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旅游 > 国内游  >  正文

失落的圣人文化圈和河南机会

2018-02-14 16:10:51 来源:方塘智库

  文丨叶然(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1、从活跃的香港文化看待文化复兴  

  因为最近重读了香港作家也斯的《香港文化十论》,所以,在提到河南文化的失落与复兴,以及文化将为河南的城市发展带来哪些机会时,却总是想要提及香港这座特别的城市。虽然香港与文化厚重的河南之间并没有很大的关联,但是,抛开人为因素,在文化的表达形式和创新上,却可以以香港为坐标加以审视。

  作家也斯一度对香港和香港的文化情有独钟,在《香港文化十论》的书中,这种情结尤其浓厚:从打渔小港到香港的殖民与回归,再到后来香港的现代化,他笔下的香港文化有着本土化、现代化的特点,以及因为香港特殊的历史,同样具有了属于香港文化的国际化特质。

  扎根于香港,书写香港故事的也斯,为香港这座城市的名片塑造和不断更新贡献了不少力量。纵使他自己认为,香港从表面看,可以表达出香港文化特点的东西并没有很多,不如中原甚至长安的文化厚重。但是,书写香港故事依然是作为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个体所做的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曾经有人对香港的文化得以持续活跃的原因进行过分分析后认为,香港文化之所以受人关注,除了香港特殊的历史身份外,另一个很大的原因便是表达形式的多样化,以及人们对这座城市透露出的文化,持一种少有的尊重。

  很多文化得以复兴,都是从尊重开始的。

  陈冠中先生也曾在《我这一代香港人》中将香港定义为“没有论述主体的‘杂种’城市”,这种定义或许恰恰解释了香港文化多样性的特点,也给予了这座城市极大的尊重,尊重来自事实与真相。

  停止对地方的书写和表达,很大程度上意味着人情与文化也将停止呼吸。没有多元化和更具象的表达形式,便意味着人正在逐渐地对文化失去诸多的想象力,文化的失落也将由此开始。

  维特根斯坦在哲学上有极深的造诣,他在《文化与价值》一书中以哲学的视角,用文字理论阐释了人们在文化表达的形式上和对文化信仰逐渐缺失的原因:文化的消失,绝不意味着人的价值消失,它仅仅意味着人的某种价值赖以得到表达的形式消失了。文化的消失和落寞可以归结为表达形式的消失。

  以香港文化在表达形式上的多样性、多元化和给予的尊重来反观河南这个有着“中华圣人文化圈”美称的地方,要论文化的厚重,想必没有哪个地方、哪座城市能够与河南比肩。然而,只是在文化的表达形式上,有着“圣人文化圈”的河南东部,却陷入了沉默。身边的人半开玩笑地说:除了宏观层面上的官方推广与宣传,豫东文化并没有其他更立体和积极的语言向外输出。

  由此来看,或许在地方文化失落与复兴之间,只差一个基于文化,人们的价值赖以得到表达的形式。

  2、失落的“中华圣人文化圈”

  盘活中原经济,其根本在于存续已久的文化。文化是一个地方的命根子。对于豫东地区尤其是商丘来说,能够区别于其他地方,并带来发展机会的,或许可以从“中华圣人文化圈”中寻找答案。

  关于“中华圣人文化圈”,其美名由来已久。

  据相关资料记载,商丘甚至整个中原在“中华圣人文化圈”的城市定位甚至区域定位都有迹可寻。在对“圣人文化圈”的定义中,人们通常认为,老子、庄子、孔子与孟子的出生地均以商丘为圆心,在方圆200公里以内的一个文化圈上。所以,通常将中原以及以商丘为核心的地区称为“中华圣人文化圈”。

  又因为商丘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是老子、庄子、墨子的故里亦是孔子的祖居之地。目前位于河南东部的芒砀山旅游区内,便有对于孔子祖居到此的故事记载,因此名曰孔子庙。

