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关注  >  正文

“园长妈妈”的餐桌上,多了一盘鸡和一盘虾

2019-09-10 09:22:16 来源: 未来网
每当范徽丽回到她的涠洲岛幼儿园时,幼儿园的孩子们都会跑过来亲切地抱住她。

  未来网北京9月10日电(记者 朱延生) “园长妈妈你来啦!园长妈妈你来啦!”每当范徽丽回到她的涠洲岛幼儿园时,幼儿园的孩子们都会跑过来亲切地抱住她。

  虽然是广西北海本地人,直到2013年,范徽丽才第一次踏上涠洲岛,她没想过接下来她将改变这座海岛上孩子们的教育。

  

  2019年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奖获得者、广西北海市机关幼儿园(北海涠洲岛幼儿园)园长范徽丽。(未来网记者朱延生 摄)

  6年前,岛上的村民个个希望“出北海”、向往着城市生活,渴望获得优质教育,没有人愿意留在一个仿佛被人遗弃、又没有希望的海岛。直到2013年,作为北海市机关幼儿园园长的范徽丽开始在岛上以北海市机关幼儿园为名义,“输血式”地创办了涠洲岛上第一座公立幼儿园,才改变了现状。

  而通过扎根海岛,探索开发适合海岛孩子的教育方法,促进城乡学前教育的均衡发展,2019年,从全国64名候选人中,范徽丽脱颖而出,获得了2019年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奖。

  

  建园:“孩子渴望教育的眼神打动了我”

  从北海市中心到涠洲岛直线距离约48公里,即便是在今天,往返也至少需要2个小时的水陆交通才能抵达。6年前,为了响应北海市政府启动的《北海市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要求“每个乡镇要建立一所公办幼儿园”,范徽丽一行人乘着小船,一路颠簸了3个多小时到达了岛上。

  “第一个感觉是海岛比较封闭,岛上生活比较原始。”范徽丽站在海岛上,目光所及大多数人脚上都习惯穿着拖鞋,不少岛民喜欢光着膀子。由于与外界的交通不便,岛上一直保持着靠出海打渔来维持基本生存的“小农经济”。

  经过考察,范徽丽一行发现,岛上竟然连一所正规的幼儿园都没有。

  而当一行人来到了岛上的城仔小学废址时,在一栋破旧的两层4间房的教学楼一楼,右边的教室里正有十几个年龄不同的孩子在上课。教室里没一张桌子,只有几把塑料椅。带孩子上课的是一位在当地稍有文化,但没有教师资格证的村民。而紧邻的教室还养着十几头羊。

  看到孩子,上船前为了防止晕船带了一些点心的范徽丽,一边给他们分着点心,一边用客家话和孩子们交流。而这时不少孩子们也引着他们的家人,隔着用渔网做成的围墙看着陌生的范徽丽一行人。

  “当时我就看到了孩子们那种渴望认识外界的清纯的目光。”在返程的船上,原本只是来考察的范徽丽没有想太多,就决定了要为岛上的孩子们创建一所公立幼儿园。

  “说实话,当时根本没有想到过会遇到什么困难”,为了尽快建园,范徽丽一边发招聘启事,一边和同事像蚂蚁搬家一样,从她所在的北海市机关幼儿园一点点将教具搬运到岛上。

  但让范徽丽没有想到的是,离报考系统关闭还有2天,只有2名应聘者报考了涠洲岛幼儿园。而要创园至少需要招募6名老师,按照1:3的招募比,报考人数需要至少18个人才能开考。

  身为北海市机关幼儿园园长的范徽丽对符合条件的幼儿园老师发动了“家访式”的一对一思想工作,让他们再发动身边或认识的满足条件的老师去报考涠洲岛幼儿园。

  “那时给出的条件是,只要在涠洲岛幼儿园服务满三年,就可以回到北海市机关幼儿园。”范徽丽告诉记者,直到系统关闭前一个小时,报名才终于达到了开考人数。

  毕业:“穿一样的校服看不出谁是岛上的孩子”

