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首页 > 国际 > 正文

拉美风向“向右转” 马杜罗内外交困

2019-01-10 02:47:58 来源:东方网

   今年的第一天,巴西右翼领导人雅伊尔·博索纳罗正式宣誓就任巴西总统,开始4年任期。博索纳罗的执政,为拉美的政治版图又添新的右翼色彩。

   2018年被称为拉美的“选举年”,先后有7个国家举行大选。由于巴西是南美洲最大的国家,加上博索纳罗的右翼“标签”和种种极端言论,巴西的大选格外引人注目。博索纳罗的当选,预示着拉美“左退右进”的政治风向更加明显。

   拉美政治变“右”

   长期以来,拉美国家与北美的美国、加拿大关系密切,美国更是把拉美地区视为自己的“后院”,在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文化等各方面不断干预渗透,推行“顺者昌、逆者亡”的战略与策略。美国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对拉美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古巴的全面封锁,即为最明显的例子。

   回顾历史,可以看到拉美国家从独立至20世纪末的大部分时间内,右翼政党一直占据优势地位,主导着拉美国家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进程。但古巴的民族独立、坚定不移和信念坚守,也感动和影响了不少拉美国家,而一些拉美国家的政府腐败和社会不公,也催生了拉美新生代政治家的“反建制”和民族独立斗争。

   上世纪90年代末,从小就非常崇拜南美独立领袖玻利瓦尔的委内瑞拉人查韦斯横空出世,于1998年创建“第五共和国运动”。查韦斯的政治理念与执政主张像冬日里的一把火,燃起了委内瑞拉国民的希望。查韦斯因此而在当年末的总统竞选中获胜,当选委内瑞拉第53任总统。

   虽然作为政治领导人的查韦斯在国内外不乏争议,但很多委内瑞拉民众至今都无法忘记这位“民族英雄”,因为这位“拉美伟人”在位期间,收回了西方占有的石油资源,利用石油资源发展了国家,使得委内瑞拉成为拉美人羡慕的富裕国家,让千千万万的贫苦百姓过上了富裕日子。

   查韦斯公开反美,坚定反美,曾无数次地抨击美国。查韦斯不光自己反美,还在拉美集结反美阵线。尽管美国恨之入骨,但其去世至今,崇拜点赞他的拉美人仍为数不少。

   20世纪90年代后,拉美的左翼进步力量经过冷战结束后的意识形态激荡洗礼,逐渐崛起为主导性政治力量。以1999年2月2日查韦斯宣誓就任委内瑞拉总统为标志,智利、巴西、乌拉圭、玻利维亚等十几个拉美国家左翼领袖通过竞选,击败右翼传统势力,走上政治舞台,执掌国家。拉美一度掀起了“粉红浪潮”,政治钟摆明显“左移”,右翼势力遭遇重大挫折和社会孤立。

   但本世纪以来,尤其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因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委内瑞拉等国的能源资源遭受打击,福利社会负担加重,一些拉美左翼政府治理策略失当,加上右翼民粹主义抬头,当然还有外部势力的不断兴风作浪,拉美国家的政治风向发生转变。阿根廷、巴西、智利等地区大国的左翼政党,相继丢失政权,拉美政治版图出现“左退右进”格局。

   去年10月巴西的大选,就是拉美“右进”趋势的延续。自前总统罗塞夫被弹劾后,巴西左翼力量陷入低谷,被政治贪腐丑闻和经济衰退所困扰。随后的中右翼政党也未能守住政治阵地,而博索纳罗以其鲜明的右翼极端民粹主张,几乎横扫了巴西大选,政权最终落入极右翼政党手中。

   关于博索纳罗的竞选和当选,国内外媒体已经做了大量报道,在此不再赘述。博索纳罗是自巴西30多年前结束军事统治以来第一位当选的右翼总统,其内政外交倾向都属于右翼,而且有些极端右翼,其政治风格和竞选口号相当大胆,不少媒体评论甚至将他称为“南美的特朗普”。博索纳罗承诺要对巴西进行全面的改革,包括改革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博索纳罗开始出手

   对博索纳罗的当选,国际舆论有喜有愁。曾有乐观者认为,博索纳罗的种种右翼极端言论,不过是在竞选中为了博取眼球,说说而已,不必当真。有人曾预料,博索纳罗当选后,将不得不面对现实,有所收敛,转向正常。但从这位军人出身、现年64岁的新任总统当选以来的一系列言行看,这些估计也许过于乐观。

   1月3日,走马上任的第三天,博索纳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明确表示,他对美国在巴西运作军事基地的可能性持开放态度,因为由俄罗斯支持的邻国委内瑞拉正在加剧该地区的紧张局势。当巴西SBT电视台记者追问博索纳罗这是否意味着他会允许美国在巴西的军事存在时,这位新总统回答说,他肯定会愿意考虑这种可能性。

