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旅游 > 国内游  >  正文

叶一剑:小城富锦的转型逻辑

2017-09-13 11:19:38 来源:方塘智库

  文、图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在去黑龙江富锦市之前,尽管我专门想象过北大荒沃野千里、一望无际的盛况,但是,当飞机盘旋在佳木斯机场上空,我侧身俯瞰,还是被下面辽阔的大地打动了,这里是江河与大地的主场,人类聚居的乡村和城市,都只能算是点缀。于是,我的第一反应是,这里就应该立足于农业来进行自身发展道路的寻找,回到农业,或许才是对这片土地进行价值发展的最好逻辑和路径依托。

  当然,不仅是农业的发展,和众多中国的县级城市一样,富锦也在寻找着自己新一轮的城市化路径和模式,这不仅要体现在城市经济规模的增长上,还希望能够在城市空间布局、产业结构升级、城市形象提升、民众生活改善、沿江景观打造等多个方向上有根本性的突破。

  很显然,对于富锦来讲,这是一场综合性的城市转型,不仅要快速的打破旧世界,还要尽可能快速的建立新世界,不然的话,自己将面对更加快速的人口流失、产业凋敝和城市衰败。之所以这么讲,背景之一是,对很多县域而言,一方面通过大交通和互联网的赋能,获得了超越之前行政级别和传统区域所局限的发展条件,并可能更便利的获得外部优势资源的导入,另一方面,本地的资源快流也正变得更加便利,与整体性提升同时发生的还有此消彼长式的竞争性博弈。

  这些县域经济的决策者也很清楚,要获得高品质的改变和重塑,仅仅依靠当地的资金、管理、技术、人才以及思维认知,是很难完成的,必须要通过外部资源的配置来实现,所以,不仅要大力推进招商引资,而且,从城市发展战略策划到城市空间规划,到新兴产业的集聚,以及核心片区的城市营造,都希望能够通过引进合适的外部团队来参与完成。

  但问题在于,这些外来的团队和投资人为什么要在一个县域经济内进行关键性布局呢?面对这些县域的发展前景和路径设计,当地的决策者和外来的投资人之间如果不能达成根本性的共识,合作是不可能发生的。

  很遗憾,在我们所接触到的现实的县域经济发展故事中,这种根本性的共识的达成很多时候是非常困难的。普遍的障碍之一是,县域经济决策者在面对城市发展战略定位的命题时,受制于行政等级安排,是很难突破所在地市以及省域经济层面对下面各县的战略设计和安排的。

  比如,富锦市作为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下面的一个县级市,最核心的城市发展战略定位就是作为佳木斯市的副中心城市来打造,这就使得富锦在城市发展中要主动回避与佳木斯市的竞争。但选择要不要来富锦进行投资的企业不这么认为,越是大体量高品质的投资项目和城市开发,越要考虑周边人群的消费能力的集聚,其对城市影响力和资源吸纳半径的思考越是要超越城市现有的规模,这样以来,其对城市发展战略的表述和诉求,肯定是要面向整合更大半径的周边地区资源来展开,甚至要在全国和全球层面赋予富锦新的竞争力,与佳木斯直接PK在所难免。

  所以,本次的富锦之行带给我的启示之一是,中国省直管和更多的县城升级为市的改革应该再大胆一点,中国的城市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中国县域经济的转型发展,出路之一就是在县域范围内形成包括真正的城市、特色小镇和美丽乡村的完整市镇体系。也只有这样,像富锦这样的县级市以及很多县城才能在配置外部资源的时候突破战略视野的局限。毕竟,本地的独特资源禀赋和周边人口的基础消费将是决定这些县城市场化和国际化配置资源的决定性因素,如果没有城市发展视野上突破,就不可能完成对本地独特资源禀赋和更大规模的消费基数的价值发现。

  1、重新发现富锦 

  当然,总体来看,我认为中国的县城正在引来新一轮的发展的春天,这不仅是因为这些小城市都有着广大的县域腹地,县域内的市镇体系相对完整,而且,经过长年的历史沿承,都有着独特的资源禀赋和主导产业,只不过,在新一轮的产业变革背景下,这些产业都在经历或者将要经历痛苦的转型期。

  在此背景下,对于富锦的转型发展而言,首先需要回答的问题就是,富锦是谁?富锦在哪里?

  关于前者的回答,其逻辑是对富锦当地独特资源禀赋的全面认知,而且,与之前不一样的是,今天对一个地区的独特资源的认知,一定要将这些资源放在全国乃至全球的市场格局中来看,放在全产业链的价值维度来看,这不仅有助于重新发现这些资源的消费市场,进而实现更大规模的市场变现,而且,也会提示我们,依托于现有的资源情况和产业基础,我们可以在哪些方面寻求转型升级,实现同一种资源的价值延伸。

  比如,富锦是中国有名的水稻之乡,不仅产出的水稻的质量很高规模很大,而且,在旅游产业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换一种视角看大片的稻田就会获取新的水稻价值变现。大连金玛在富锦的万亩水稻种植就是这样,不但是其种植基地,每年水稻将熟的季节,在稻田里做的大地艺术,就会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为基地带来大量的游客,成为富锦旅游的品牌项目之一。

  不仅是水稻,对于很多的农产品而言,如果我们能够通过全生命周期的视角来重新看待的话,就会发现很多新的价值变现点,甚至延伸出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进而通过单一产业的集聚带动综合产业集聚,进一步推动地区的城镇化,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特色小镇都是这么一步步发展起来的。