  今年秋季开学,涠洲岛幼儿园迎来了第四批新同学。

  “一开始我就告诉老师们,咱们海岛孩子跟城市的孩子不一样,我们要注重培养他们的卫生习惯和社会规则意识。”范徽丽表示,3到6岁是一个人习惯和性格情感养成的关键期,而刚来海岛,孩子们都喜欢光着脚到处跑。陌生人靠近他们就会害羞地躲起来,他们不会与人交流,也没有规则意识。

  而要与孩子沟通,对于部分来自北方的老师来说,首先需要克服的就是“语言关”。岛上的孩子只懂客家方言,不懂老师说的普通话,“第一次听不明白,老师会配合着动作再说一遍,直到让孩子明白。”二个月过去了,岛上的孩子才基本掌握了普通话交流。

  如果孩子在幼儿园里养成的习惯,回家之后又被家人拉回去,老师们的努力就白费了。因此,范徽丽在入学时,就告诉家长,回家后要帮助孩子巩固在幼儿园里的所学。

  让范徽丽欣喜的是,教育竟然也改变了家长。孩子们习惯用普通话去和家长交流。而原本不敢正视老师的家长,后来送孩子上学时也主动和老师用普通话打招呼,放学时再和老师用普通话道别。

  涠洲岛幼儿园的孩子们正在进行骑行比赛。(图片来自涠洲岛幼儿园官方微信)

  涠洲岛幼儿园的到来也迅速成了岛民们日常关注的一个焦点。每当课间操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岛民们都跑过来围观。范徽丽说:“因为他们从未见过岛上有孩子做操,这也成为了早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由于涠洲岛与外界的交通闭塞,通过考察,范徽丽还为孩子们量身打造出了“海丫丫365成长行动”教学法。通过带他们去榕树下、沙滩上、芭蕉林开展现场教学,利用身边的海洋文化,让他们在大自然中学习。

  范徽丽说:“整个海岛,只要老师挖掘出了课程资源,我们都因地制宜地实施教学。”

  在城市里面,要教孩子们认识香蕉可能需要买各种各样的香蕉给他们看。但在海岛上只需要把孩子们带到现场。

  “香蕉是从芭蕉树上长出来的,是一串一串长出来的,而不是通常看到的一把。”范徽丽发现,城里的孩子画出来的香蕉都是一个、两个,但海岛上的孩子画出来的都是一串串的。

  

  涠洲岛幼儿园的孩子们正在植树。(图片来自涠洲岛幼儿园官方微信)

  通过对比,范徽丽和老师们发现,和城市的孩子比起来,岛上的孩子画出来的画更加大气,因为他们画出来的就是真正看到的。

  范徽丽告诉记者,之所以叫“365”, 一是“365”等于“无限”,希望老师每天都能够全身心用心呵护孩子成长。二是“365”等于“1”,一日生活即习得养成,也是希望孩子通过每一天点滴习得,绘就出他们365天的绚烂年景。

  “三年前,他们进入幼儿园,光着脚满地跑,不会说普通话,不会跟你交流。三年后,当他站在毕业典礼的舞台上,背毕业诗,唱毕业歌。”范徽丽告诉记者,“我们总园和海岛上的幼儿园都是统一的服装,那个时候根本就分不出来那个是总院的孩子,那个是海岛上的孩子。”

  让范徽丽更惊讶的是,零舞蹈基础的“海丫丫”们还将从小就上舞蹈班的城里的孩子比下去了。她将这归功于“海岛上的孩子特别能吃苦,而且特别渴望学习”。

  “教育能够改变一个乡村的孩子,改变他整个家庭。”范徽丽认为,农村更加需要优秀的老师来支教,但老师也希望可以去大城市看看,让农村老师一辈子都留在乡村不现实。

  “我希望他们能够至少把在农村的3到5年的时间里,为了孩子全身心地投入乡村教育。”范徽丽相信,教育可以改变一个人,改变一个家庭,进而改变一个社会。

  尊师:全村平等独为老师多上一盘虾和一盘鸡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由于涠洲岛幼儿园的建立,给海岛上的学龄前的孩子带来了许多个“第一次”,比如“第一次喊老师好”“第一次升国旗”“第一次跳操”……

