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技首页 > 科技资讯 > 正文

揭秘谷歌X实验室:各种疯狂点子都在这里诞生

2017-11-28 15:28:31 来源:网易科技

  网易科技讯 11月28日消息,据GeekWire网站报道,作为谷歌X实验室的总监,阿斯特罗·泰勒(Astro Teller)每天都要穿溜冰鞋去上班。听起来像是个笑话,但泰勒在这个复杂的地方——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智囊团所在地,需要借助溜冰鞋在占地46452平方米的复杂建筑之间更快捷地穿梭。泰勒说:“这样我就只会迟到两分钟,而不是四分钟。”

图:谷歌X实验室总监阿斯特罗·泰勒(Astro Teller)

  对于泰勒和X实验室来说,时间总是非常紧张。成立于2010年的谷歌X实验室并不是第一个创意实验室。20多年来,微软研究院始终扮演着类似的角色。贝尔实验室和IBM的研究中心则可向前再追溯数十年。但如今快节奏的创新和竞争导致将“天马行空”的理念转变为可销售产品和服务的压力激增。没有哪家公司能够承担起所有依赖直觉的赌注,Alphabet也不行。因此,X实验室的目标是系统化挑选有前途技术。泰勒说:“我们正试图寻找创新的筹码,而不是成为创新的赌徒。”

  从外部看,X实验室所在的位置看起来更像是典型的郊区公司园区,而不是20世纪的工厂。该设施始建于20世纪60年代,作为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梅菲尔德购物中心(Mayfield Mall),这里是加州北部第一个安装了空调的封闭购物中心。在20世纪80年代,购物中心关闭后,这个地方几经周折,最终成为综合性办公区。

  当X实验室于2015年接管这处房产时,它为工厂提供了开放的、高科技的工业外观,包括可供自行车、摩托车和泰勒溜冰鞋容易使用的混凝土地面。办公室、硬件实验室以及会议室都点缀在休息区、微型厨房和宽敞的中庭里。曾经为购物者提供停车场的屋顶现在成了无人机测试场地。在十月下旬的访问中,你可以听到Project Wing的空中交通工具发出的嗡嗡声。地面上的草皮被网拦包围着,可以为测试无人机提供另一个安全区域。

  你也可以偶尔看到Waymo的无人驾驶汽车在停车场里巡视,车上有人负责监控。Waymo是X实验室开发的“毕业项目”之一。它最初是谷歌X的一个项目,去年12月份被剥离出来,成为Alphabet的独立子公司。本月,Waymo宣布,它将很快在凤凰城推出使用全自动驾驶汽车的拼车服务。

  X实验室为那些获得”绿灯“的项目设置了很高的门槛,它们必须是解决能够影响数百万甚至数十亿人的大问题。这个项目必须提出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必须有突破性的技术来解决问题。泰勒证实:“以这三个条件作为门槛,这就足以让我们放弃99%的想法。”

  有些想法经过了几个月的调查后才被否决,比如一个自动化的垂直农业项目被关闭,因为项目团队无法弄清楚如何使用这种方法种植主要作物。名为Foghorn的项目想出了一种方法,可将海水转化成碳中性的甲醇燃料,但价格成本可能过高,每加仑需要15美元。其他想法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渗透,比如Makani的发电风筝、Project Wing的递送无人机以及谷歌眼镜项目,在2013年到2014年的beta测试中,谷歌眼镜曾引起巨大轰动,最近它又重新成为X实验室的企业级产品。

  除了Waymo,X实验室的“毕业项目”还包括Google Watch、名为Dandelion的地热能源公司以及名为Verily的医疗公司。X实验室的最新明星还没有“毕业”,它就是Project Loon,即以气球为基础的无线通信平台,自2011年以来被纳入X实验室旗下。在飓风玛丽亚(Hurricane Maria)袭击之后,Project Loon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这次飓风导致波多黎各340万居民失去了电力和通讯服务。

  在风暴来临之前,Project Loon的团队始终在研发一种基于人工智能的导航系统,它可以在给定区域连续几个星期或几个月维持高空气球的升空,以提供空中互联网连接服务。秘鲁是主要的试验场,波多黎各也是测试地点之一。飓风袭击后,焦点转移到如何填充波多黎各的服务空白。该团队迅速与波多黎各政府、美国政府以及AT&T和T-Mobile等运营商达成协议,以提供网络连接服务。

  Project Loon的工程师萨尔·坎迪多(Sal Candido)说:“波多黎各的事情并不容易,因为我们没想到Project Loon会这样给力。我们不是在为波多黎各提供导航服务,没有与任何合作伙伴共同工作,也没想到能如此快地提供服务。但这就是这个项目的工作方式,以及X实验室的工作方式。我们认为我们应该试一试,希望我们能够帮助更多人。”

  X实验室表示,Project Loon目前为波多黎各10万多人提供了基本的互联网连接服务。泰勒表示:“我们非常看好Project Loon,他们依然有重要的工作要做。你可以把它看作两三个小突破式创新,他们仍然需要继续创造奇迹才能成为一个成熟的业务。但不同于某些项目,他们有大约10种不同的方式,可以在不同的东西上传播这些两到三个创新。”

  泰勒也对X实验室的未来表示出了极大的信心。1年多以前,有传言称,X实验室的“创意工厂”陷入了组织惯性中,但Waymo和其他“毕业项目”的出现似乎扭转了局面。“创意工厂”正在变成一个增长行业,这部分要归功于西雅图地区的新进入者,如BlueDot、Intellectual Ventures的ISF孵化器以及人工智能创业孵化器Allen Institute。

  在泰勒看来,所有的兴趣都验证了他多年来开拓的方法。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觉得我们是在与问题竞争,而不是与其他试图解决问题的人竞争。我很高兴看到其他团体试图解决人类面临的一些问题。”

  这是不是说泰勒对X实验室的现状感到很满意?他回答说:“我们对当前模式从来都不感到满意,我们一直在努力了解和改进它。我们内部有个笑话:‘我们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创意工厂,除了所有其他的工厂!”(小小)

作者:网易科技 编辑:新语

推荐阅读

国内

娱乐

军事

国际

香港学生不尊重国歌被轰出现场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