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书分级,迫在眉睫

2018-06-09 19:23:59 来源:未来网

   ——本文系未来网第二届全国大学生评论征文参赛作品

  近日,新华社《“恐怖童谣”引发讨论:图书分级到底有无必要》的报道暴露了在当前图书不分级的制度下家长担忧儿童心理健康的现状。

  家长害怕含有暴力、血腥、恐怖等情节的图书进入孩子视线,对孩子产生负面影响。然而在当前的制度下,却很容易不小心让孩子接触到这类书籍,如文中所报道的书名含有“童谣”的书籍实质上是一本悬疑推理类图书,其中有“杀人”、“尸体”等字样,所含内容并不完全适宜于儿童阅读。

  正如美国尼尔·波兹曼所著的《童年的消逝》一书中所讲述的,在电视时代,一切信息都能够在成人和儿童之间共享,成人和儿童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儿童几乎都被迫提早进入充满冲突、战争、性爱、暴力的成人世界。

  作者认为“童年的消逝”是电视时代的产物,而印刷术普及之后文字所主导的世界恰恰是“童年诞生”的原因,这种由文字所带来的成人与孩子之间的“鸿沟”正是因为西方国家采用了“图书分级阅读”制度。在图书不分级阅读的制度下,对于不识字只能看绘本的儿童来说,尽管这些儿童没有掌握阅读文字的能力,但也有可能受到不良图画的影响,而对于识字的儿童来说,他们就更容易接触到不适宜儿童阅读的书目里文字中的某些信息。

  在“童年消逝”的电视时代,西方国家采取了与阅读分级同工异曲的电影分级、电视节目的分级制度,力图维护儿童的心理健康。然而不分级的制度其实不仅仅在威胁儿童的心理健康,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文艺的发展。

  我曾经看到一则报道,说莫言在一场讲座中被一个中学生提问,老师推荐读莫言,可是小说一开头就许多性行为描写呐,还读吗?从这我们便可以看出图书分级的重要性。

  就拿性行为描写作为例子,性作为人类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对于反映社会现实生活、人类心灵世界等都具有重要意义,许多严肃文学里都避免不了这类描写的出现,并且大都具有深厚的文化意义。然而在图书不分级的情况下,中小学生难免也会在经典文学中“误食”。市场经济的今天,我们不能让所有的作家在创作时都把未成人也考虑进来从而影响自由创作,毕竟全中国不只有未成年人,文艺的发展需要一块自由的土壤,正如莫言所回答的,他在创作时并没有考虑到中小学生也会读他的作品。

  若能够采取图书分级制度,儿童能够阅读到“无害”的书籍,成年人的阅读视野也不至于受到限制,可谓皆大欢喜。在法治建设的时代,我们知道只有在法律制度的保证下,出版机构、书籍销售市场才能够规范好自身的行为,当然,图书具体如何分级,就是一个需要探索的问题了。

  (张琰绎/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张琰绎 编辑:赵楠

街采高考考生:题目太简单了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VCG41200538575-00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