  其中,让范徽丽最感动的是“第一次升国旗”。当在幼儿园教会孩子们认识国旗后,有家长竟然在微信群里分享了一段他的孩子用幼儿园里发下去的小国旗,在家用晾衣架和挂衣钩模拟升旗的小视频。

  范徽丽告诉记者,视频中,孩子简陋的家中,只有几张破旧的椅子,地上摆着村民穿的拖鞋,在这样的环境里孩子拉着绳子,升起国旗,嘴巴里唱着国歌。“看着孩子的眼神,那时候我真的眼里是湿润的。”

  “我想没有任何一种文字可以表达孩子最纯真、无语的行动。孩子不会用他的语言去表达他多爱国,但是他会用行动去表达心里对于祖国的爱和崇敬。”范徽丽认为,“情感是没有办法依靠灌输和教会的,必须通过生活去体验。”

  而涠洲岛幼儿园的老师也一直在不断研究,如何帮助孩子提炼出生活中的片段,通过生活中的故事来为孩子们培养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对孩子们来说,文明就是不乱扔垃圾;停车时,一个车子就停一个车位;在车上不打闹、不追逐;中午睡觉的时候要安安静静的。范徽丽说:“这不是写在墙上的24个字,而是跟我们生活点点滴滴相关的事。”

  三年时光眨眼过去。当第一届的孩子要毕业时,家长带着孩子一起去市区参加总园的毕业典礼,离开时,因为不舍孩子们抱着老师哭了,家长们也跟着哭了。

  范徽丽表示,经过3年,她发现其实不是她给岛上老师开的条件让他们留了下来,而是海岛上村民们淳朴的民风、对老师的尊重,以及孩子的纯真、对成长的渴望打动老师,让他们留了下来。

  范徽丽说:“看着孩子三年来一直的成长,那是作为一名人民教师的幸福,比任何的奖,任何的荣誉,都更让人内心震撼,更让人无法忘记。”

  在涠洲岛上,有一个隆重的节日叫“三婆游街”,岛民们通过祭祀三婆祈盼来年丰收。而节日的当天,整个海岛上的道路都用来举办仪式。做完所有的仪式后,村民们会集资开设晚宴。

  有一年,村支书提前告知了范徽丽当天的幼儿园可能需要调课,并邀请幼儿园的老师去吃饭。“你们来教我们的孩子不容易,我们给你们也准备了一份。你就带着老师来吃就好。”

  范徽丽推脱不下只好参加,“其实我们每个人也吃不了多少,就当是一种民俗来体验,也可以作为我们课程上的一种资源。”

  而到了现场,范徽丽看到有70岁以上的老者聚在一桌,年幼的孩子一桌,老师们也单独设了一桌。而无论老少,每个桌子上的饭菜都是一样的。“当时唯独给我们老师这桌多上了一盘虾和一盘鸡。”

  村召集人告诉范徽丽,“真的很感谢你们上岛教我们的孩子。”

  范徽丽和老师们知道岛民们虽然话不多,但是他们却通过实际行动来表达对老师最淳朴的感情,“这不仅是一盘虾,这是我们在海岛上支教带给孩子教育的影响和改变,这是村民们对我们的尊重。”

  2019年,范徽丽被表彰授予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奖。她说:“教师节是我们自己的节日,是社会对于老师的一种尊重。但要得到社会的尊重,不单单是靠一个节日,也需要靠老师,通过教育影响来获得家长和社会的认可。”

作者: 朱延生 编辑: 未来网新闻安鑫

民警深夜救完病童又连夜扫毒

图书推荐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未来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QQ截图2019091009311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