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关注  >  正文

再被质疑欺诈 跟谁学遭11次做空后:成长逻辑需持续验证

2020-07-10 18:44:26 来源: 未来网
  未来网北京7月10日电(记者 张冰清)7月9日,连遭做空的跟谁学再次受到做空机构天蝎创投的指控。天蝎创投在其官网发布的《GSX:蓄谋已久的上市骗局》中质疑跟谁学欺诈上市和存在严重偷税漏税。
  这是天蝎创投第四次针对跟谁学发布做空报告,也是跟谁学在年内第十一次遭遇做空。
  截至美东时间7月8日收盘,跟谁学股价再度大涨12.34%,报收87.86美元,市值209.75亿美元,逼近新东方的234.7亿美元。近一周来,跟谁学股价连续暴涨,近5个交易日,股价上涨超过50%。
 
  今年以来,从疫情中受益的在线教育类中概股业绩受到支撑,股价表现较好。其中跟谁学股价大涨,关注度不断提升,然而,从2月份至今,陆续遭到包括浑水、香橼、灰熊、天蝎VC等4家做空机构的共11次指控,围绕跟谁学是否造假一说,双方各执一词,僵持不下。
  未来网记者注意到,事实上,几乎每次遭遇做空,跟谁学都会迎来“逆势”反弹。而此前据不完全统计,在四个月内连续被做空9次后,跟谁学今年以来股价反而上涨超过80%。
  跟谁学报收87.86美元。
  未来网记者注意到,4家做空机构指控跟谁学的问题却各不相同。浑水质疑跟谁学使用机器人伪造学员,至少有70%的学员规模是伪造的;香橼的报道和灰熊类似,质疑跟谁学存在“系统性虚报收入”、“重复课程”、“虚假学生”、“管理层行为涉嫌各类金融欺诈”等问题;天蝎创投则专门分析跟谁学增值税缴纳虚假问题。
  而跟谁学方面则称公司的一切财务数据都是完整真实的,“做空机构简直对中国在线教育行业一无所知。”
  在7月9日的做空报告中,天蝎创投认为跟谁学作为一家在线教育企业,其旗下子公司在没有营业收入或者营业收入不足100万元时,却巨亏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不合常理并严重违背中国会计准则。报告中指出,跟谁学下属子公司出现这种现象,表明跟谁学在恶意转移公司的成本费用,成本费用在其子公司、甚至是其关联企业之间随意转移,达到随意调控跟谁学利润和业绩的目的。造假欺诈目的跟已经败露的的瑞幸咖啡有很大相似之处。
  天蝎创投称,跟谁学不仅违反了美国法律欺诈上市,其行为在中国也属于财务造假,并且,严重违反了中国税法规定,已经形成偷税5000万元的事实。
  早在今年2月25日,跟谁学首次遭灰熊做空,彼时,刚刚上市9个月的跟谁学股价最高曾达45.42美元,对比发行价10.5美元涨约332.57%。
  灰熊在报告中直指跟谁学业绩造假,包括2018年虚增74.6%盈利,还存在通过关联方分流成本、使用虚假账号刷单、通过买楼转移资金等情况。
  报告始出,跟谁学股价应声下跌,当日收盘时报44.09美元,较上一交易日下跌2.93%。对于灰熊的指控,跟谁学则回应称,“对于这种主观臆断、逻辑混乱的报告不需要评价。”
  北京时间4月3日晚,跟谁学公开年报数据:公司2019年净收入21.149亿元人民币,净利润2.869亿元人民币;净收入连续5个季度实现超5倍增长,连续7个季度在美国会计准则下实现规模化盈利,增长数据远超同行业公司。
  做空机构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的指控接踵而至。香橼在4月14日首次公开做空报告,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香橼对跟谁学的做空时间紧跟年报、一季报披露期,给“业绩高增长”的跟谁学泼了冷水。与灰熊的观点类似,香橼认为跟谁学2019年收入被夸大了70%左右。
  随后香橼在4月30日、5月7日再发布两份报告,剑指跟谁学的夸张营收。
