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旅游 > 我爱游记  >  正文

最忆是杭州

2018-07-02 16:45:03 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 翁松琦】杭州。一半异乡,一半故乡。背着包漫步在小街巷,清新的雾气扑面而来,却早已酝酿了一番醉意,淡淡的。临街的商铺大都还没开,暗红的格窗,素雅的马头墙沉睡在晨雾中。石板路湿润光滑,脚踩在上面发出轻轻的回响,那种亲切的触感确定自己真实地走在江南的晨光里。

  远望葱郁的吴山被飘渺的雾气笼罩着,又像是降入凡间的云。而走上几步便不知不觉到了山脚下,发现这里竟藏着一个集市,特有人间市井烟火之气,却又感觉更像是远离世间纷扰的小村子。而在我的记忆里,杭州的每一个早晨,唤醒自己的一定是那一顿堪称幸福的早餐。咬一口汤汁浓郁的小笼,来一碗清鲜的馄饨,看到饭桌上香甜脆脆的麻球我就很开心……没想到这里尽藏着小时候的味道。煎包煎饺永远要等新鲜出炉的那一盘,热腾腾的片川儿是一碗一碗煮出来的用心。拐角处一条小而僻静的短巷写着‘花生弄’的字样,转头才发现,白墙之间藏着一个比我还小的门,门里窥见一条极窄的巷子,巷子两旁的屋檐下挤满了灯笼。

  杭州的灯笼不像北京的宫灯那样庄严齐整地高悬在皇城下,富丽而华贵。你若去看它,它定在那儿,像是凝固在千百年黄瓦红墙的记忆里。你若不看它,它便不会找你。江南的灯笼无处不在,岁月缓慢的流淌里,碧波的倒影里,人家的屋檐下……那摇曳在烟雨中的红灯笼映着小桥流水,当空皓月把江南的诗意婉约、温情脉脉装点得恰到好处。天色将暮,红色的光晕渐次铺陈开去,顺着和风细雨弥散在街市中间,让夜晚喧闹的河坊街不感到喧嚣,反而晕开了江南独有的怀古之幽情,让人顿入悠悠古越岁月。似乎江南所有的晚上总是这样,总是夹杂着一点喜庆,一点说不出的喜悦。

  常常想起住在杭州的日子。一觉醒来,喝一碗热气腾腾泛花的咸豆浆,再加一副烧饼裹油条,然后提着水桶和姑老爷上山打水,用作一天沏茶煲汤之水。泉水晶莹甘洌,听说用这泉沏龙井最妙。早春的天空是薄薄的蓝,空气微凉而润湿,半坡竹林,林下有树,树下有石桌凳。拾阶而上,寻一处禅意颇深的寺庙,听泉声淙淙,雨落屋檐,心无尘,让莺啼婉转。夕阳隐入山后,暮色中走在狭长的元宝街,看清一色的石板将华贵铺进雕花宅院……

  杭州的雨轻盈若许,绵绵不尽;杭州的水清莹灵动,街边的小河在阳光下绿得茵郁,夜晚也偏要温情地点上灯笼;杭州的酒软糯芬芳,历经数载其味越醇;就连杭州的风,和风中弥散着湿润的水气,让你闻到了西湖,闻到了喜悦的水乡人家,闻到了苏轼笔下若有若无的仙气儿。

  昨夜梦回柳浪闻莺,想来夹岸的花又开了……

作者: 编辑:耿玥

武警逆水而上搜索被困群众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