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发监督报道 无界新闻遭民工围堵


无界新闻位于北京的办公地点遭到了大量属于卓达公司的民工围堵。  

  11月10日上午,一群自称与卓达公司有关的不明身份人士,约六十人,冲进位于朝阳区泛利大厦的无界新闻办公室。无界新闻报警,警方随即赶到,并记录情况。这些人对朝阳分局出警警察宣称,他们是因为无界新闻关于卓达的报道而来的。 

  据无界新闻报道,该媒体11月5日发表《卓达新材百亿融资术:30%高息吸引40万人》后,引起众多投资者的高度关注。报道称,在河北石家庄家喻户晓的民营公司卓达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卓达集团),更为人熟知的身份不是开发商,而是“财神爷”。报道引述卓达集团销售人员崔腾湃表示,卓达太阳城理财项目,投入四年后返还本金,作为回报,投资者可获得一套与本金同等价值的住宅,而卓达集团旗下的卓达新材料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卓达新材)的理财项目,根据投入本金的多少,年化收益率包括利息以及股权回报,从20%到30%多不等。 

  报道又称,根据卓达集团销售人员康若静透露的数据,启动于去年上半年的卓达新材理财项目,总公司会议上公布的数据显示,部分月份的单月销售额都有20多亿元。同样是该公司销售人员的马立强称,单单是石家庄已经有30多万投资者,外地估计也有10多万人,总的投资额至少100多亿元,而且所有的卓达新材理财项目投资都没有抵押物。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无界新闻记者表示,集成房屋的成本确实低,但是要保持价格优势,以开拓市场渠道,实际利润率只有10%左右,难以覆盖这么高的融资成本。这一说法,与卓达新材对外宣称的50%利润率相去甚远。 

  11月6日,卓达集团在公司网站上发布《关于“无界新闻”不实报道的回复》。 

  回复称,无界新闻前述11月5日发表的报道“标题纯属子虚乌有,实属诽谤”;“集成房屋成本确实低,实际利润率只有10%左右”说法严重失实;卓达订单总额从2万亿到15万亿元不等,此中表述属于严重张冠李戴;中国房地产TOP10研究组发布的中国物业服务百强企业榜单,卓达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只在2013年出现在榜单最后一名;该文引用“一位业内人士因为业务关系曾经核算过卓达地产财务状况,负债率已达200%。并称已向公安部门报案,并正在起草起诉书向人民法院起诉! 

  11月6日,无界新闻刊登了《无界新闻关于卓达集团“报道回复”的声明》。声明称,前述11月5日的报道是无界记者“经实地调查后根据调查材料如实发布,报道内容有据可循”,有关无界记者敲诈勒索、诽谤的言论系不实指控,无界新闻已聘请律师团队为本案提供专业法律支持。 

  此外,针对卓达集团11月6日在官方网站挂出的《关于“无界新闻”不实报道的回复》,无界新闻也进行了调查。该“回复”中宣称:“截至目前,卓达新材已收获逾2万亿元(RMB)订单,卓达正在加足马力生产,为全世界建设绿色、低碳、环保的健康建筑与家居。”这一数字曾多次出现,比如,在《燕赵晚报》2015年9月17日的C02版“专题报道”中也宣称:“在海外,卓达新材还热销俄罗斯、迪拜、马来西亚、毛里求斯、智利、刚果等国家和地区。截至目前,卓达新材已收获逾2万亿元订单……” 

  这“2万亿元订单”包括哪些?卓达集团的“回复”称:“与俄罗斯签的每年约6000亿人民币新材供应”。这一数字已经超过去年中俄双边贸易的总和。根据中国海关总署2015年1月21日披露的数据,中国对俄罗斯联邦2014年的进出口总值是5851.88亿人民币,其中,出口总值3297.35亿元人民币。 

  卓达集团的“回复”中说:“8月18日,有‘非洲心脏’之称的刚果民主共和国[下称刚果(金)]总统约瑟夫?卡比拉委托将军BrownBongesIfale、驻华广州领事馆总领事陈秀锐等人,来到卓达新材威海生产基地进行全面考察,并签署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刚果民主共和国将使用卓达新材建设13.5万套政府民生保障住房,其中首都金沙萨建1万套,其他25个省,每个省建5000套,总计13.5万套,总规模达到1350万建筑平米,合同总金额达到8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86亿。” 