  在中国“轴心时代”春秋战国时期,曾以商丘为圆心形成了儒、道、墨等元典文化。因此在逐渐形成的“中华圣人文化圈”中,商丘便成了“中华圣人文化圈”的核心城市。同时,商丘在地理上又与鲁、皖、苏相距更近,在圣人文化的范畴内,鲁、苏、皖也在一定程度上,被包括在内。那么由此来看,鲁豫苏皖四省交界的方圆几百里,便可以看作是圣人文化旺盛的区域。

  但是,这种旺盛的圣人文化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却似乎只存在于人们对圣人文化的想象和文字描述当中。更通俗地说,因为城市文化定位的不断更替以及文化发展战略布局的失误,厚重的圣人文化并没有保持持续的旺盛与活跃。

  我们驱车从商丘的车站出发,沿着连霍高速,一路向东,从向东行驶的那刻起,我便对豫东文化充满期待和想象。然而,一路望向窗外,生起莫名的失落感:冬天的中原大地比想象中还要苍白无生命力,像直不起腰来的老人和他脸上的皱纹,生机与活力似乎从来与它无关。土地一如既往地立在那里,等待人的耕作,如果没有人来为它装饰嫁衣,它便永远地等不来春天。一个地方的希望,是人赋予的;一个地方的文化价值,亦是人通过多元化的形式来表达的。

  芒砀山属于国家5A级景区,位于苏鲁豫皖四省结合部的河南省永城市芒山镇。按照地理位置,此处应是“中华圣人文化”最旺盛的地方,一如该地被定义为汉文化旺盛的景区。然而可惜的是,进入景区内,却少见游客的身影,属于该地的历史与文化孤独地站在冬日的苍茫大地上,惹人可怜。

  虽然芒砀山正处旅游淡季,在有着祖居之称、名曰孔子庙的景区内,当地人置备的个人KTV音箱依然在高声唱着流行音乐,一匹孤独的白马低头站在当地人一旁,等待主人的召唤,如给了一定数量的钱财,它便驮上客人沿着画好的小圈子走上几圈。

  孔子庙较其他景区有着不错的客流量,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独有的玻璃栈道。虽然孔子圣人文化在文化景区内占据上风,然而,孔子庙内的热闹却与孔子无关。如果说表现形式是多样的,那么此刻,就连多样的表现形式也与孔子圣人文化无多大的关系。

  偶尔会感慨文化在此的落寞。虽然芒砀山在2016年的十一黄金周期间,接待游客累计突破了20万人次,一如活跃的香港文化反射出的现象,文化多元化表现形式的缺失和在文化上,人的价值赖以得到表达形式的缺失,在一定程度上依然不能无视该地的圣人文化由旺盛走向落寞的事实。

  但是,该地文化落寞的究竟是什么?立在孔子庙的石碑上,清晰可见文化、历史;在博物馆内,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可见一斑。这里并不缺少静态的文化要素,缺少的是与文化有关的、动态的表现形式。一如有人对活跃的香港文化的评说,在一个文化主体缺失的城市里,属于香港文化的春天一直没有离开过,其功劳要归于在文化表现形式上的多元化。

  事实上,关于河南的人情和文化故事,文化活跃一如香港从没有停止过。但是,具体讲述的是河南的什么故事,豫东的什么故事,用了什么形式来表达,在一直以来区域发展的过程中,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位,也并没有受到极大的关注。在人们对它的陈述中,总是存在一个说法:点到为止的中原文化,总是无法赶上文化复兴大发展的时机。

  3、豫东的未来在于“中华圣人文化圈”的构建  

  在看似热闹的豫东文化研究背后,透露出的却是缺少一个极为严肃的尊重:文化的目的性大过文化信仰,而非文化信仰引导文化目的。

  河南虽然是华夏文化重地,商丘是“中华圣人文化圈”的核心区,但是河南始终没有被正名过,河南名片甚至属于河南的中原名片始终没有被成功构建过。尤其在近些年,外界对河南的各种偏见越积越深。