  这一价值发现逻辑,也是我认为的富锦接下来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过程中可以重点推动的,立足农业,通过农业与科技、文化、旅游、体育、健康等领域的跨界,重新发现农业的价值,以农业的综合性、现代化、时尚化、文化化等视角下转型,重塑富锦城市竞争力。

  对于富锦的湿地资源也是一样,作为拥有大片世界级湿地资源和生活多样性优势的富锦而言,对于发挥湿地资源推动城市综合转型发展的思考,应该超越简单的旅游观光,而是可以进一步延伸湿地在科学研究、区域品牌、创意产业等方面的价值空间,为富锦的发展带来更多收益。

  当然,这些针对本地现实资源的价值再发现,除了体现着明确的跨界思维意外,还有着更明确的开放思维要求。而且,对一个区域来讲,开放包括不同层次的开放,不一定全部是对国外的开放。要理解富锦的开放,这就需要回富锦在哪里的问题了。

  2、富锦在哪里?

  一般而言,对一个城市而言,要找到自己在哪里,或者说给自己一个明确的区位表述,主要的符号依托包括:名山大川,著名河流,独特的在地文化,强势的产业,标志性建筑,历史性事件,历史名人,交通枢纽,等等。就富锦而言,可以说自己是在松花江流域重要的节点城市,是中国耕地最多的县,是中国最著名的“北方粮都”,这些都是具有代表性的富锦符号,也是可以深度挖掘并对城市的发展产生深度影响的符号。

  就我们本次富锦调研的背景而言,主要是针对富锦与沿江(松花江)经济带建设问题,当地主要领导的想法是希望在沿松花江边区域,划出一块地方做高品质的开发,将景观和城市综合功能统筹考虑,建设成为富锦城市发展的新高地。在我看来,按此想法,所谓的富锦沿江经济带也就是富锦的沿江经济带,或可称为富锦的城市综合体,体量不可能太大,就项目的本质而言,也就是一个房地产项目而已,对富锦这个城市在空间和功能上的改变不会太大。

  不过,沿江经济带的提法倒是给了我一个启发,在黑龙江的区域发展战略中,除了哈尔滨都市区和一些点状分布的能源城市群外,另外两个审视黑龙江区域经济发展的空间依托恐怕就是沿边城市带和沿松花江的沿江经济带了,根据公开的资料显示,对于这两个空间尺度的区域发展战略,总体上的思考并不多,在我看来,这两个空间逻辑,至少在旅游业和现代农业的角度是可以成为一个经济带的。

  尤其是沿松花江经济带,考虑到松花江在东北乃至全国的大水系治理中的战略价值,无论是从经济布局还是产业集聚,从旅游资源到现代农业开发,在整个黑龙江省域经济中都占据重要地位。

  在此逻辑之下,我给富锦的建议是,放大沿江经济带的空间尺度,与吉林省的吉林市、哈尔滨市、佳木斯市等一起,打造东北地区的沿松花江经济带,富锦作为沿江经济带的支点城市之一进行新的城市发展战略定位,对内进行城市沿江片区的高水准开发建设,打造富锦的滨江新城,功能定位除了高品质的住宅外,更是辐射周边200公里半径内的产业发展的中央商务区,并通过对松花江文化符号的挖掘强化松花江沿江经济带的整体配套定位。

  这样以来,富锦就从更高的战略维度找到了城市定位,富锦滨江新城的建设就具有了200万的本地消费人群的涵养,在推进滨江新城的招商引资中就具有完全不一样的战略依托。而且,这将是富锦选择扩张式发展模式的必然选择,没有城市战略定位上的突破,围绕佳木斯副中心城市建设的定位,根本不具备引进全国性开发机构以及高起点建设沿江地区的可能性,在财务核算上就很难平衡。

  在我看来,沿松花江经济带在战略上具有成为黑龙江推进陆海丝绸之路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必要性,再考虑到黑龙江陆海丝绸之路建设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中的战略价值,富锦的城市发展在脉络上也就与国家战略建立了充分的一致性,富锦也就真的找到了自己在哪里了。

  包括县城在内,一个城市在战略上一旦找到了自己,很多之前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也就变得可能,之前不敢想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的实现了,很多无法开放配置的资源主动也就来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坚持认为,在县域经济整体迎来发展的春天的背景下,县城的发展首要面对的问题就是战略视野的突破,突破既往的行政等级的习惯性认知,从城市发展的基本规律出发,从开放变革的时代背景出发,立足自身独特的资源禀赋和在地人文,通过政府自身的改革,改善当地的营商环境,以整体性推动城市和产业发展过程的全球化资源配置。

  当然,对于富锦而言,这中间还有个更具体更可行的策略是,随着松花江沿岸地区都已经明确将滨江地区打造成为当地最重要的景观带和城市发展带,松花江沿线已经成为东北地区重要的黄金旅游带,在此情况下,作为沿松花江经济带的重要支点城市之一,富锦完全可以依托市域内80多公里的松花江岸线打造面向松花江黄金旅游带的目的地和集散地,充分发挥后发优势,这对富锦来讲将不仅是一个重要的产业增量,更是城市品牌影响力的重要增量,对富锦的改变将是深刻和综合的。

作者: 编辑:未闻

推荐阅读

国内

娱乐

军事

国际

马英九卸任后成法院常客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