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玉才

我的文章

醉荷(荷颜悦色)

我之所以冠名《醉荷》是因为对荷花的偏爱。 她花开独朵,不攀高枝;她浓妆淡抹,柔情似水;她端庄典雅,含蓄深沉;她清新隽永,雅趣怡然;她亭亭玉立,别有风韵;她圣洁高雅,卓尔不凡。 古往今来有多少文人墨客对荷花赞美有加:“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是对她廉洁无暇、清丽纯真之魂的赞誉。 “杨柳枝头甘露洒,莲花池畔慧风生”——是对她怜...

2017-12-25 09:36:39 0 0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