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微话题 > 综合素质入中学 >  正文

综合素质入中考 更需注重"以德考德"

2019-05-24 19:53:34 来源:北京青年报

  综合素质在学生的学业水平评价中越来越重要。4月底5月初,全国各地中考新政陆续发布。北京、安徽、江苏、天津、西安、济南等多地在新颁发的中考新政中,都对综合素质评价纳入中考成绩与评价实施办法等做了进一步说明与完善。(5月16日《中国青年报》)

  事实上,综合素质评价纳入中考成绩,也是适应高考改革的必然要求。高考改革方案提出,学校要为每位学生建立综合素质档案,包括思想品德、学业水平、身心健康等五项内容的量化综合素质评价,高校将参考评价情况招生录取。今后,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将成为中考成绩的重要组成部分,进一步彰显了“以德为先”的教育理念。

  可以预料,如果考生思想品德不良,将有可能被高中或中职拒之门外。一时间,人们对这一中考改革“亮点”充满期待,但同时也对其操作的公正性表示忧虑。正因如此,超九成受访者关注综合素质评价纳入中考成绩,71.6%的受访者最关心评价如何做到科学客观。

  一般而言,对学生综合素质进行评价,大多是对考生的人事档案、履历进行审核,无非是更加看重考生的身份、政治面貌、诚信表现以及奖惩情况等。问题是,如何掌握客观化标准,避免个人主观因素产生较大的影响,这是个难题。如果没有客观标准和完善的评价体系,那么,“拼爹”就有了更大的操作空间,权力自肥、萝卜招考的可能性就会更大。再者,评价考生在中小学阶段的道德表现,是主要方法之一,但也存在着不够客观等问题。目前,我国缺乏除考试之外的另一种可行的评价机制,而建立一套完善可行的综合素质评价体系,尚需一个探索过程。

  可见,将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纳入中考成绩,是一项系统工程。只有在对考生“德”的考察方面,形成了完整的、系统的、科学的制度,才能真正做到公平、公正、公开、准确,这也有利于提升整个学生群体的德育水平。因此,作为中考组织机构,应该慎之又慎,注重“以德考德”,即考官及评价标准首先要“充满道德血液”,给考生提供公平条件,划定统一标准,规范自由裁量空间,这不仅是保证中考“考德”的合理性,更是对考生权利的尊重和保护。

作者:张西流 编辑:彭茹

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公正透明为先

2019-05-25 13:23:5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北京市教委日前发布2019年中考招生新政,包括思想道德、学业水平、身心健康、艺术素养、社会实践和个性发展等方面的综合素质评价首次纳入“校额到校”招生。从新高考改革到各地中考招生,越来越多省份将综合素质评价作为升学重要依据。

  综合素质评价,是对学生全面发展状况的观察、记录、分析,是发现和培育学生良好个性的重要手段,是深入推进素质教育的一项重要措施。将综合素质评价作为升学参考,说明了评价方式从唯分数到重素质的转变、从结果性评价到过程性评价的转变、从“优秀的水平”到“个性的展示”的转变,有利于形成素质教育长效机制,有利于促进学校转变育人模式,有利于促进学生全面有个性地发展。

  改革招生考试制度,破解唯分数论,是整个社会的共识。如何做到内容客观真实、过程公开透明,确保评价的权威性、科学性和公平公正性,是综合素质评价发挥作用的根本所在。

  一项针对综合素质评价的调查显示,有65.2%受访者认为实施综合素质评价最难的在于统一评价口径和标准。如何压缩利益博弈与暗箱操作的空间,让人情无法渗透、分数不能掺水,都是受访者担心的内容。

  要守住综合素质评价的“生命线”,就要确保评价内容、评价程序和组织管理的公正透明。在评价内容上,应强调科学合理、客观真实,做到可考察、可比较、可分析;在评价程序上,应突出写实记录、有据可查,以事实为依据客观呈现学生成长情况,避免主观评断;在组织管理上,应做到严格监管、阳光操作,在尊重学生隐私权的前提下实现公开透明,建立健全公示、抽查、申诉与复议等制度,加大对各种形式弄虚作假行为的问责力度,以保障综合素质评价应有的公信力。

  要守住综合素质评价的“生命线”,还要注重建立动态评价机制,建立促进学习的过程性评价,避免横断式的终结性评价。要重视评价的正面导向作用,让综合素质评价变为一种教育方法,推动学校、家庭、社会扭转以考试成绩为唯一标准的固有观念,真正促进学生德智体美劳的全面发展。

 