   据美国“防务周刊”网站报道,美国已经获得阿根廷政府同意,在阿根廷建造3座军事基地。而美国出于全球战略和地缘政治需要,一直在南美地区寻求扩大军事存在。鉴于这一背景,博索纳罗的话,被解读为巴西的防务政策将会急剧转变,公开转向美国。

   在外交政策方面,一些评论认为,博索纳罗正在颠覆巴西过去十多年来的外交政策,以及对于全球化和多边主义的态度,毫无顾忌地倒向美国及其盟国。

   博索纳罗的就职典礼,也颇耐人寻味。据BBC报道,应邀参加其就职典礼的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匈牙利总理欧尔班、葡萄牙总统德索萨等人。左中翼领导人几乎都被排除了。

   在国际上,有媒体认为巴西新总统正在刻意模仿美国现任领导人,至少在亦步亦趋地紧跟美国。作为巴西外交“向右转”的一大标志,博索纳罗计划将巴西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打破了巴西以往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政策。

   面对国际社会特别是众多岛国强烈呼吁推进《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主张,巴西最近表现出否定态度。去年11月,巴西外交部宣布由于预算考量与新政府即将上任等缘故,决定撤回主办2019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申请。博索纳罗提名的外交部长阿劳霍声称,“对抗气候变化”是全球左翼分子“为夺权而祭出的阴谋”。

   据报道,这位巴西新总统还打算松绑环保限制发展以巴西农矿业,甚至考虑开放在亚马逊雨林的挖矿。一些环保团体已发出警告,称博索纳罗担任总统期间可能危害当地雨林。非营利组织“亚马逊观察”指责博索纳罗的“亚马逊雨林工业化”计划鲁莽,将对地球最大雨林“带来难以估计的破坏”。

   但博索纳罗有自己的主张和追求,他在就职典礼上表示,巴西寻求的是“在南美洲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有人评价说,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巴西优先”。

   对于博索纳罗的表现,美国总统特朗普则表现得特别兴奋。他认为博索纳罗“发表了非常棒的就职演讲”,并表示“美国与你同在”。看来,两人有点儿情投意合。

   领头“讨伐”马杜罗

   值得关注的是,在美国的支持下,博索纳罗上任后的“三把火”正在燃向邻国委内瑞拉,矛头直指马杜罗总统。

   1月4日,“利马集团”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外长会议,会议签署的一项集体声明,火药味很浓。声明称,去年5月20日的委内瑞拉总统选举是非法的和无效的。声明表示,支持委内瑞拉在2015年合法选举产生的委内瑞拉议会,要求马杜罗在1月10日放弃宣誓就职,将权力暂时移交给议会;支持委内瑞拉重新举行总统选举,恢复国际民主与宪法秩序。

   据透露,此次会议上态度最强硬的是巴西。在委内瑞拉回应“利马集团”声明后,巴西外长阿劳霍直言不讳地表示,要求马杜罗放弃宣誓就职的提议是由巴西提出的,并因巴西的要求最后写入了声明。

   “利马集团”外长会议还称,将立即对委内瑞拉政府采取措施,包括禁止委内瑞拉高官进入“利马集团”国家领土和金融系统,冻结其在这些国家的资产,停止“利马集团”成员国与委内瑞拉的军事合作,重新评估与委内瑞拉的外交关系。

   该声明甚至表示,支持阿根廷、加拿大、哥伦比亚、智利、巴拉圭和秘鲁等国要求国际法庭调查委内瑞拉政府“危害人类罪”的起诉。

   “利马集团”由美洲地区14个成员国组成,包括阿根廷、巴西、加拿大、智利、墨西哥、哥伦比亚、巴拿马、秘鲁、危地马拉、圭亚那、洪都拉斯、巴拉圭、圣卢西亚和哥斯达黎加。据悉,“利马集团”成员国中,仅有墨西哥拒绝在集体声明上签字。

   “利马集团”成立于2017年8月8日,本来就是为了协调对委内瑞拉问题立场而诞生的,但这次“抱团”对着委内瑞拉干,并对马杜罗政府高官实施一系列制裁和限制,是有深刻背景的。巴西这次敢于挑头讨伐马杜罗,显然是因为有人在背后撑腰。而且此事发生在博索纳罗宣誓就职后的第四天,巴西采取这种强硬姿态,不排除是故意做给背后势力看的。

   人们注意到,尽管美国并非“利马集团”成员,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4日当天通过视频参加了“利马集团”外长会议。分析人士认为,博索纳罗领导的巴西新政府,将会不断对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发起攻击,并增强“利马集团”的“倒马”呼声。

   马杜罗内外交困

   2018年5月20日,委内瑞拉国家选举委员会宣布,现任总统马杜罗赢得本次总统选举。对马杜罗来说,赢得这次选举很艰难,保住执政地位更艰难。

   目前的马杜罗,面临着巨大的内政外交压力,处境十分艰难。

   外部,美国不断施压打压。2017年7月31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马杜罗实施制裁。根据制裁措施,马杜罗在美国境内的资产将被冻结,同时美国人将被禁止与其进行任何交易往来。