  广州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2015年10月13日公布的《各国驻广州总领事馆一览表》(截至2015年9月1日)中,并没有刚果(金)驻广州总领事馆的记录。11月6日,刚果(金)驻华大使馆签证处刘女士在电话中告诉无界新闻记者,如果广州有刚果(金)领事馆,在南方居住的市民就可以在广州领事馆办理去刚果(金)的签证,但目前的情况是,全国各地人员(包括港、澳、台居民)办刚果(金)签证,都要到刚果(金)位于北京的驻华大使馆进行办理。中国外交部官网今年7月份披露的数据显示,刚果(金)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仅为328.84亿美元,外债72.49亿美元。另据中国驻刚果(金)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提供的信息,2015年头6个月,刚果(金)财政收入为22.3亿美元,支出为20.83亿美元,盈余1.47亿美元。 

  刚果(金)是否有“驻华广州领事馆”?该国与卓达新材签订了什么协议?在后续报道中,无界新闻将继续求证。在卓达集团官方网站的“回复”中,还包括一篇名为《卓达新材:史上最强盈利模式》的文章,署名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新经济导刊》执行总编辑朱敏、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专家黄海平、北京大学品牌学部主任董彦峰”。 

  11月7日,无界新闻记者联系上卓达集团上述文章中第一署名的专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新经济导刊》执行总编朱敏。朱敏说:“此文非我所写,我对卓达新材项目不了解。卓达公司曾经邀请我去考察,我没有去,成文后给我看过,因为没有参加调研,我明确表示过我不能对文章负责,不允许署我名字。” 

  当晚朱敏致电无界新闻表示,已要求卓达集团将其署名从文章中撤下。随后,无界新闻再度查阅卓达集团上述郑重声明,朱敏的名字已经删除。第二署名的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专家黄海平”。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官网上,研究人员以及特聘研究员的人员列表中,均无黄海平的名字。至于该文章第三署名的北京大学品牌学部主任董彦峰的身份,北京大学人事部的工作人员亦表示,北京大学没有“品牌学部”,人事职员名单中也没有董彦峰这个人。黄海平、董彦峰这两位署名作者的具体身份,将继续求证。 

  11月8日,无界新闻发布《河北省金融办正核查卓达民间融资事件》。该篇报道称,11月6日,河北省金融办综合处处长游明泉对无界新闻记者表示,已经关注到此事,河北省金融办已经让石家庄市政府进行核查,调查清楚情况。此事涉及多方面的监管,需要石家庄几个相关部门配合起来进行核查。此事归属地管理,具体情况目前还没上报。11月7日,无界新闻致电石家庄市长专线,接线人员表示,石家庄市政府有关部门确实已经开始调查此事,但调查需要时间,过两天应该会有进展。 

  对于卓达集团《关于“无界新闻”不实报道的回复》,11月6日,无界新闻已郑重声明:“坚持媒体独立调查报道是无界的基本价值观,无界新闻没有任何人员与卓达集团发生经济利益往来,也没有任何人员向卓达集团提出任何经济方面的要求与暗示。卓达集团这一行为已构成民事侵权,甚至涉嫌刑事犯罪。 

  无界新闻及相关记者保留一切法律权利,包括但不限于追究其法律责任。就卓达集团的《回复》与卓达集团相关部门及营业网点说法不一的情况,建议卓达集团开展内部调查,核实真相。无界新闻欢迎各兄弟媒体介入,独立客观对卓达集团相关事实进行调查报道。” 

每经报社遭“霸王”公司员工围攻


围堵《每日经济新闻》报社大门的男子

  2010年7月30日下午16:30左右,霸王洗发水公司人员至《每日经济新闻》华东新闻中心,围攻记者。他们言辞激烈,不让任何人出入。场面一度混乱,甚至与每经工作人员爆发肢体冲突。之后,每经工作人员拨打110报警,警察很快赶到现场带走几名“不速之客”。

  冲突时因为当天(7月30日)出版的每日经济新闻报纸,发表了一篇题为《化妆品“特殊功效”之乱:能不能“防脱”霸王自己说了算?》的报道,质疑霸王防脱洗发水的“防脱”功能未经卫生部门作出认可。而此前,每日经济新闻对霸王洗发水质量事件进行了系列报道。《每日经济新闻》在调查采访中发现,霸王产品在批件上有一些公众无法理解的问题,并且“中药世家”也存在严重的夸大宣传成分。相关报道刊发后,引发业界震动。

  霸王公司7月30日晚在微博上做出了回应:“霸王公司市场部人员洪先生因为《每日经济新闻》对霸王洗发水的系列报道有异议,带领朋友到报社去了解情况。据称,洪先生与报社一位工作人员在顺利交谈的情况下,报社的人员冲进接待室,并有语言上的辱骂。据洪先生表示,两友人已经被报社关在玻璃门外,并且有每经众人在不断拍照,被关在门外的两人叫每经的人不要拍照。紧接着双方发生口角推搡。之后,每经报了 110,双方去了公安局。” 其回应遭到了诸多质疑。