作者: 编辑:彭茹

家庭劳动教育缺位 孩子"学以成人"落空

2019-06-17 16:10:31 来源:工人日报

  2019年,劳动教育成为教育领域的高频热词:劳动教育纳入教育方针,“德智体美劳”五育并举,教育部门与学校联手推进劳动实践教育,今年高考语文全国卷I将劳动作为主题……

  劳动是实现人的健全发展的重要途径。然而,现实状况是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家庭,劳动教育均缺失严重。据媒体报道,我国小学生平均每天的劳动时间只有12分钟。如今在政策引导下,学校正在尽力补齐这一教育短板,与此同时,家庭教育该如何让孩子发现劳动之美,体验劳动乐趣,却是一个待解难题。

  “家长怎么舍得让孩子为杂事分心?

  “孩子能上目标校,考到实验班是我们家的头等大事,他的时间都很宝贵,除了学习还需要高质量的放松休息,做家长的怎么舍得孩子为杂事分心?”

  家长刘琳将劳动称为“杂事”。刘琳的儿子今年面临小升初,刚刚通过了北京海淀区一所被称为“六小强”的重点中学的大海选考试选拔,下一个目标是考上该校二四制直升班(实验班)。她给记者看儿子的一周时间表,时间精确到小时,填充表格的除了语数外补习班以及作业,还有网球、长笛练习,表格上画着天使翅膀的是休息时间。“早晨让孩子多睡会,鸡蛋提前给他剥好,牛奶我拿风扇给凉到适合的温度;孩子洗完头发我打扫卫生间,给他洗衣服。孩子学习很忙了,当家长的再怎么心疼都不过分。至于家务活,不是该他操心的。”

  刘琳的观点得到不少家长的赞同。他们认为,孩子小小年纪就背负着过重的课业负担、升学压力,没时间劳动,家长也不舍得再让孩子辛苦,“写不完的作业,上不完的补习班,哪里还有时间做家务活”?

  对于孩子在家里“十指不沾阳春水”,李平平也曾抱着和刘琳类似的看法。然而,女儿上大学以后,每周末都带着大包不曾洗过的外衣以及内衣裤回家,对于母亲忙碌的身影视而不见,让李平平为之前的劳动教育缺失感到深深的懊悔。“20岁的年轻人,自理能力几乎为零,特别娇气,吃不得一点苦,以后会摔跟头的。”

  记者采访发现,在一些家长和学生眼里,劳动无足轻重,孩子缺失劳动机会、劳动能力难以提升,主要的障碍是过重的学业负担以及家长过度包办替代。小学生上学书包长辈来背、不会拿扫帚扫地,中学生不会自己洗袜子、从不沾手洗碗筷,大学生宿舍脏乱让人不忍直视……做家务本来是人保证自己生存能力和生活乐趣的一部分,家长大包大揽,目的是让孩子多点时间读书学习。然而,这却在无意中剥夺了孩子一个非常重要的学习途径。

  当劳动遇上金钱

  “扫地5元、洗碗2元、洗衣服2元、扔垃圾5角、叠被子5角……”近日,记者在10岁的女孩乐乐家里,看到一份特别的工作账单,这是她做家务活的“工资”明细。“我这一个多月,都挣了100元了。”乐乐兴高采烈地告诉记者,“这是我的劳动报酬,妈妈告诉我可以自由支配。”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一些父母对于孩子不参与家务劳动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认为家务劳动价值不大。不过,也有一些家长为了让孩子参与家务劳动,拿出了各式各样的“激励”方式,通常最常见的就是像乐乐父母一样将家务活“明码标价”。

  乐乐妈妈对记者讲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利于小孩的身心健全成长,因而用有偿劳动的方式,培养小孩做家务、勤劳动的生活习惯。同时,也让孩子体验一下赚钱的辛苦,合理支配劳动收入也有利于培养孩子的财商。

  金钱鼓励的方法能培养出爱劳动的孩子吗?当儿子下楼取个快递都要向于震要跑腿费的时候,于震和妻子决定取消对儿子做家务活的物质奖励。“孩子做家务活有奖励在我们家实行了两年时间,没有培养出孩子的劳动自觉性,反而让他觉得做家务活是在帮助父母,与己无关。”金钱激励没有树立起孩子的家庭责任感,孩子也没有从中体验到劳动之乐,反而时时想着劳动与金钱挂钩,于震开始反思自己的劳动教育方式。

  “请家长们给孩子补上劳动教育这一课。”杨成刚是北京市东城区一所重点中学的班主任,在上周举行的家长会上,和家长们交流完孩子的学习状况后,他在黑板上特意写下这一行字。这缘于上个月开班会的一幕,当问到学生现在不参与家务劳动,等自己长大成人了家务活怎么做时,学习成绩优秀的学习委员抢先回答,“可以请家政阿姨打扫”,杨成刚请同意这一观点的学生举手,让他吃惊的是班里35名学生中,有20多名毫不犹豫地赞同。“这些孩子绝大部分家境优渥,成绩优秀,目标都是奔着名校去的,但是对劳动的态度却是疏远,将家务活视为能够拿金钱买来的服务,这值得我们家长、老师们深思。”杨成刚对记者说。

  “不劳动,何以亲近土地?”

