七八成。”吴枝燃介绍。

  在现场要做到随机应变。防排爆队员要根据不同涉爆物品的外观和特性,而选取不同的处置方法。“如果是纸壳的包装物,我们通常选择用水炮进行前期销毁,若是金属包装物,一般在爆炸物销毁器上填装金属弹头,对其进行销毁。”杨申良解释。

  对家人隐瞒自己的工作性质

  防排爆是项危险性极高的工作,排爆手的家人自然是压力很大。最开始,不少排爆手都对家人隐瞒自己的工作性质,以减轻他们的担心。但对于排爆手而言,家人才是他们最强大的后盾,让他们可以直面死亡。

  杨申良每一次执行任务,他的妻子都忧虑重重,晚上甚至担心得睡不着觉。“没事,你就放心吧,我能搞定!”杨申良总是这样安慰她。任务完成,他第一时间就报平安。

  而在妻子古瑞芳眼里,赵雄是一个潇洒且乐观的人。每次接到任务出门,他很淡然地离开家里。受丈夫的影响,她也是一个乐天派。其实,直到赵雄从事排爆工作六七年后,古瑞芳才从他同事口中得知,自己丈夫干的是一项危险性很高的工作。“有几次我在现场看着他排爆,反倒不会担心,我陪着他,内心有一种踏实感。”古瑞芳说。赵雄的父母是在一个案件中才得知自己儿子在“拆弹”,当时电视上播出了他剪线的镜头。“我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不敢继续看了。”赵雄的妈妈事后,还“责怪”赵雄一直把他们蒙在鼓里。

  (文/记者李贤 图/记者龙成通)

作者: 编辑:瞿凯侠

双胞胎姐妹跳《青蛇与白蛇》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