  每日经济新闻副总编辑冯明对媒体表示,企业在受到舆论监督报道时,首先应自己反省,而不是到报社闹事。

  针对霸王员工冲击每日经济新闻报社事件,霸王集团首席执行官万玉华于2010年8月4日专程赴每日经济新闻报社就此事进行道歉。万玉华明确表示,霸王集团员工冲击报社是不正确的行为,并承认肇事者均为霸王集团员工,同时集团将吸取该事件的教训,教育员工正确对待媒体的监督。她表示将对肇事员工作出严肃处理。

山东一报社因负面报道遭围攻


山东一报社因负面报道遭80多人围攻 

  2010年11月15日,《山东法制报》因登载一篇对青岛市城阳区夏庄办事处丹山社区书记兼主任招吉香的报道,而被80余人以“为丹山社区讨说法”为名,围得报社水泄不通。直至济南警方到来,局面才得到控制。就此情况,记者展开了调查。

  11月8日,《山东法制报》在第2版刊登了该报社记者徐大勇的一篇报道《千余名居民诟病社区主任》。这篇报道以社区居民反映的形式,报道了青岛市城阳区夏庄办事处丹山社区书记兼主任招吉香涉嫌换届选举舞弊、非法倒卖解困房、私卖土地等违法乱纪行为。

  据徐大勇向记者介绍,这篇报道的信源是丹山社区1456名居民联名举报该社区的社区书记兼主任招吉香,考虑到这篇报道会引来麻烦,在每项涉及的问题背后,他都加上了“?”号,希望能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进而查个水落石出,不想惹出围攻报社的麻烦。

  徐大勇回忆到,11月15日上午,大约有80余人以“为丹山社区讨说法”为名,把报社围得水泄不通。当时的情况非常混乱,直到叫了110,济南警方出动4辆警车,大批警察到达现场后,风波才得以平息。

  对于目前的情况,徐大勇表示,这篇报道发出后,当地社区的纪委已经介入了调查。具体处理结果,还需要看当地纪委的调查。

  记者随即向丹山社区的居民进行求证。据一名了解情况的居民告诉记者,自11月8日,《山东法制报》的这篇报道刊登后,报道涉及的社区书记兼主任招吉香就大为恼火。于是组织了80余人,以去济南游玩为名,乘做两辆大巴车到济南。这80余人中大部分是被骗去的,途中才被告知要去山东法制报社“讨说法”。80余人中,既有社区的居民,也有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士,真正的核心骨干只有5到6个。

  对于《山东法制报》的这篇报道的内容,这名居民告诉记者,区纪委方面已经就报道中反映的问题展开了调查。社区的居民乐意协助调查,并迫切希望看到调查结果。

媒体已成弱势群体?


到达现场围堵的民工甚至带来了行李。 

  据新华社,近年来记者采访“负面新闻”屡遭劫难,被抓捕袭击,媒体遭围攻,这类事情几乎就没有停止过。新闻出版总署制定的“管理办法”中明确:“新闻机构对涉及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的事件依法享有知情权、采访权、发表权、批评权、监督权”,然而,对记者的这些权利,相关方面缺乏明确配套的制度保障。

  浙江一公司董事长,微博名为@真理坚守者 发微博表示,“媒体与记者的权利和安全由谁来保障?法治一直是需要时的口号,实际实质从末有什么推进和落实!”

  的确,媒体在为正义发声的同时,自身权利如何得到保证,广大媒体从业者迫切需要一个答案。

  另外也有非媒体人认为,在围堵事件中,媒体可能存在利用话语权对农民工报复的行为。对此有业界人士回应表示,显然媒体也需要维权,媒体当然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进行维权。

  在无界新闻的围堵现场,有卓达民工要求无界传媒交出两名写河北卓达集团的“假记者”。记者从事调查采访系职务行为,无界当然不可能交出相关记者。但假如说,只是假如,两名记者真的站出来,然后呢?