  从到北京读大学,到工作、安家,杨成刚已经扎根在这座城市,不过他依然难忘曾经的农家生活:帮助父亲到田里锄草,帮助母亲喂猪喂鸡,割麦子,给苹果树套袋……尽管日子过得有些苦、有些累,但是劳动带给自己和父母的快乐以及成就感至今难忘。暑假将至,杨成刚班里的学生多数都报名国外的游学夏令营,他却力劝读初二的儿子去山东老家体验一个月农村生活。

  “不劳动,何以亲近土地?”杨成刚叹息道,“很多大城市孩子生活在云端,不接地气。他们知识广博,却没看到真正的春种夏耘秋收冬藏。他们离自然、离土地、离劳动者越来越远。”

  记者采访发现,不少父母信奉“崇尚分数,崇尚快乐”的理念,劳动教育无从谈起,更让人忧心的是一些错误劳动观念让有的孩子产生价值偏差,如不尊重环卫工、家政人员、快递员等普通劳动者;不再视勤劳为美德,很难体会到生活的不容易,认为体力劳动都可以“购买服务”等。

  专家指出,劳动观念偏差、劳动技能低下对青少年的影响是深远的。大学毕业生眼高手低、追求安逸不想奋斗等,都与劳动教育缺失有或多或少的关系。

  北京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韩震认为,孩子缺少劳动教育,并不能让他们在学业上有更多的提升,反而会在人格和非智力因素上出现不足,难以形成良好的意志品质和责任意识。家长不让孩子做家务或其他劳动,其本意是爱孩子,但却在无意中害了孩子,让孩子失去全面“学以成人”的机会,反而可能成为片面的、不太完整的人。

  从叠被子、打扫卫生到洗衣做饭,这些看似琐碎、不起眼的生活技能,却是孩子们锻炼自我、体验劳动乐趣的第一道门槛。从这一伸手一弯腰、一根线一粒米的家务琐事中,孩子独立处理事情的能力得到了培养和激励,也能从劳动中体验到满足自我需要的快乐,他们成长的基石也从劳动中一层层夯实。“劳动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人的健全发展。”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如是说。

作者: 编辑:未来网新闻侯智

用德育铺就成长底色

2019-05-25 13:24:50 来源:人民日报

   近年来,各地中小学认真落实立德树人任务,德育工作取得显著成效——

  发挥党建引领作用,完善德育制度体系

  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至关重要。在抓好学生德育工作、做好教职工思想政治工作、加强师德师风建设、培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中,党的领导发挥着核心引领作用。

  2016年6月,中组部、教育部党组联合印发《关于加强中小学校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这是中央首次对加强中小学党建工作制定的专门文件。意见提出,中小学党组织要全面负责学校党的思想、组织、作风、反腐倡廉和制度建设,领导德育和思想政治工作,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握学校发展方向。

  各级教育部门和广大中小学校也在抓好德育和思想政治工作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北京中小学校党组织开展“学总书记讲话、做‘四有’好老师、争当优秀引路人”实践活动,形成了市区校三级共同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长效机制;上海制定党组织主导、校长负责、群团参与的德育工作机制,党组织经常研究分析学生思想道德状况;贵州仁怀以“党员星级评价”为载体,对学校的党员政治素质、带头示范、教学能力、师德师风、群众满意等方面进行亮星……

  推进中小学德育,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少年儿童中培育起来,就要完善德育制度体系,提纲挈领做好顶层设计。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先后出台了《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德育工作的意见》《关于在各级各类学校推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长效机制建设的意见》《关于加强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指导纲要(2012年修订)》《中小学生守则(2015年修订)》《关于加强家庭教育工作的指导意见》《关于教育系统深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实施意见》等一系列文件。

  2017年,教育部印发《中小学德育工作指南》,中小学德育工作有了新抓手。《指南》进一步明确了中小学德育工作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将理想信念教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生态文明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等作为德育重要内容加以强调,提出了学段衔接的德育目标,细化了德育工作实施途径和要求,着力构建方向正确、内容完善、学段衔接、载体丰富、常态开展的德育工作体系。