  香橼称,通过追踪跟谁学2020年一季度超过20%的现有课程,推算跟谁学期内K12业务营收为3.16亿元,环比2019年四季度相差约60%。此外,香橼还指控跟谁学重复计算课程数量、植入虚假学生用户、生源同官方宣称的“多来自于下沉市场”不符、通过未披露关联方转移获客成本等。此外,还质疑跟谁学明星教师曝光度不足,微信运营和课程评价中出现“水军”痕迹等。
  对于香橼的指控,跟谁学回应,香橼对2020年一季度课程的统计忽略了跟谁学旗下核心品牌高途课堂,并表示香橼引用了大量未经求证的互联网信息。
  4月14日跟谁学股价一度下跌超8%,市值跌破70亿美元;股价后又震荡上行,当日收报31.20美元,下跌0.64%。而在接下来的4月30日、5月7日的两次做空后,跟谁学股价当日均收涨,分别涨1.51%、4.82%。
  而此时,教育行业的中存在着一种声音,“香橼陆续发布的三轮报告‘都没什么实锤’,而报告中忽略高途课堂这一重大失误使得香橼建立在样本数据分析基础上的报告立马失去了公信力。”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跟谁学股价不降反升。
  之后,第三家做空机构天蝎创投又加入战局,天蝎创投(Scorpio VC)也加入做空跟谁学的队伍中,发布做空报告称,跟谁学在员工免费买课、名师薪资虚增、学生数据刷单、课程质量等方面存在问题。
  但三家机构的五轮做空报告后,做空机构期待的股价大跌仍没有出现,跟谁学方面亦多次发布声明反驳做空报告。
  5月18日,浑水(Muddy Water)入局做空跟谁学,发布报告质疑跟谁学至少虚增80%的收入,以及股票质押,利用微师平台和北京优联环球进行刷单等。此外,浑水表示跟谁学董事长陈向东质押了相当于900万ADR(美国存托凭证)的股票,并给出证明。
  关于报告中提及的刷单现象,跟谁学首先称微师是自己的直播工具,公司无法通过与自己交易来进行刷单,而且在合并报表方面,相关交易会被抵消。其次北京优联为公司已披露关联方,相关交易已经完整披露,且交易金额一直远低于1%。
  关于股票质押,跟谁学表示,2020年4月7日,跟谁学创始人Larry(陈向东)通过质押510万ADR取得了5000万美元的贷款额度,该质押股票数量占公司全部ADR的比例为2.13%。于4月9日的投资人电话会,Larry已经沟通了该质押信息。与做空报告的数目不一致主要是由于,发放贷款时,受疫情影响无法从美国及时取回纸质股票证进行股票证拆分,因此将代表900万ADR的股票证书寄存,但贷款行只对其中的510万ADR拥有质押权,该数据在贷款协议中进行了明确约定。
  5月28日,浑水发布第二次做空报告。浑水称跟谁学对前次做空的回应是荒谬的。随后,国内机构天蝎创投和灰熊在后续又发布了3份做空报告。
  然而11次做空并没有影响跟谁学市值上涨的脚步,相较于2019年6月初上市时,以发行价10.5美元计算的市值27亿美元相比,现在的跟谁学市值翻了近8倍。
  对于上涨的原因,某股权分析师杨鹏(化名)向未来网记者表示,没看到做空有什么实锤证据,但同时美股市场本身就持续在走高。
  该分析师进一步解释道,外部条件是美股股指持续新高(美联储无限QE、流动性宽松)加之疫情给在线教育带来的爆发。内部原因是本身做空报告没太多有价值的信息,大部分观点公司回应就能解答,剩下少部分双方观点都无法证伪。
  杨鹏表示,此外,跟谁学的运营数据、财务数据一直保持着很高的增速,自身成长的逻辑是在持续验证的。
作者: 张冰清 编辑: 未来网新闻侯智

坐着高铁看中国

10-06 09:48

新书打榜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未来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1.png