  一部分人将这种偏见归结为经济的落后,有人将其归为庞大的人口基数,另有人将其归结为河南产业定位的失误,却鲜有人从文化的视角来审视中原的落寞、“圣人文化圈”美名背后的资源浪费问题,进而论述河南经济结构转型和河南社会环境的重构问题。

  其实,从豫东芒砀山的文化资源来看,它的历史底蕴,甚至整个河南的历史底蕴,都可以说无谁能够望其项背。然而,在表达形式和文化主体选择上,文化主题的构建上,并没有让静态的文化资源向动态转变。

  在不少外来人眼里,他们在认同河南历史底蕴厚重的同时,也提到河南发展有些过于操之过急的问题:在战略布局和产业结构还未验证是否有可行性之前,便进入了后面的实操落地建设阶段。最后,因为操之过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反作用,地区发展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困境。

  个人认为,豫东地区甚至整个中原地区的未来发展,包括商丘作为新区域中心城市的发展,都不应该将它们简单地定位成重要的交通枢纽上,而应该回归在以文化产业为引导的经济发展轨道上来。

  我曾经就古城问题给予商丘的未来作过初步的判断:商丘古城以及商丘作为区域中心城市的发展,一定要回到细致上来。整个中原地区的发展同样如此。基于文化要素,将产业和整个产业链做到足够细致,一则是出于文化品质的考虑,另外则是为了逐渐打消外界对河南的偏见。

  从目前发展较好的中原城市来看,开封的文化产业定位还是比较精准的。开封的下一站只要不断地让古宋文化以科技创新为先决条件,朝着现代化方向走,古都开封的未来便值得期待。而对于商丘以及豫东地区来说,从目前芒砀山的文旅发展现状来看,是存在一定程度的文化产业迷茫期的。

  虽然芒砀山的汉文化丰富,但是目前的芒砀山文化旅游并没有将汉文化价值最大化,旅游经济的收入仍然停留在景区门票上。而且,在以门票经济为主导的景区内,大多数文化都是静态形式的表达,既没有与游客发生互动,亦没有现代科技的导入,所以显得较为空洞、没有活力。

  对于芒砀山景区来说,它的下一站需要在文化品质上做足文章,在最大程度地尊重汉文化基础上,构建更多元化的产业和产业链,让产业与文化最大化地融合在一起,而非互相独立、没有关联。没有文化元素支撑的产业和产品经济是没有未来可言的。

  而对于包括商丘在内的整个豫东来说,它们的文旅下一站,一定要最大程度地向“中华圣人文化圈”这个概念靠拢,以此来打造文化大IP、文化大品牌,这些都将是不错的选择:在交通枢纽之外,寻找文化基因,最大化地输出文化产业。

  如此,不仅可以一改之前交通枢纽的城市定位,在城市品质的提升上亦会有新的突破,对于消除外界对河南的偏见也将大有裨益。地方文化旅游发展,除了产业定位精准外,文化的精准推广和大力宣传是决胜文化旅游的又一重要因素。

  另外,“中华圣人文化圈”在互相为邻的豫鲁苏皖有着不错的文化基础,如果河南(豫东)能够率先进入“中华圣人文化圈”的构建当中,对高品质的中原城市群建设、对不少中原城市的发展都有重要影响。商丘作为圣人文化的核心区,在进一步建设区域中心城市过程中,尤其需要最大程度地进入到推广、打造“中华圣人文化圈”的行为当中,包括以商丘古城为文化空间,亦要有所选择地引入这一概念。

  不论是从外界对河南的偏见上来看待中原河南的未来发展,还是从河南本身的文化资源来预设河南的未来。河南的机会一定在文化的挖掘和文化品质的塑造上,豫东文旅的未来在“中华圣人文化圈”上。至于“中华圣人文化圈”这个概念能否重新激活中原文化,关键在于与香港一般,多元化、多样化的表达形式是否消失。

作者: 编辑:未闻

少年欲跳楼被消防员机智救下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