  守好课堂教学阵地,推进课程教材建设

  课程教学是学校教育的中心,是落实立德树人任务的主渠道,是培养学生道德认知、情感态度的主要途径。近年来,各地各校加强课程教学建设和管理,严格落实课标,精心设计教学内容,优化教学方法,将中小学德育内容融入学校教育教学的全过程。

  浙江编写了中小学29门学科的德育指导纲要,在各学科教育教学工作中渗透德育要求;甘肃兰州东郊学校以多元课程为主阵地,重视课堂渗透,注重体验感悟,逐步形成了“学军、学工、学农、财商”四大课程体系,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养成良好意志品质和健全人格;内蒙古包头市北重六小以学生为本,每天10分钟的德育小课堂由学生自己选材、自己讲课、自己演练,同学们在讲故事中受到启迪、增强道德感……各地中小学校多举措构建德育课堂新范式,增强课堂教学感召力,积极发挥课程育人的作用。

  发挥课程在立德树人中的龙头作用,就要系统推进课程教材建设。从2017年秋季学期开始,教育部统一组织新编的义务教育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三科教材,在全国所有地区起始年级统一使用。教材坚持德育为先,以德塑魂,加强了爱国爱党爱社会主义教育,全面有机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强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让广大青少年从小就打好中国底色;加强了革命传统教育,传承红色基因,让孩子们勿忘革命先辈,坚定理想信念。高中各学科教材编写修订工作也已启动。今年年初,新的课程标准印发,要求各学科结合自身特点,丰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相关内容。

  于此基础上,各地各校依据自身特点和学生实际情况,进一步充实教学内容,发挥出课程德育的最大效益。江苏拓展课程基地、特色文化建设项目,实现了价值观培育与德育相关课程建设的深度融合;山西开展“学科渗透德育精品课程”展示活动,将优秀的德育课程作为样本进行推广;湖北利用红色资源优势,开发红色精品课程,策划经典线路,构建起“国家+地方+校本”的立体课程结构。

  丰富德育载体手段,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天津市西青区付村中学开展“成长教育”,用“日有所思日有所获”成长记录卡,让学生既外修形象、培养良好的行为习惯,又内修心灵、形成健全的人格;安徽省合肥市第八中学搭建学生社团平台,开展演讲、朗诵、征文、辩论等校园活动,培养学生积极健康的人生观价值观;江西省婺源县詹天佑小学以“行”促“知”,利用当地人文景观、历史遗迹、红色教育基地,开展加强青少年思想品德的研学旅行活动,提升学生品德素养……如今,丰富的德育载体与手段,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入人心。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是中小学生德育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在学校明显位置张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4字,开展诚实守信、文明礼貌、遵纪守法等专题教育;利用升国旗、入党入团入队等仪式和重大纪念日、民族传统节日等契机,组织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育人活动;开展“少年传承中华传统美德”“圆梦蒲公英”“全国中小学生电影周”等系列活动,通过寻访红色足迹、追寻红色记忆、观看爱国主义影片等方式,在中小学营造崇尚英雄、精忠报国的浓厚氛围;组织学生参加“学雷锋”等志愿服务和社会公益活动,结合当前环境条件深入开展劳动教育,引导学生树立劳动观念、培养劳动习惯、掌握劳动技能;开发网络德育资源,教育学生合理使用网络,远离有害信息,避免沉迷网络游戏……各地各校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校园物质文化、精神文化、制度文化、行为文化、网络文化的方方面面,引导学生在日常学习生活中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近年来,德育空间也得到显著拓展。2017年,《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发布,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列入义务教育和普通高中课程方案规定的必修课程,成为提高学生综合素质的重要抓手。与此同时,教育部会同相关部门利用中央彩票公益金支持各地校外活动场所建设,在全国命名了一批研学实践教育基地和营地,建立横向、纵向相衔接的校外教育资源体系,开展自然类、历史类、地理类、科技类、人文类等多种类型的研学实践教育活动,与学校课程、德育体验、实践锻炼有机融合,引导学生从课上走到课下,从校内走向校外,从思想认知到亲身体验,让学生走出校园、扩展视野、丰富知识、增长才干,增强对国家、对民族、对家乡的热爱。