  曾经的“无冕之王”,自嘲为“新闻民工”,面对权益受到侵害是如此的无力。

  另据了解,这不是卓达第一次围堵媒体,经济观察报、中青报、中国经济时报也曾遇到类似情况。

围堵媒体若无解,围堵或将会无界


卓达民工围堵无界新闻办公室 

  11月10日上午,无界新闻微信公众号发布题为《六十多名“河北卓达集团”人士围攻无界新闻北京办公室》的文章,引发关注。事发于11月10日上午9点许,一群自称与卓达公司有关的不明身份人士,约六十人,来到位于朝阳区泛利大厦的无界新闻办公室。北京朝阳区泛利大厦的无界新闻办公室,一时成为新闻事发地。(综合11月10日澎湃新闻网、紫荆网)

  记者节刚刚过去,记者权利再次得到重申,但侵害记者权利的事情,似乎从未间断。记者被打,早已不是新闻——陕西潼关国土局长组织围殴记者、上海女记者陶邢莹遭大连足协负责人殴打等。而“围堵新闻单位”,似乎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之前霸王集团就被指围堵《每日经济新闻》报社上海办公区,后多次辩解,一会儿称是个人行为,一会儿又称是拜访;如今,这又增加了新的案例,无界新闻北京办公室遭不明身份人士“围攻”。记者权益的逼仄,由此可见一斑。

  仔细审视这起事件的脉络,不难发现事情的整体构建。先是记者采写发布监督新闻,发挥自己的监督权;然后当事企业非常不满,继而便有不明人士“围堵”新闻单位讨说法。

  而事实上,因为监督新闻引发的争议,这些年已经发生过很多次。而如何处理这样的争议,各地也不尽相同。但不管是何种形式的处理,这背后钱权当道者意图或已经对舆论监督进行的破坏,则是显而易见的。比如,网友实名举报人大代表朱文臣一事,地方不仅无视舆论不予回应,反而是媒体被噤了声。这也让人感叹,舆论监督是不是进入寒冬了。这样的拷问,暂时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仍然记得美国的开国元勋麦迪逊说过,“如果人人都是天使,那就不需要政府了。”置换在此事上便是,“如果人人都是天使,那就不需要记者了。”但很遗憾,现实中仍然有许多问题,比如食品安全事故、非法集资事件等,每一次,媒体都冲在第一线,最终助推事情得到解决,让民众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损失。一直以来,舆论监督的积极价值都是毋庸置疑的。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难免小的错误,这是无关紧要的。正如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所言,“媒体不是中纪委、不是审计署、不是调查组,不能要求他们每句话都说得对。”这方面,1964年美国的沙利文诉《纽约时报》案便是经典案例,那就是确保了记者的权利,美国最高法也就此确定了“实际恶意”,即除非相关方面能举证媒体是“恶意”的,不然,即便报道出现个别瑕疵,也不改被谴责。这样的基本原则,应该成为一种社会共识。

  除此之外,原公安部新闻发言人武和平也曾发表《让媒体说话,天塌不下来》的文章,其中指出,政府不能“防火防盗防记者”,而应主动和媒体多说话,最大限度地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这话用在企业上,同样是适用的。在互联网时代,企业也应学会与媒体“坐下来”解决问题,而不是用“围堵”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用粗暴的方式将媒体逼到墙角,必然是没有赢家的博弈。

  置于更深层次的角度来审视,今天,卓达集团“围堵”的是无界新闻,若没有得到应有的追责,没有形成足够的震慑,那么下一家被“围堵”的新闻单位是谁呢?这绝非危言耸听,而是基于现实的合理推测。这就是说,对于围堵媒体的乱象,法律必须亮剑:对于被报道单位与新闻机构之间的是是非非,法律完全可以评判;而就不明人士“围堵”新闻单位而言,便有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之嫌,若能论定,一定要追究始作俑者的刑事责任。而这,仅是对遭遇惊吓的新闻工作者最底线的正义。

人大代表建议:记者采访权益需保护


全国人大代表王福豹。  

  近几年来,记者在采访中遭遇暴力殴打、辱骂的事件屡屡发生,正常采访的权利受到威胁。特别是在一些舆论监督报道的采制过程中,一而再、再而三发生记者被打事件。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王福豹在2015年两会期间建议,在《新闻法》尚未出台之前,应制定《记者权益保护法》,保障记者采访的合法权益。

  王福豹说,一些时候,打人者的处罚成本过低,使得有些人在殴打记者时有恃无恐,甚至变本加厉,记者采访权、公众知情权受到威胁。作为省级新闻出版广电部门的管理者,王福豹一直关注记者权益的保护,在参会的过程中,他还主动向记者们“取经”,希望从记者身上多获取一些与保护记者权益有关的情况,争取形成提案或建议。

  王福豹建议:“《新闻法》没出来以前咱们现在能不能搞一个记者权益保护法,或者《记者权益保护管理规定》,先去试行。记者出去采访可能受到很多危险,记者被打,摄像机被抢,录音笔被抢,但这种事情好像往往不了了之,除非涉及到人身伤害才会涉及到刑法,要不然就很难处理。如果能够在《新闻法》没出来以前搞一个记者权益保护法,那对我们整个记者队伍能够合法有序地采访,保证采访安全,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返回首页   |   未来网   |   专题制作: 杨佩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