   除了美国,“利马集团”一批成员国对马杜罗领导的委内瑞拉政府的敌视态度,也使他在拉美的处境孤立。去年9月,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阿尔马格罗甚至要求对委内瑞拉进行军事干涉,此言一出,立即招致谴责。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发表声明,谴责阿尔马格罗的言论违反美洲国家组织宪章,对地区和平稳定造成了威胁。“利马集团”当时也发表联合声明,拒绝军事干涉委内瑞拉的任何行为,称只是要求通过和平与协商的方式,解决委内瑞拉问题。

   但巴西亲美右翼总统上任后,将通过美洲国家组织对委内瑞拉施加何种压力,值得警惕。此次的“利马集团”外长会议,虽仍然坚持反对军事干涉委内瑞拉,但对委内瑞拉政府的态度,明显更加强硬了。在背后势力进一步插手的情况下,恐怕谁也难以绝对保证外部对马杜罗政府的打压始终是和平方式的。即便是所谓的和平方式,其目的也是逼迫马杜罗下台,搞变相的政变。

   而在内部,近年来,委内瑞拉一方面经济陷入极度困境,社会不稳,人心思变;另一方面,政局不稳,执政艰难。2015年12月6日,委内瑞拉举行全国代表大会选举。在新一届议会167个议席中,反对派民主团结联盟取得112席,而马杜罗领导的委内瑞拉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仅仅取得55席,这对马杜罗政府造成极大的掣肘。

   赢得议会选举后的反对党联盟,在2016年企图发动罢黜马杜罗总统职务的全民公投。虽然公投最后被中止,但马杜罗与反对派的斗争日益白热化,严重影响了国家经济、政治和社会的方方面面。反对党在外部势力的支持怂恿下,不断制造和升级国内冲突,组织持续不断的暴力抗议活动,企图颠覆马杜罗政权。

   马杜罗一直在呼吁反对党停止破坏和颠覆活动,与政府对话,但反对派要的是推翻政权,夺得政权,对话无法进行。委内瑞拉在2017年7月30日举行了制宪大会选举,马杜罗政府希望通过重新制定宪法,解除反对派占多数的议会的权力,但此举遭到反对派坚决抵制。此次“利马集团”发表集体声明,公开支持委内瑞拉反对派接管政权,无疑将导致委政局和社会更加动荡。

   西方媒体一直以来都在利用委内瑞拉的政治争斗、社会矛盾和经济困难,煽风点火。对马杜罗政府的任何积极的经济政策视而不见,或者别作解读,竭力揶揄,对委内瑞拉的社会矛盾和经济困境大肆渲染,导致很多民众对政府渐失信心。

   马杜罗出身于普通工人家庭,与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的一次相遇,改变了他的人生,此后一直追随查韦斯。马杜罗先是当了148天的副总统,查韦斯因病去世后,又当了37天的代总统,最终在2013年4月的总统大选中胜出,成为委内瑞拉“后查韦斯时代”的首位总统。

   尽管委内瑞拉反对派一再攻击马杜罗,但马杜罗有一批生活在底层的“铁杆粉丝”,他们认为马杜罗是好样的,这么多年来依然保持了“工人总统”的本色,体恤民众,因此无论委内瑞拉发生多大多少次街头抗议活动,据说这些“铁杆粉丝”都不加入。另外,马杜罗自称是“查韦斯的儿子”,他至今忠实地继承了查韦斯的政治理念与政策,对查韦斯的遗孀也照顾有加。尽管在他担任总统后,委内瑞拉陷入了经济困境,但马杜罗并没有把责任推向查韦斯。

   目前,马杜罗面临政治、外交、经济、社会四大棘手难题,但核心是经济问题。委内瑞拉自然禀赋很好,石油是其最主要的矿物资源,储量约占世界储量的4%,居南美第一位,但也因此造成了这个国家的经济结构单一,产业缺乏,国家财政收入的80%来自于石油能源。很多食品本来可以自己生产,因长期依赖进口,国内没有及时布局,以致现在也成了很大难题。

   由于国际石油市场不振,油价下滑严重,采油炼油先进技术设备跟不上,委内瑞拉经济发生严重危机,通货膨胀全球最严重,电力经常紧张,连首都也发生断电。目前,为度过危机,马杜罗正在大力推行“原油换贷款”计划。

   如此艰难处境,国际投资者自然有很多担忧,但马杜罗领导下的委内瑞拉政府,迄今没有发生明显的国际债务违约。毕竟,这个国家有着如此巨大的石油储量,只要经济能够缓过来,发展的潜力还是很大的。很多外国公司了解委内瑞拉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情况,但依然坚守在这个国家,不愿轻易撤离,正是深谙其中道理。

   对马杜罗而言,2019年将是更为严峻的一年。他能否转“危”为“机”?人们拭目以待。(周远)

  [责编:曾震宇]

作者:曾震宇 编辑:未来网新闻吴文汉

工地坍塌3人被埋消防员搜救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