作者:本报记者 丁雅诵 编辑:彭茹

综合素质评价如何做到科学客观

2019-05-24 20:02:18 来源:中国青年报

  综合素质在学生的学业水平评价中越来越重要。4月底5月初,全国各地中考新政陆续发布。北京、安徽、江苏、天津、西安、济南等多地在新颁发的中考新政中都对综合素质评价纳入中考成绩与评价实施办法等做了进一步说明与完善。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wenjuan.com),对2005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1.2%的受访者关注综合素质评价纳入中考成绩。对于综合素质评价纳入中考成绩,受访者最关心的问题是评价如何做到科学客观(71.6%)。

  91.2%受访者关注综合素质评价纳入中考成绩

  赵刚是安徽宣城市民,儿子今年读初二。赵刚说,他和周围的家长都很关注综合素质评价被纳入中考体系。“听说要落实了,目前我们这里还没有具体的文件。这是教育评价机制上的重要改变,对于学生学习、家长培养孩子的方式都会产生重大影响”。

  西南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唐智松非常赞成把综合素质纳入中考成绩。“中考是检验义务教育成绩的重要工具。义务教育属于基础教育,基础教育顾名思义,就是讲究打基础的教育,而不是比赛顶端优势的教育。基础教育阶段的基础打得怎么样,综合素质评价结果就是一个基本指标”。

  调查显示,91.2%的受访者关注综合素质评价纳入中考成绩,其中29.0%的受访者非常关注。交互分析发现,二线城市受访者对此最为关注(93.6%),接下来是三、四线城市(90.4%)、一线城市(90.3%)。

  89.3%的受访者认为综合素质评价逐步纳入中考成绩,对推动落实素质教育有重要意义。

  唐智松认为,将综合素质评价纳入中考成绩,一是有利于将中小学教育引向为学生终身发展打基础的方向,有助于克服当前学校集中培优的现象;二是有利于将家庭教育引向促进孩子综合发展的方向,有助于克服当前家长唯分数论的现象;三是有利于将中小学生的学习引向全面发展的方向,有助于克服当前学生刷题式学习的现象;四是有利于将社会人才培养和评价引向人的全面发展的方向,有助于克服当前社会单位用人“唯文凭化”的现象。

  71.6%受访者关心综合素质评价如何做到科学客观

  对于综合素质评价纳入中考成绩,受访者最关心哪些问题?调查显示,71.6%的受访者关心评价如何做到科学客观,64.0%的受访者关心实施过程如何常态化,避免走过场、搞突击,61.0%的受访者关心如何保证评价的公开、公平、公正。

  赵刚坦言,他最关心的就是综合素质怎样才能实现科学的量化评价,“各地具体情况不同,如果其中存在水分,或者变得流于形式,就失去原本的意义了”。

  江苏常州某中学初一班主任路文明说,他所在的学校已经在落实综合素质评价的工作了。在他看来,综合素质评价的分值衡量以及很多其他标准都需要进一步完善。“在落实过程中,对学校和师生如何考核,现在还是比较模糊的”。

  四川自贡初中教师刘国胜(化名)所在的学校目前还没有开展综合素质评价工作,在他看来,确定评价标准最为迫切。另外,具体哪些方面应该纳入到综合素质的考核中,要谨慎衡量,避免滋生贪污腐败,或者出现所有人无论实际如何都是满分的情况。

  “综合素质纳入中考评价从一开始就需要做好设计。”唐智松认为,第一,要针对初中毕业生的毕业水准,组织专家研制相应的评价标准,保证评价标准的科学性;第二,要建立由评价专家、班主任及任课老师、家长代表、社区及教育行政领导、纪委监察部门等共同组成的评价委员会,保证评价的权威性;第三,要发挥班主任在引导学生提高综合素质、积累综合素质材料、组织学生开展综合素质评价、协商化解评价中的矛盾等环节的作用,保证评价的有序性;第四,要引导学生了解综合素质评价、积极发展综合素质、理性对待综合素质评价结果,保证评价以学生为本。

  唐智松还建议,综合素质评价标准设计一方面要考虑“通用性”,即真正反映被评价者关键能力、必备品格素质,使得综合素质评价标准适合于城乡各类学生;另一方面,在综合素质评价操作时注意城市、农村、城郊结合部等不同区域学生的生活环境和素质差异,可以在基本评价标准的基础上设计分别适用于城市、农村、城郊结合部等的具体标准。

  参与本次调查的受访者中,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占28.2%,二线城市的占46.9%,三、四线城市的占21.0%,城镇或县城的占3.5%,农村的占0.4%。00后占1.7%,90后占27.5%,80后占51.8%,70后占14.3%,60后占4.0%。

作者:杜园春 编辑:彭茹

导读

往期回顾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未来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